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八十六章找到了!

第六百八十六章找到了!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4-27 12:25  字數:3551

?

!--go--「還請你能夠在血脈之力上給予我指教!」秦烈鄭重道!

「當然。*文學館Www.WxGUan.CoM*」拉普點了點頭,「你手持尊者信物,只要是你想我做的事情,我自當儘力滿足。」

這般說著,他認真考慮了一番,突地遞給秦烈一個瓷瓶,瓶子內盛滿一種淡綠色的葯汁,從中傳來草木的清新氣息。

「你先將這瓶能引起情緒動蕩的葯汁喝下去。」拉普說道。

秦烈接過瓷瓶,心中有著一絲猶豫,他不敢肯定葯汁有沒有問題,也怕拉普設計害他。

今日的他,再也不是那個單純的少年,經歷過人心險惡後,他已變得不太容易輕信別人。

拉普看出了的他的顧慮,以沙啞低沉的聲音怪笑了兩聲,「謹慎是個好習慣。」

他又仲手將那瓷瓶要回來,當著秦烈的面,倒入了三分之一葯汁在一個青銅酒碗中,自己一口喝個精光。

秦烈仔細看著他,確保他咽下去,並且又等候了一刻鐘,這才歉然一笑,將剩下的葯汁飲盡。

「關於血脈之力,要從三個方面來熟悉和掌握,首先,要能激發血脈之力,感知到血脈之力的存在,將其潛藏的古老能量顯現出來。」拉普解釋,「接下來,就是運用那些能量,以上蒼賜予的這種天賦進行戰鬥,最後,是找尋提高血脈之力,讓這種天賦更加強大,讓其持續不斷成長的方法。」

秦烈凝神傾聽,眼中碎芒閃閃·注意力高度集中。

拉普所講的血脈知識,是他現今最急缺,也是最為渴望的東西。

在這方面,血厲,琅邪,沫靈夜·甚至李牧都可能沒辦法幫到他。

只有異族身份的拉普,通過千年時間的深研·才能幫助他解開心中迷惑·教導他真正認識血脈之力的神妙。

「靈魂和血脈乃天地間最為神秘的事物,億萬年來,無數生靈在這兩方面探尋,苦苦找尋著真諦至理,可依然沒有任何一人,膽敢說能徹徹底底洞察靈魂和血脈的所有秘密。這兩者,乃是浩淼天地無數生靈的禁區·彷彿窮極所有智慧·也沒辦法完全剖析出來。」

「然而,經過眾多生靈的探尋,他們都發現靈魂、血脈之間有著極其微妙-的聯繫。」

「譬如,血脈之力的激發,大多數的時候,都需要靈魂方面相應的配合。更具體地說,是情緒方面的配合·有大量的事實表明,許多初始覺醒血脈之力的生靈,情緒往往處於極端失控狀態,極度暴躁,極度低落,極度絕望,極度恐懼,極度亢奮·極度怨恨」

「種種極端的情緒波動,往往能引發血脈之變·令潛藏在血脈深處的奧妙-展現出來。」

「因此,若想成功激發血脈之力,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先改變自身的情緒,讓自己情緒失控,從中找到和自己血脈相應的那種情感。」

「這瓶葯汁,就能讓你正常的情緒,變得起伏不定,讓你因為回憶過去,就變得或是瘋狂,或是暴躁,或是絕望無比。」

「現在,你所需要做的,就是慢慢等候,等候葯汁滲透身體,一點點發生應有作用。」

拉普神情平靜下來,講話的同時,他默默觀察著秦烈,眼瞳幽幽,似在思考著下一步。

服下藥汁後,一開始的時候,秦烈並沒有太明顯的感覺,沒有覺得不適。

然而,過了一會兒後,他就突地覺得腦海中思維變得無比活躍,很容易想起種種往事,想起許多過去難忘的經歷。

「不錯,就是這樣,想想過去最難忘的經歷。那些最深刻的記憶,能輕易引發你情緒的劇烈波動,讓你的情緒失控!」拉普循循善誘道。

於是秦烈開始回憶過去。

他想到他在葯山,以無法無念的狀態,渾渾噩噩修鍊著天雷殛。

那時候的他,沒有一個朋友,爺爺秦山也時常不見蹤跡。

那時,他覺得無比孤獨,彷彿天地間只有他一人活著,非常寂寞空虛。

低落消沉的情緒,被一點點放大,他垂著頭,顯得無比孤寂。

之後,他爺爺秦山留下一封信和一根木雕,悄然離去,一去不回

他愈發覺得生命沒有趣味,看不到一絲令他覺得暖心,讓他能高興起來的人和事。

他情緒持續低落。

拉普留意觀察著,發現他血脈沒有任何異常變動,顯然,低落孤寂這些情緒無法引起他的血脈異變。

秦烈繼續回憶著。

在他孤寂灰色的世界內,悄然出現一道身影,凌語詩如一縷陽光突然闖入他的灰暗世界。

每次葯山修鍊後,在那石屋內,凌語詩都在絮絮叨叨,在說著一些沒有意義的話,向他抱怨著種種不滿。

那′才發現他的生命中,多了一縷暖色,他漸漸期望每天喔後,能看見凌語詩,很想天天聽她的嗦,聽她的碎碎念。

他消沉的情緒悄然發生著變化,變得漸漸輕快起來,灰色的世界,彷彿被塗抹上一層鮮艷彩色。

他的生活中從而出現陽光,他變得樂觀起來,開始體悟到生命中有趣的地方。

此時,拉普的七隻眼睛,又全部睜開來,仔細盯著他,卻沒有將第八目中的探索之光釋放。

他仔細觀察著秦烈的身體狀態,發現漸漸高興起來的秦烈,依然沒有因為情緒的轉變,而引發血脈之力。

秦烈的回憶繼續往前。

他歡快欣然的情緒,因為杜嬌蘭、杜飛被打破,杜嬌蘭母子對凌語詩的陷害譏諷,對凌語詩的種種侮辱,令凌語詩深受打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