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七十八章血煞宗的誠意

第六百七十八章血煞宗的誠意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4-22 18:59  字數:3106

第六百七十八章血煞宗的誠意

秦烈對清點物資並不擅長。

「我來幫你統計吧。」宋婷玉主動應承,嬌艷的俏臉上,布滿一層容光。

她顯然心情極佳,明眸中綻出興奮光芒,嘴角勾勒出的笑意,讓人知道她處在非常欣然狀態。

「你擅長這種事?」秦烈笑問。

「以前在玄天盟的時候,婷玉就幫我統籌整理家族物資,在這方面她有著驚人的才華,你大可放心。」宋禹笑吟吟插話。

「婷玉姐確實很懂得管理盟內資源。」謝靜璇輕聲道。

秦烈眼睛微亮,「那好,你去統計統計,看看炎日島上,如今囤積了多少物資。」

駕馭著一輛水晶戰車,宋婷玉一路嬌笑著,朝著炎日島那些儲藏室和靈材庫落去。

「我們去那座島上看看。」墨海指向擺放太古生靈遺骸的島嶼。

秦烈笑著點頭。

「這座島嶼灰濛濛的,以後就叫灰島吧。」唐思琪輕聲道。

從上空俯瞰,會發現那座島沒有植被覆蓋,沙土都是灰褐色,真是灰濛濛的。

「好,就叫灰島。」秦烈道。

唐思琪目顯喜色,也興高采烈地和墨海、蓮柔,帶著原器具宗的門人去了灰島。

「我去琅邪那邊看看。」

操控著水晶戰車,化為一道晶瑩冷光,秦烈沖向血矛所在的海島。

宋禹、謝耀陽兩人,這時候都在謝靜璇的水晶戰車·在天上看著落日群島,看著血煞宗武者聚集的方向,還有金陽島邢家所在位置,暗暗來計量著什麼。

「看樣子我們還是低估了秦烈。」謝耀陽突然嘆了一口氣。

宋禹沉吟了一下,點了點頭,「沒想到他在這裡已經有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此子出乎意料的能折騰!」謝耀陽讚歎。

「果非池中之物!」宋禹附和道。

血煞十老的洪博文·將事情交代下來後,便從炎日島這邊離開了。

他徑直落到沫靈夜、漠峻等人聚集之地。

「怎樣?」

見他回來·漠峻神情一動·不由地坐直了身子,目光灼灼看向他。

沫靈夜和血煞十老的另外幾位也都看向他。

「該交代的,都交代清楚了,應該沒什麼遺漏了。」洪博文臉色嚴肅,「我們血煞宗將誠意都表露了出來,我看秦烈很意外,應該也非常滿意我們的安排。只是……」頓了一下·他又道:「代價是不是太大了一點?」

血煞十老的另外幾位·也都露出肉疼之色,彷彿身上一口血肉被剝離了。

為了那三座海島,血煞宗動用了近百名強者,也耗費了不少石材,在短短一個月時間建造成功。

這段時間來,從天海閣、黑雲繳獲的靈材、靈石、靈丹,還有從黑巫教、三大家族死者身上剝離的物資·眾多水晶戰車、船艦甚至大型飛行靈器,他們都分出了將近一半出來。

此時,將近一半的收穫,都被堆積在了秦烈那三座海島上。

對近千年來境況並不佳的血煞宗而言,那些材料,也是極為關鍵,分出一半出來,讓他們也心疼的要命。

「那近半的財物·也抵不上始祖的一條胳膊。」沫靈夜幽幽道。

眾人立即釋然。

相比於血之始祖的遺體而言,他們近期繳獲的靈材·的確算不得什麼。

「而且,那都是秦烈應得的。」沫靈夜看向十老,從容淡然道:「沒有秦烈數次的幫助,血煞宗不可能在落日群島立足,更不可能走出來,公然站到所有人眼前。我們可以從暗處走出,可以不必躲躲藏藏,單單這一點,就值那些財物!」

眾人暗暗點頭。

「就算是現在,如果沒有八具神屍沉在深海,我們也沒有自保之力。」沫靈夜又道。

漠峻和洪博文都露出思索的表情。

「之所以將三島劃給秦烈,讓他有一塊自己的地盤,有一個能稱呼為『窩,的地方,我是希望能留住他。」

「不論是天劍山的李牧,還是寂滅老祖,應該都可以為他創造更好的條件。要不了!多,他就會去一趟寂滅宗,等見識了寂滅宗的強大和底蘊再被寂滅老祖說服一番,他極有可能變成寂滅宗的弟子,成為南正天的親傳。」

