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八十九章拉普被困

第六百八十九章拉普被困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4-28 12:51  字數:2932

對秦烈而言,生活一下子變得簡單起來。

每天,除了不斷的食用獸肉,就是在恢復狀態,為了吃更多的東西。

他的肚子彷彿成了永遠填不滿的無底洞。

然而,他非常清晰地感覺到,就是通過最簡單的吃肉,他身體的疲憊虛弱一點點消失。

他能感知到血脈能量也在奇妙-恢復著。

這讓他更加安心地大吃大喝。

拉普外出後,隔個一兩天,就會回來一趟,他每次都帶回幾頭五階、六階左右的靈獸,供秦烈繼續海吃海喝。

就這麼又過了十來天,秦烈身體的虛弱感消失乾淨,又變得精力充沛,每一個筋脈血管中彷彿都蘊含著更為精鍊的力道。

他立即意識到經過一次血脈力竭,他通過這段較長時間的補充,不論這具身體還是血脈,都有了一定程度的提升。

之後,他繼續按照拉普教導的方式,嘗試著調整情緒,讓自己暴躁狂怒,試著激發血脈能量。

血脈激發後,他又將血脈能量運用到不同靈訣中,熟悉全新的戰鬥方式。

這座海島,有一片荒寂的區域,變成他掌控血脈之力的獨立區,他開始慢慢熟悉血脈力量。

期間,他在血脈能量消耗後,又不斷進食,一直通過吞吃獸肉來恢復。

拉普時常外出,幫他去周圍獵殺靈獸,每次都會帶幾頭回來,讓他可以吃個幾天。

回來後·秦烈會和拉普一起烤制獸肉,然後通過拉普,了解更多關於血脈,古神語,神族,和古家族的種種秘事。

對他的疑惑·拉普都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沒有絲毫隱瞞。

在熟練運用血脈力量時·秦烈對許多古老的秘辛·漸漸有了全新認知。

虛渾之靈當中也冒頭幾回,吞吃六屬性的靈材,秦烈也向拉普請教了虛渾之靈方面的奇妙。

可惜,拉普對虛渾之靈並沒有什麼認識,沒辦法在這方面幫到他。

好在,在拉普這座海島上,也囤積著許多零碎的靈材·那些靈材各種屬性都有。

本來秦烈手中為虛渾之靈儲備的靈材都不夠了·經過他的說明後,拉普將自己這麼多年來收集的靈材弄出來一些,供虛渾之靈繼續成

不挑食的虛渾之靈,和秦烈一樣,也在海島上海吃海喝。

時間匆匆,一眨眼,半年已經過去。

秦烈沒有急著去天寂大陸·就在墟地這座海島呆著,慢慢熟悉,一點點掌握血脈之力,一歇下來,就吞吃獸肉恢復體能。

他在烹制食物方面的造詣也日漸提升。

這一天,秦烈將半隻五階的龍蟒,煮熟吃個精光,連湯汁都喝個乾乾淨淨後·不由地看向昏暗的天空,皺了皺眉頭。

「七天了·竟然還沒有回來,不會是遇到什麼麻煩了吧。」秦烈喃喃道。

半年來,拉普隔幾天就會外出一趟,一般三五天就會返回,絕不會超過五天不歸。

這次整整七天時間,依然沒有看到拉普的蹤影,讓秦烈擔憂起來。

經過半年時間的相處,他和這個鬼目族的老者,不知不覺間已建立了一種感情。

拉普對他所有疑惑,都會盡量解答,為了他血脈的熟練,隔三差五就出去獵殺靈獸,兩人時常一起烤制獸肉,會談天論地,成了一對忘年之交。

見拉普七日不歸,他自然而然擔心,怕拉普會出現意外。

這裡是墟地。

各類異族強者,人族邪魔,各大勢力境界精湛的強者,也時常出沒在此。

拉普自己也說過,他在墟地並不是最強,也不能為所欲為。

