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六十七章你想誰死?

第六百六十七章你想誰死?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4-17 12:20  字數:3649

秦烈乾淨利落答應下來,倒是讓陸璃愣住,一臉錯愕地看向他,「你真敢去殺史景雲?」

「有何不敢?」秦烈反問。

沉吟了一下,陸璃道:「史景雲現在是七煞谷的總谷主。」

「那又如何?」

「你能殺得了他?」

「能。」

「你不怕玄天盟追究下來?」

「不怕。」

兩人的對話,到此處忽地停頓下來,陸璃沒有繼續追問什麼,秦烈也沒有再回答。

他們相互沉默。

又過了一會兒,陸璃臉上流露出很奇怪的表情,幽幽道:「我從沒有想到,有一天,我會去求你……」

秦烈臉色淡然,「這世上沒有什麼事情是絕對的。當年,你踏入凌家鎮,將一枚齊元丹遞給我的時候,我只想有一天能揚眉吐氣,能光明正大進入陰煞谷,將語詩從陰煞谷接走。我也沒有想到,我真正來到陰煞谷後,竟然是幫陰煞谷解脫。」

「秦烈,我承認當年是我看走眼了。」陸璃眼中顯出啼笑皆非之色,「我沒有料到一個連開元境都沒有突破的少年,會在幾年後,將陰煞谷兩任谷主轟殺至死,導致陰煞谷一蹶不振。更加沒有想過,那個小武者能夠在赤瀾大陸掀起那麼大的驚濤駭浪,讓玄天盟、八極聖殿、合歡宗聯手都無可奈何。」

回憶起過去,陸璃感慨萬千,生出一種世事難料,怎麼也無法預測的頹敗感。

「為什麼那麼恨史景雲?因為他害你被囚禁至此?」秦烈隨口問道。

「不僅僅因為他囚禁我。」陸璃眼中蘊滿殺機,語氣冰冷,「沈谷主當時要將語詩下嫁李中正為妻一事,就是史景雲在暗中主使,他因為斷指之恨,仇視所有凌家族人,連帶著,他將陰煞谷也恨在心裡。沈谷主死後,我被他囚禁起來,谷內那些女弟子……有很多在他們的脅迫下,成為其它山谷弟子的玩物,陰煞谷早已名存實亡,變成了七煞谷的一個笑話。」

陸璃臉上恨意濃烈。

「我被囚禁的時候,金煞谷、火煞谷有些老者,也曾經心生歹意,也對我動過歪心思。」她稍稍停頓了一下,眼中滿是痛苦之色,「我知道,婉姨……代我受了罪,如果不是婉姨,我就算在黑獄洞恐怕也難逃毒手。」

眼中厲光一顯,陸璃又道:「既然你連史景雲都敢殺,那就幫我將火煞谷的顧煬一併殺了!」

深深看著她,秦烈沒有猶豫,點頭道:「好!」

從陸璃的這番話,從她的神情,從她眼中滔天的恨意,秦烈便知道這些年陰煞谷的境況有多麼凄慘。

曾排名前列的陰煞谷,因為實力急劇被消弱,又因為都是年輕靚麗的女弟子,失勢的遭遇尤其可悲。

偏偏又是史景雲順勢上位,搖身一變,成為七煞谷的總谷主。

這讓陰煞谷的日子變得更加難捱。

就在秦烈和陸璃在黑獄洞講話時之時,史景雲和顧煬,還有其餘谷主,終於趕了過來。

一過來,史景雲的眼睛,便落到那一輛日光下顯得華貴無比的水晶戰車上。

「怎麼回事?」史景雲冷冷看向了韓婉。

韓婉臉色忽地蒼白,如被毒蛇蜇了一下,她豐腴身子輕輕一顫,顯得驚恐無比。

先前嘰嘰喳喳的陰煞谷女弟子,眼見史景雲、顧煬這些人七煞谷大人物過來,一個個也都是噤若寒蟬,嚇的瑟瑟發抖。

這些年,時常有各個山谷的強權人物前來陰煞谷,以幫助她們修鍊為借口,挑選年輕貌美的女弟子為陰褻對象。

稍有反抗者,會被他們以種種借口鞭撻掌嘴,被打的遍體鱗傷。

對史景雲、顧煬這些人,陰煞谷的女弟子敬畏如惡魔,一看到他們出現,自然而然就渾身發抖。

她們從心眼裡懼怕。

沒了鳩琉瑜庇護,沒了沈梅蘭坐鎮,加上史景雲掌握實權後,又刻意針對陰煞谷,導致了陰煞谷的弟子陷入了最黑暗的一段時期。

對她們而言這就是一個漫長噩夢。

「韓婉!總谷主問你話呢?」顧煬哼了一聲。

韓婉倏地一驚,她先驚慌後退了兩步,旋即深深呼吸,囁嚅道:「是,是……」

「是什麼?」顧煬陰沉著臉,視線在韓婉豐腴的身子上晃悠著,眼中流露出的陰邪光芒,心中暗道:「這娘們身材還是這麼撩人,看來是時候找機會,再次品嘗品嘗她的美妙了……」

一年前,就是他帶人過來,試圖對陸璃下手。

結果韓婉拚命阻攔,最終以身飼虎,滿足了顧煬的陰欲,從而讓陸璃逃脫一劫。

韓婉每每想起顧煬,就噁心的要命,就下意識地想要洗凈身子。

一看到顧煬現身,她就渾身不自在,嚇的身心驚恐,連話都講不全了。

「這輛水晶戰車由何人乘坐過來?!」史景雲漸生不耐,陰冷的眼睛在眾人身上遊盪了一番,最終落到離戰車最近的裴湘身上,厲聲道:「由你來說!」

「我,我不知道……」裴湘嘴唇直哆嗦。

史景雲臉色更加陰森,「看來你們陰煞谷勾結了外人,既然如此,只能給你們一點顏色看看了!我再問一遍,這輛水晶戰車由誰乘坐而來?我數到三,如果沒有人回答,我就殺一名陰煞谷弟子!」

一指裴湘,史景雲冷聲道:「你就是第一人!」

裴湘驚恐欲絕。

「一!」

「二!」

「三!」

史景雲迅速數到三,還不等裴湘反應過來,右手掌心便有一個金色錐子浮出,鋒利地刺向裴湘胸腔。

他分明是想先殺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