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九十六章寒冰鳳凰

第六百九十六章寒冰鳳凰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5-01 18:20  字數:3651

■第六百九十六章寒冰鳳凰

僅僅三滴本命精血,燃燒爆裂形成的恐怖烈焰,就讓一頭五階的冰晶巨鱷化為灰燼。

秦烈眼中神光熠熠,心念變幻間,後撤一小截,別頭看向那條抽打他的玄冰銀蛇。

玄冰銀蛇和綠正在激烈交鋒。

綠提著一柄碧焰長刀,揮舞間,拉扯出一條條碧綠色的火芒。

那些火芒帶著陰寒的腐朽氣息,蘊含著詭異的劇毒,火芒隨著綠心意的變化,扭曲著,凝成許多異獸的形態。

玄冰銀蛇虛空飛舞間,噴吐出一根根銀亮的絲線,絲線晶瑩如冰絲,帶著恐怖的寒意,且鋒利無比。

它和綠的爭鬥不相上下。

另一邊,青邏、暉甲、白莉也各自施展手段,分別對上一條玄冰銀蛇。

四條玄冰銀蛇,雖然都是六階的靈獸,但也是有所區別。

從體積和身上繚繞的寒流來看,傷了秦烈,和綠激斗的玄冰銀蛇最強,應該是六階頂端,在這寒氣森森的冰洞,這條玄冰銀蛇實力將會超出本來的界限,恐怕能發揮出七階靈獸的力量出來。

七階的靈獸,等同於涅境的武者,就算是在墟地,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好在,綠分明就是涅境武者,提著碧焰長刀的他,突地嘿嘿詭笑起來。

一朵朵碧焰,倏地衍生變幻,形成一個個碧綠色的可怖頭顱。

那些頭顱有大有小·有龍首,有人頭,有蛟人頭顱,竟有十六個之多。

十六個碧焰凝成的各種生靈人頭,飄忽著,眼瞳深處·射出幾米長的綠色虹芒,人頭本身如綠色星辰閃爍著·組成一種奇妙-的古陣。

「嗚嗚嗚·嗡嗡嗡,啊啊啊…」

許許多多的哭泣聲,叫喊聲,咆哮聲,刺耳的叫罵聲,從十六個碧焰人頭口中嘶喊出來。

十六種不同的靈魂氣息,形成十六種詭異的氣息·帶著或陰寒·或惡毒,或恐懼,或怨恨的負面波盪,一起衝擊在那玄冰銀蛇身上。

六階的玄冰銀蛇,被那些負面波一震,又被十六束綠色火焰裹住,虛空扭動的身子分明遲緩下來。

「噼里啪啦!」

玄冰銀蛇渾身骨節甩動·傳來清脆悅耳的響聲,炫目的銀色光亮,如清冷的月光從玄冰釒身上照耀出來。

銀色光亮所過處,極寒氣息濃郁無比,那碧焰則是一朵朵熄滅。

綠厲聲尖叫,揮舞著碧焰長刀,如瞬間瘋狂。

幾乎同時,另外三條玄冰銀蛇·也瘋了一般從青邏、暉甲、白莉手中掙脫出來,都朝著綠撕咬而來。

另外三束鋥亮銀光·虛空飛逝著,令空間都仿若封凍凝固。

銀光所過處,一根根倒懸的冰棱,竟被調動起來,化為鋒銳的冰矛,也刺向綠。

玄冰銀蛇擁有智慧,它們看出了綠在眾人中境界最高,實力最為強大,所以要聯合起來先滅綠。

其餘寒屬性的靈獸紛紛暴躁起來,不要命地攻擊蜥蜴族和龍人族,還有綠的麾下,要阻止他們給綠幫助。

一股冰凍天地的極寒意志,也非常配合的降臨冰洞,令冰洞內寒氣降到最低。

綠悚然變色。

在四條玄冰銀蛇的合力衝擊,還有靈獸瘋狂的衝殺下,加上那突然降臨的極寒意志,竟讓綠生出無法力抗的感覺。

「呼!」

關鍵時刻,秦烈指尖一縷異芒閃出,封魔碑驟然懸浮他頭頂。

七道鮮艷神光,如神之鎖鏈,以秦烈為中心朝著七方疾射。

七道神光刺入那些靈獸冒出的冰穴中。

「喀嚓!喀嚓!」

寬闊的冰洞,堅硬的冰壁,突地狂暴的粉碎,這座冰山都劇烈搖晃起來。

那些懸在冰雕中的封凍者,瞬間被炸碎成凍肉,立即慘死。

突然降臨的極寒意志,在七道神光鎖鏈的延伸暴突下,如被碾壓成碎芒,徹底的消散。

所有的寒屬性靈獸,那種瘋狂洶湧的沖勢,忽然間凝滯了下來。

束縛它們靈魂,控制著它們,令它們只能聽從命令的某種力量,像是在此刻被打散了。

沖向綠的四條玄冰銀蛇,疾馳的速度,突然間放緩。

擁有智慧的玄冰釒,小小的銀色眼瞳內,閃爍著痛苦的掙扎,身軀也在不斷扭動著,在抗拒著什麼。

「轟轟轟!」

七道神光如巨大的鑽頭,刺入冰穴內,一路朝著冰川下方深入。

這座冰川傳來驚天動地的爆鳴。

山體劇烈搖動著,身在冰山內部的眾人,發現一個巨大的岩洞,從他們中間撕裂開來,直達地底。

「小子,謝了!」綠沖秦烈點了點頭。

「下面!」白莉驚呼。

眾人皆是垂頭看向冰洞內裂出來的岩洞。

冰川下方,寒冰島的島底,一個中空的冰晶世界稍稍露一角。

通過那一角,眾人看到一座座宏偉壯觀的寒冰宮殿,看到眾多冰晶雕刻的靈獸,栩栩如生的強者,還有許多刻畫在冰晶上的神妙-圖案線條。

一股冰凍天地,令萬物世界化為寒冰的意志,繚繞在下方寒冰宮殿。

一座座寒冰宮殿中央,豎立著一個冰雕巨人,那冰雕巨人身如冰劍挺直背脊,身上傳來的氣息,仿若寒冰天地主宰。

以寒冰雕刻的巨人眼瞳中,有神秘的寒流涌動著,一幕幕的變幻著,像是為人打開一扇通往極寒域境的神秘之門。

秦烈望向冰雕巨人的眼瞳,看向深處流動的寒流還有寒流變幻著的詭異場景。

「咻!」

冰雕巨人眼瞳中涌動的寒流,在秦烈和他對視的時候,竟從他眼中飛逸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