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九十二章交涉

第六百九十二章交涉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4-29 18:13  字數:3867

第六百九十二章交涉

白莉回來後,她身後寒冰島絲絲縷縷的寒霧,被控制在一片特定區域,沒有向外繼續噴涌。

顯然,因秦烈和七道虹光貫射的裂口,已被她成功修復。

秦烈注意到,當那些所謂的缺口被堵實後,當他再次默默運轉寒冰訣的時候,就沒辦法吸引寒冰島上的寒霧向他匯聚而來。

寒氣不向外蔓延,周邊的海水就不會結冰,不會形成新的冰川。

寒冰島的範圍也將不會繼續拓展。

這是寒冰島周邊那些異族和邪魔,為了防止自身利益被侵蝕,從而採取的行動。

秦烈心中有數了。

「你是東夷人中三大族部的白夷族人吧?」秦烈隨口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白莉眼神一冷,不善道:「這兒是墟地,不是暴亂之地的其它地方!在墟地,什麼樣的妖魔鬼怪都可以容納,難道還容不下我一個區區白夷女人?」

她以為秦烈挑明此事,是要從她的身份上,對她進行攻擊。

東夷人和暴亂之地向來不合,多年來,時不時就會爆發衝突,這是眾人皆知的事情。

尤其是幻魔宗和黑巫教,因為處在東方,和東夷人相隔較近,更是經常發生戰鬥。

雙方的交鋒已持續了數百年之久。

墟地,離天戮大陸不算太遠,白莉以為秦烈可能從幻魔宗、黑巫教一方過來·所以心中更加不喜。

「既然你是白夷,那你……應該認識珈{吧?」秦烈再道。

白莉陡然變色,尖叫道:「你怎會知道珈?」

秦烈沉默,眼睛閃爍著幽幽異光,在那蜥蜴人和龍人身上瞄了一眼。

白莉猶豫了一下,輕聲道:「我想和這個小子單獨談談。」

蜥蜴人和龍人忽視一眼·點了點頭,由那蜥蜴人說道:「白莉·這個人族小輩和七目老怪有關·你最好收斂收斂,免得等七目老怪脫困後找你麻煩。」他擔心白莉控制不住情緒,將秦烈給直接斬殺了,害怕引起拉普的暴怒。

「少嗦!」白莉不耐道。

由七道虹光和秦烈破開的缺口,白莉已經修復完畢,留在這兒也沒有別的事情。

想了一下,兩個異族不再多言·又深深看了一眼秦烈·就從這一塊兒飛走了。

「說吧,你究竟是誰?你怎會知道珈?」白莉冷聲道。

「你先說,你會出現在此,可是因為珈?」秦烈反問。

白莉一怔,莫名其妙-道:「我在不在這兒,和珈有什麼關係?」頓了一下,她繼續說道:「我修鍊的靈訣為寒屬性·寒冰島因為終年寒氣森森,所以很多人在此苦修,我只是其中一人罷了。」

「你不是因為珈而來?」秦烈皺眉。

「我已經十來年沒回族部了,自然就沒有和珈見面,怎可能因她而來?」白莉哼了一聲,不耐道:「別岔開話題!說!你為什麼知道珈?」

「寒冰島什麼時候有主的?此地的異常,寒氣對外圍的侵蝕,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秦烈又是不答反問。

「你先回答我的問題!」白莉怒道。

「我要問的事情·就是和珈有關,希望你能先說明清楚。」秦烈堅持。

「一年前吧。」白莉壓抑著怒氣·「九大白銀級勢力組織什麼試煉會,沒多久,又匆匆說試煉會結束,有諸多太古生靈遺骸飛落深海某處,讓各方勢力找尋。墟地,雖然和那些白銀級勢力沒有關係,但是貪圖太古生靈遺骸的傢伙大有人在,所以也有很多人四處找尋。」

「也在那個時候,寒冰島逐漸有了異常,慢慢發生變化。」

「先是許多寒屬性的靈獸,突然紛紛進入冰窟深處,不多久,從寒冰島島下傳來冰暴動靜,整個海島都震蕩起來。」

「當時,我恰恰就在寒冰島修鍊,也被那波動驚醒。」

「又過了一段時間,許多靈獸從寒冰島深處衝出來,開始驅趕在寒冰島上修鍊的其它種族生靈,我也被幾頭厲害的靈獸趕了出來。」

「不多久,外面就傳出來寒冰島深處發生巨變,說這座海島有了主人。」

「按照墟地的規則,一個海島一旦有主,弱於主人的要主動撤離。認為自己足夠強大,對這座海島有興趣的,可以直接殺入深處挑戰主人,勝者,可以取而代之把持海島,敗了,要麼死,要麼滾出去,再也不準過來。」

「有一些同樣修鍊寒冰屬性靈訣的傢伙,氣不過,就沖入寒冰島深處,要取代寒冰島的新主人。」

「那些人,許多和我熟悉,比我強大的也有不少,結果都一去不返,從此在深處沒了蹤跡。」

「久而久之,也就沒有人再敢深入寒冰島,去找新的主人血戰,墟地別的海島上的強者,也漸漸認可寒冰島新主人的存在。」

「本來一切相安無事。」

「直到,最近寒冰島釋放的寒氣越來越濃烈,不斷冰凍海水為冰川,迅速拓展著寒冰島的地界,這讓周邊海島的主人立即警惕起來。」

「中間,他們陸陸續續派麾下深入,要找寒冰島■主`詢問一下,探探他的意圖。」

「可惜,被派往寒冰島找新主人問話的傢伙,一個都沒有回來。」

「周邊幾個海島的主人,暗下商議了一番,決定採取激烈手段,一方面封絕寒冰島,阻止寒氣瀰漫,另外一方面,則是派遣高手踏進來,要將寒冰島新主人除掉。」

「而我,因為以前在寒冰島修鍊·比較熟悉這邊的情況,也對新主人極其不滿,所以就參與了進來。」

「大概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