「真要是那樣,我們血煞宗,拿什麼挽留?」

沫靈夜詢問眾人。

漠峻等人漸漸體味過來。

「在這兒,有了他留念的地方,有了他無法割捨的東西,他才能拒絕來自寂滅宗的誘惑。炎日島歸於他,那些器具宗的人,血矛和琅邪,還有他的紅顏知己,在炎日島有了歸屬,都無法離開了,他才會繼續留下。」沫靈夜眼中閃爍著睿智光點。

「大嫂果然慧眼獨具。」漠峻心悅誠服。

洪博文等人也是心生敬意。

「有一點你們一定要弄清楚。」沫靈夜輕嘆,幽幽道:「今日的血煞宗,並不是千年前的血煞宗。今時今日,秦烈在離開血煞宗後,未來前景可能更加廣闊,而我們……卻離不開他,我希望你們能明白。

「明白。」

「我們都明白。」

「還是大嫂高瞻遠矚。」

眾人真心讚歎。

「秦烈來了!」

血矛的武者,眼見秦烈駕馭著水晶戰車出現,忙叫嚷著,去通傳琅邪。

一處僻靜的修鍊室,琅邪**著上身,浸泡在濃稠血水內,全身毛孔脹大,似在均勻呼吸。

室內血氣繚繞,刺鼻的血腥味,令人聞之欲嘔,琅邪眼中血芒凝鍊如虹,從眼瞳內冒了出來,如兩條猩紅血蛇,極其駭人。

聽到秦烈到來的消息,琅邪全身一收,虹芒,血光,血氣,盡數被他收斂體內。

從血池走出,披了一件粗布麻衣,琅邪將門口打開,容秦烈進來。

「咦?」琅邪輕呼,驚異看向他,血光熠熠的眸子內,綻出令人心悸的光芒。

秦烈都被他瞧的有些發悚,奇道:「怎麼?有什麼不對勁?」

「小子,浸泡到血池試試!」琅邪突然道。

「這個血池?你用來修鍊的?」秦烈愕然。

「不錯!」琅邪沉喝。

秦烈臉色微變,沉吟了一下,道:「好!我試試!」

琅邪已踏入如意境後期,正著手準備向破碎境邁進,他來到落日群島後,就一直跟隨血煞宗南征北戰,令血煞十老每一個都極其賞識,暗中認為琅邪的資質,超出了血厲,達到了血煞宗第一任宗主的那種高度。

能被血煞十老全部認同,琅邪絕對有著過人之處,不論是心性智慧還是天賦都是上佳。

他修鍊所用的血池自然也非同小可。

「你慢一點,一點點沉入,若是覺得不適,可以暫時停下來好好感受一番,將毛孔收縮起來,不要太快吸納血池內的血水。」琅邪提醒。

秦烈暗暗點頭。

褪下上衫,也是**著半身,他緩緩朝著那巨大血池落來。

兩隻腳率先進入血池的梯階,血水先漫過腳踝,一種強烈的灼熱感,瞬間蔓延兩隻腳,彷彿有無數蟲豸刺入腳步毛孔,拚命朝著他腳心內鑽透,那種熾熱刺痛感,讓他身子猛地一震。

「如何?」琅邪表情嚴肅。

沒有答話,皺著眉頭,秦烈在凝神體會,仔細感覺腳部的變化。

血池內的血水,冒著「汩汩」血泡,這血池下方顯然燃燒著炎陽玉之類的火源,將血水燒的滾燙,令血水的活性充分激活。

溫度驚人的血水,足以將大多數如意境武者,在沾水之後,都會立即抽身離開。

除了高溫外,血池內的血水,還混有眾多具有腐蝕性的葯汁,也絕非常人可以忍受。

琅邪相信就算是純正的血煞宗門人,在如意境這個階段,恐怕也很難承受這個血池的血水洗鍊。

然而,秦烈在初始的身形一震後,似乎很快適應下來,且一步步朝著階梯往血池而來。

琅邪臉上浮現驚色。

……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