|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九十九章因禍得福

第六百九十九章因禍得福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5-03 12:54  字數:3614

第六百九十九章因禍得福

正如拉普所說,「窮極升華術」絕對是逆天秘術!

當肉身、靈魂被冰凍,只有血脈之力能隨著情緒波動激發時,所有靈訣都難以施展。

如此異常狀態下,由段千劫傳授的「窮極升華術」竟絲毫不受封禁的限制,能以這種奇異狀態繼續修鍊。

冰雕狀態下,秦烈清晰無比地感知到,從他四肢百骸內滋生出一種神秘力量,那種力量雖然微小,卻真實存在,一點點溫養著他的身子。

他漸漸恢復了知覺。

「窮極升華術」不會令他靈力增長,也不會讓他魂力澎湃,不會影響他的魂湖和鎮魂。

這是一種開發肉身潛能,將人體奧妙一點點挖掘出來,能增強天賦,也能增強血脈的神秘法決。

被寒冰封凍的秦烈,當失去所有修鍊法門後,就將精神注意力集中在「窮極升華術」上,全身心投入,認真修鍊。

他漸漸忽略了時間的流逝。

不知過了多久,這一天,還在修鍊「窮極升華術」的他,看到優美的寒冰鳳凰從外界降臨,落在一座冰晶宮殿上。

寒冰鳳凰顯然經歷了一番戰鬥。

晶瑩靚麗的羽翼,沾滿了灰塵,還有零星血跡,只是寒冰鳳凰的眼睛依舊冰寒冷冽。

以鳳凰之身回來後,它冰晶線條般的羽毛收縮著,縮成一個大冰球,釋放著冰光滾動著。

冰球爆碎後。寒冰鳳凰又一次化形為人族少女。依舊**著身子。

秦烈凝神細看。發現這具人族晶瑩玉身上,並沒有一道傷口。

這意味著寒冰鳳凰在外的戰鬥,應該是勝利了,那些龍人族、蜥蜴族、暝風老祖的麾下,可能也被寒冰之力凍結,化為一具具新的冰雕,被封印在別的冰川內部。

寒冰鳳凰化形為人以後,又是**著身子。在冰晶宮殿走動著,繼續咿呀學語。

秦烈則是默默修習著「窮極升華術」。

他發現處在如此特殊狀態下,他能不斷修鍊「窮極升華術」,不用擔心修鍊忽然中斷。

本來,「窮極升華術」的修鍊契機,需要他通過筋疲力盡的苦戰,才能稍稍修鍊那麼一陣子。

那種魂力、肉身力量、靈力耗盡的狀態,並不能日日保持,這意味著「窮極升華術」的修鍊無法持續。

段千劫為了能修鍊「窮極升華術」,從出道起。就一直四處越級挑戰高一階的強者,將自己壓榨到油盡燈枯的狀態。才能通過「窮極升華術」修鍊一陣子,從而開發自身潛能,增強天賦,最終擁有今天的境界高度。

現在,他卻可以不通過瘋狂的戰鬥,就這麼一直修鍊下去。

他忽然慶幸起來。

沒有寒冰鳳凰的特別封凍,沒有如此奇異的狀態,他就沒辦法將逆天的「窮極升華術」修鍊這麼久。

時間匆匆。

又是一段日子過去,秦烈就這麼一直修鍊著「窮極升華術」,以如此特殊狀態。

某一天,他又一次感覺到寒冰島的劇烈震動,看到一座座冰晶宮殿不斷搖蕩。

寒冰鳳凰又一次從此飛離。

數日後,寒冰鳳凰以人族少女之身返回,精緻如畫的小臉上,流露出疲憊之色。

在它的後背和肩膀處,有著十來道深淺不一的傷痕,有幾道傷痕深可見骨。

秦烈看著它走入一座水晶宮殿。

之後幾天,它沒有從宮殿內走出,沒有繼續**著身子四處走動,也沒有咿咿呀呀學習著人族通用語。

秦烈知道她在療傷。

在她還沒有恢復傷勢,沒有從水晶宮殿走出來的時候,寒冰島又一次震動起來。

這次,就連處在寒冰島島底,依舊處於封凍狀態的秦烈,心靈深處都感覺到一種驚悸不安。

他知道有真正的強者降臨到了寒冰島。

寒冰鳳凰又一次展翅為鳳凰,以優美的姿態翱翔著,從頭頂冰壁一道綻開的裂縫離開。

「不妙……」秦烈暗暗搖頭。

他知道,傷勢還沒有恢復的寒冰鳳凰,這次面臨的對手非同小可。

他意識到寒冰鳳凰恐怕會重創或者死亡。

果然沒有出乎他的意料。

寒冰鳳凰從冰晶宮殿離開後,他感覺到,寒冰島一直處在猛烈的震動中,那種可怕的波動,令此地幾座宮殿都崩碎倒塌。

狂暴的激烈波動,持續了半個時辰,然後突然平息。

不多久,寒冰鳳凰渾身浴血地降落到這座冰晶宮殿,一落下來,她便收縮了身子,以人族少女的形體倒在那冰雕巨人腳下。

鮮血從她身上一點點滲透出來,在冰冷的寒氣下,鮮血瞬息間結成冰瑩血晶。

遠遠看去,她如被一塊血色晶體裹住了身子,像是進行了自我封印。

她眼睛緊閉著,長長的睫毛沒有一絲顫動,身上澎湃的靈魂氣息,也變得虛弱收斂。

她似乎重傷昏迷了過去。

寒冰宮殿上方的冰壁,那破開的裂口,在寒氣的影響下慢慢冰凍癒合。

這座寒冰宮殿像是重新處於密封狀態。

一縷縷白茫茫的寒霧,混雜著眾多晶亮的符文星芒,從此地所有宮殿的冰壁、冰柱,還有爆碎的冰石內飛逸出來,一股非常明顯的冰封能量慢慢湧現。

整座寒冰宮殿都被白茫茫寒霧繚繞著。

秦烈注意去看,發現來自於冰壁、冰柱、冰石內部的極寒氣流,化為一縷縷神秘寒能,注入了裹著整座寒冰宮殿的冰壁上。

寒冰宮殿外層的牆體,在那些寒能的作用下,變得越來越冰冷堅固,變得牢不可摧。

秦烈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