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八十二章烈焰焚燒!

第六百八十二章烈焰焚燒!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4-24 19:22  字數:3688

第六百八十二章烈焰焚燒!

墟地由大大小小近百荒寂海島形成,其中許多海島陰氣森森,為當年邪魔修鍊藏身之處,至今還遍布許多凶厲之物,沒有被清掃乾淨。

邪魔,是暴亂之地對修鍊邪惡靈訣,還有殘暴異族的統一稱呼。

吸食活人鮮血修鍊的血煞宗,也曾經被稱呼為邪魔,不被主流勢力認可。

當年殺入暴亂之地,在各個大陸掀起血腥屠殺的修羅族,也被稱為邪魔,被統一討伐。

以死屍修鍊,凝聚屍氣修鍊靈訣的武者,也被稱為邪魔。

只要是不被九大白銀級勢力認可,不論是異族,亦或者人族,都被統稱邪魔,不能光明正大在暴亂之地活動。

血煞宗被當成邪魔後,也只能蟄伏起來,不敢明目張胆活動。

否則,所有暴亂之地的武者勢力,都可以聯合討伐,可以盡情屠戮,沒有任何人情道義可言。

這趟由於寂滅宗、幻魔宗、天劍山聯合表態,都認可了血煞宗的地位,又有萬獸山和天器宗保持了沉默,血煞宗的邪魔身份才被洗掉,他們才敢公然進入落日群島,敢和黑巫教、三大家族對峙。

修鍊邪詭秘術,和常規靈訣大相徑庭的邪術,雖不受九大白銀級勢力認可,可依然有著頑強生命力,暗中還是有許多人修鍊。

連九大白銀級勢力,也有不少有頭有臉的人物暗中修鍊這類秘術。

只是,那些人絕不會公然展現出來,也只能潛藏起來悄悄修鍊。

他們與人交戰時,一旦將邪魔秘術施展出來,必然會殺人滅口,免得暴露出來惹來一身麻煩,被宗門給除名。

邪魔一般不會公然在五塊大陸活動就算是出現在別的區域也會極其小心掩飾自己,怕別人看出身份,被人追殺致死。

在暴亂之地,只有極少數幾個地方,邪魔敢明目張胆活動,敢毫不掩飾地展現自己。

墟地,就是其中一個。

「呼呼!」

駕馭著水晶戰車秦烈也搖身一變又弄出姚天的面目出來,在墟地上空海島上疾馳。

藍水晶戰車,出現在一座枯骨堆積,黑紅色大地表面,遍布眾多溪河的海島上。

那些溪河內的河水,有的漆黑如墨汁,有的腥紅如血散發著令人嘔吐的氣味,海島上充斥著一種陰森壓抑的氣氛。

秦烈俯瞰著下方,暗暗驚奇,不由地將戰車速度放緩。

水晶戰車以一種慢悠悠的速度,在這座不知名的海島上飛行著,秦烈也放出靈魂意識,感知著島上的波動。

一個腥臭味衝天的水潭,突地映入秦烈眼帘他凝神去看時,靈魂意識如密集的網也順勢籠罩下去。

突地,一股凶戾靈魂動靜,從那潭水底下迸發。

灰濛濛的潭水,蕩漾起層層漣漪,潭水的波紋詭異的變幻著,竟凝成了一張鬼臉。

那鬼臉陰森可怖,似朝天浮在水面上,以冷厲目光看向戰車上的秦烈。

鬼臉突地綻出一個詭異笑容。

秦烈心底一寒。

數十根觸手,突地從潭底衝出水面,高速甩動著,令空氣傳來「啪啪」嘯聲。

一根根觸手,呈青紫色,如嬰兒手臂粗細,柔軟如棉,仔細去看,會發現觸手上還鑲嵌著一個個珠子,珠子似乎還在骨碌碌轉動著。

秦烈仔細去看,發現那一個個珠子,根本就是一個個人的眼球,那些眼球冒著幽幽青光,如煉獄深處的惡鬼,充斥著極度冰冷的陰寒之意。

同時,一股股冰冷邪惡的意念,如陰森的怪蛇,發出鬼哭之音,突然沖向他識海。

數十根青紫色觸手,長蛇般搭在水晶戰車上,觸手一端如吸盤,竟牢牢吸住了戰車。

觸手猛地發力。

水晶戰車劇烈搖晃著,秦烈盡全力控制,還是無法阻止戰車朝著水潭墜落。

「呼呼呼!」

來自於那些眼球上的精神邪力,也在他識海鬼哭狼嚎,形成令人崩潰的嘯音。

秦烈眼瞳一縮。

一點電芒,從他瞳仁深處迸射,伴隨著一聲狂暴雷鳴,所有侵入他腦海的邪念被轟殺乾淨。

「嘭!」

就在他準備斬斷那些觸手之時,可怕的巨力絞動而來,令這輛藍水晶戰車支離破碎,在半空中炸成水晶碎片。

秦烈身勢朝著腥臭味衝天的水潭跌落下來。

潭面上,由潭水漣漪凝成的可怖鬼臉,興奮地怪笑,似在等候秦烈進入水潭的那一霎。

本來灰濛濛的潭水,顏色也在不知不覺間發生變化,變成嚇人的青紫色,隱隱可見水潭的邊沿,浮現出許多斷肢慘臂,還有不少血肉正腐爛的屍身。

看上一眼,可以讓膽小的武者,十天半月做噩夢。

潭底,顯然有人潛藏著,在修鍊著某種邪惡秘術。

「喀喀喀!」

朝潭墜落的秦烈,身上陡然冒出濃烈寒霧,就在落下的過程中一塊厚厚的冰晶將他封凍在中央。

「轟!」

冰晶裹著秦烈,重重砸入水潭,一下子沖向潭水深處。

冰晶內,秦烈臉色冷冽,皺眉看向潭底的場景。

青紫色的潭水內,隨處可見斷肢,漂浮著的屍身,皮肉正在腐爛的頭顱,還有許多白森森的骨架。

潭水最底層,一個幽深的洞穴,如惡魔之口,在瘋狂吞咽著。

那些浮在潭水的殘肢、屍身、白骨還有頭顱,都朝著幽深洞穴內湧來,在進入洞穴的那一霎,還傳來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聲。

秦烈跌落水潭後·被冰晶裹著的身子,也被一股吸力牽引著,朝著那幽暗洞穴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