那就意味著,即便是他,也可能發生危險。

「再等等看。」秦烈暗暗道。

又是五天過去了,拉普依然沒有返回,也沒有任何消息傳來。

秦烈終於呆不住了。

暫停了對血脈能量,更深一層的掌握,他決定離開這座海島,去村拉普的消息。

通過這半年和拉普的相處,他對墟地已經有了深刻的認識,知道了許許多多此地獨有的規則,也知道了墟地深處潛藏著眾多恐怖邪魔。

知道的越多,他對墟地越是警覺,也越是覺得自己上次的橫衝直撞,有多麼的危險。

他這次外出很小心謹慎。

在正午時分,太陽最為炙烈之時,他從拉普所在的「七目島」飛出,駕馭著水晶戰車往墟地一處交易點飛去。

墟地的強大異族,還有眾多修鍊秘術的邪魔,都非常厭惡陽光。

拉普也是如此。

他每次外出,都會選擇天色剛暗,夜幕降臨的時候,每次回來的時候,也是晚上。

達到拉普這種實力的幽冥界邪族,以濃厚冥魔氣包裹全身,其實可以抵禦陽光的穿透,不怕在烈日下顯現出來。

可他們還是本能厭惡烈陽。

所以,選擇在正午時分趕路,可以少碰到很多有怪癖的邪魔,能避免很多兇險。

墟地的交易點有好幾個,每一個交易點都聚集著眾多異族邪魔,所出售的東西也是稀奇古怪琳琅滿目,各類血腥禁忌之物,在這兒稀鬆平常,到處可見。

對墟地有了了解,有了一定的經驗,這次秦烈安然無恙達到名為「暗獄」的一個交易點—暗獄島。

白晝的暗獄島,人影稀鬆,入目所見的生靈,大多數都是人族模樣的武者,還有那些不懼怕陽光的生靈種族。

暗獄島要晚上才會熱鬧起來。

駕馭著水晶戰車,在上方看了一會兒暗獄島,他發現島上充斥著眾多稀奇古怪的建築,圓錐形的石樓,塔狀的古屋,還有尖尖如插天劍芒般的塔樓,許多特意晶體打造的,寒氣森森的屋舍,以巨大貝殼雕成的小屋等等。

暗獄島上多種族混雜,所以島上的建造,也是充滿了異域風情。

秦烈來到一個巨大烏龜殼為頂的建筑前方,從戰車上下來,他徑直走入屋內,想也不想,就從空間戒內拿出一塊塊地級靈石出來,「我要知道七目老怪拉普的行蹤!」

橢圓形的屋舍內,一名背著龜殼的海族老頭,白須垂地,正眯著眼養神。

聽到秦烈的吆喝聲,他睜開眼,瞥了瞥秦烈,以人族通用語淡淡道:「三千地級靈石。

「沒問題。」秦烈點了點,將一堆亮晶晶的地級靈石推倒他面前。

「傻不拉唧的。」海族老頭小聲嘀咕了一句,將秦烈取出的靈石收入囊中,旋即不冷不熱道:「七目老怪被困在寒冰島了。」

「寒冰島?」秦烈皺眉。

他從拉普口中,聽說過這麼一個地方,寒冰島也是墟地的一座海島,這座島終年寒氣森森,如被厚厚寒冰給封凍著,充斥著令人牙齒打顫的酷寒氣息。

然而,在寒冰島上,依然有不少性喜冰寒的靈獸活動,也有一些修鍊秘術的邪魔異族,在寒冰島開闢冰洞,躲藏著苦修。

寒冰島,並不是一個非常動亂的地方,以拉普的力量境界,又怎會被困在那兒?

「看在你這麼爽快的份上,我再告知你一個消息,如今的寒冰島,和以前不太一樣了。」海族老頭沒有睜眼,「寒冰島,如今有了個神秘主人,他能將寒冰島所有寒氣運用起來,非常難纏。島上那些寒氣森森的靈獸,也都歸順於新主人,拉普過去捕殺靈獸,自然會被島上的主人針對,不單單是拉普,許多自持厲害的傢伙,也被困在寒冰島上了。」

秦烈暗暗驚訝。

「謝謝。」沒有繼續多說什麼,知道拉普被困在的位置後,他就沒呆在暗獄島,又重新駕馭著水晶戰車離開。

他朝著寒冰島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