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七十五章解開心結

第六百七十五章解開心結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4-21 13:20  字數:4094

第六百七十五章解開心結

出現在凌家鎮的那些人,竟然是柳婷,還有星雲閣的魏立等人。

秦烈潛隱在柳婷窗口下,皺著眉頭,臉色複雜。

湊在窗口,他靜靜看向屋內,發現柳婷和魏立似在爭吵著什麼。

「兩年了,那個姚天根本沒有去星雲閣找你,也沒有重回凌家鎮,對他這種遊盪四方的武者而言,你……僅僅只是一個有趣的女人而已。」魏立冷著臉,哼道:「他根本就沒有將你放在心上!」

柳婷咬著嘴唇,「姚大哥可能被事情耽誤了,所以才沒有回來。還有,當時……他殺了森羅殿的人,還有馮逸那些馮家族人,他一定是擔心會遇到麻煩,所以才沒有來星雲閣找我。」

「女人一旦動情,果然都會變得愚蠢!」魏立冷笑。

「我就是愚蠢也輪不到你管!」柳婷臉色一冷,「我來凌家鎮散心而已,你為什麼還要跟來?」

魏立眼睛一黯,「你知道我的心意。」

柳婷蹙眉,想了一下,道:「你我從小一起長大,太熟悉了,我將你……當成弟弟看待,我沒辦法喜歡上你。」

「那姚天,你和他認識只有幾天,他真就有那麼大的魅力?兩年了,這兩年來,你不但拒絕了我,還拒絕了你父親安排的很多人,都是因為那姚天?」魏立顯得難以接受。

「我也說不上為什麼,總之……我就是忘不掉他。」柳婷幽幽道。

時隔兩年,柳婷又長高了一截,身姿窈窕,美腿筆直。一雙鳳眼流溢著令人心動的光熠。

她出落的愈發亭亭誘人。

窗口,秦烈身影和夜色融為一體,聽著柳婷和魏立的對話,不覺莞爾。

他沒料到柳婷竟然真的對他動情了。

他初入星雲閣的時候,還只是一個青澀少年。沒有耀眼的光芒,就在姚泰身旁以煉器學徒身份做事。

因為他和康智等人的交情,柳婷從一開始就厭惡他,事事針對他。

連帶著,姚泰也被殃及池魚,最終姚泰被掃地出門。他也因為斬殺杜海天被星雲閣追殺,從此消失。

他因此對柳婷心懷惡念。

兩年前,他換了一個身份,換了一張面容,以「姚天」之名qíng挑柳婷,其實是為了報復。

他本想通過柳婷。一方面打擊馮逸,一方面看看柳婷水性楊花的本性。

他最終得逞了。

馮逸被他逼急了,狗急跳牆,最終被他擊殺,柳婷也被他耍的團團轉。

達成目的後,他隨便找了個借口,就抽身離開。沒多久就和玄天盟、八極聖殿對上,將柳婷這段往事拋之腦後。

沒料到,柳婷竟然因為他,最近兩年連番拒絕一場場婚事,似乎還在苦侯他的回來。

這讓秦烈忽然覺得有些啼笑皆非。

那年,他青澀懵懂時踏入星雲閣,不受柳婷注視,還被柳婷鄙夷輕視,處處針對。

通過在器具宗的成長,境界的突破。自身的磨礪,重新遇到柳婷,他只是換了一張臉,換了一個身份,卻輕而易舉情俘柳婷。讓柳婷兩年時間都無法走出來,讓柳婷因為他患得患失,不可自拔。

兩段往事在他和柳婷之間發生,結果,卻是天差地別。

「為什麼會這樣?」秦烈暗暗思量。

許久後,他漸漸意味過來。

柳婷沒有變,一直都是那樣,不論是身份,性格,模樣,境界,柳婷都是如此。

而他卻發生了翻天覆地變化。

初入星雲閣時,他木訥,靦腆,境界低微,性格內向,沒有出彩的身份,沒有自信。

第二次和柳婷相見時,他張揚,狂妄,境界高超,自信滿滿,傲氣十足,身份也煥然一新。

雖然兩個人都是他,但是,經過器具宗的磨礪,幽冥界的廝殺,在玄天盟擔任客卿的那一番經歷,讓他再次碰到柳婷時,魅力值已經不可同日而語,要大幅度超出當年的他,所以才讓柳婷高看,讓他輕易攻陷了柳婷芳心。

「變化,還有自身的蛻變,隨著眼界、心境、實力的提升,自然而然就會從身上煥發出截然不同的氣勢,原來如此。」秦烈幡然醒悟。

這一刻,一種見識提升,心境升華的奇妙感,從他心頭浮升出來。

如意境,心境的蛻變,對境界和實力有著極其明顯的幫助。

這次人生閱歷的醒悟,讓秦烈彷彿忽然成熟起來,通過對自己的過去和現在的對比,他愈發了解自己,更能深刻洞察自己的內心。

了解自己,明悟本心,正是如意境界必須要正視的問題。

沒有和柳婷相見的意思,對比過去和現在,在心境上獲得一次小突破後,秦烈默默退走,往凌家鎮外面行去。

他準備離開了。

然而,就在他剛剛走出凌家鎮,準備取出水晶戰車的時候,卻感知到一波靈魂波盪。

驚訝看向遠處,他發現一小隊星雲閣武者,從遠處騎乘著金岩獸而來。

為首一人,恰恰就是劉延。

愣了一下,本來馬上就要走的他,忽然停下了腳步,就在前往凌家鎮的路口站著。

劉延帶著一隊人迅速掠進。

「咦!」

驚呼一聲,劉延勒緊韁繩,強行停了下來,滿臉疑惑地看向他。

秦烈也笑看著劉延。

「你是……」劉延眉頭擰成一團,苦苦思量著,「你很像我一個朋友。」

「借一步說話?」秦烈笑道。

劉延遲疑了一下,點了點頭,讓麾下那些人先行去凌家鎮,自己則是單獨留下。

「我像你哪個朋友?」秦烈這才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