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六十六章陰煞谷

第六百六十六章陰煞谷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4-16 18:11  字數:4306

裴湘驚恐地看著秦烈。

半響後,她又一次尖叫起來,「早知道是你!我絕不會救你!」她一臉恨意。

秦烈一皺眉,「你為什麼恨我?」

「你害死了鳩婆婆!」裴湘暗暗咬牙,恨恨然地說道:「鳩婆婆待我們很好!以前鳩婆婆在的時候,陰煞谷在七個山谷中很有地位,誰也不敢欺負我們!那時候,谷內的姐妹們,都能安心修鍊,不用擔心受人欺凌。」

「鳩婆婆死後,沈谷主上位,她雖然……有點凶,可她在陰煞谷的時候,我們過的也還算不錯。可惜,我們的好日子沒有過多久,又是你出現,將沈谷主也給害死,害的我們陰煞谷現在連個谷主都沒有,人人都可以欺負我們!」

「要不是你,我們谷內的姐妹,絕不像今天一樣任人欺凌!都是你!」

裴湘神情激憤,對著秦烈一番指責,小臉漸漸冷了下來。

「沈谷主死後,陸師姐被史長老追究責任,被關在黑獄洞,現在也沒有被放出來。」裴湘瞪大眼,繼續道:「我們陰煞谷的姐妹,之後一直被別的山穀人瞧不見,很多人tiáo戲我們,甚至侮辱我們」

話到這兒,裴湘眼中已經浮現淚花,再也沒有往後講下去。

秦烈則是臉色深沉。

許久後,他才開口道:「鳩琉瑜和沈梅蘭兩人,或許對你們陰煞谷的弟子還算是不錯,可她們在對待我的時候卻一點不客氣。當年,如果鳩琉瑜能稍稍退步一下,我也不會轟殺她。」

「至於那個沈梅蘭也是她自尋死路!她如果沒有逼迫凌語詩以小妾身份下嫁李中正,沒有想著將凌家滅門,不是她後來拚命追殺,我又豈會將她也給殺死?」

「不論是鳩琉瑜還是沈梅蘭她們之所以會死,都是因為她們自己的錯誤決定!」

頓了一下秦烈看向裴湘話鋒一轉,「算了,過去的都過去了,看在語詩的面上,也看在陸璃救過凌家,待語詩一直不錯的份上,我去一趟七煞谷幫陸璃解脫也幫你們陰煞谷解脫。」

「你?」裴湘哼了一聲,「我聽說過你!八極聖殿和玄天盟·曾滿世界追殺你,你敢冒頭,不擔心被追殺到死?再說了,就憑你一個人,還敢在七煞谷解救陸璃師姐?你能勝過史長老嗎?不對現在史長老已經是總谷主了!就算是你勝過史谷主,玄天盟的人也不會放過你!」

「你走吧,你還是別給陰煞谷找麻煩了,也別讓我背上背叛七煞谷的惡名!」

秦烈搖了搖頭,道:「你擔憂的太多了。」

這般說著,他不由分說地抓著裴湘的肩膀,硬提著她來到水晶戰車上,旋即發動戰車。

水晶戰車呼嘯上天朝著七煞谷的方向,迅速地沖了過去。

「黑獄洞在何處?還有如今的七煞谷,誰說的算?」秦烈不耐道。

今日的七煞谷已大不如前。

當年,五大勢力圍攻器具宗,最終歐陽勝、鳩琉瑜紛紛慘死,史景雲也被擒,被斷指。

之後不多久,沈梅蘭、賈松林、顧通又被秦烈所滅,這讓七煞谷頂尖高手幾乎被清掃乾淨。

若非森羅殿、雲霄山、紫霧海同樣損失慘重,七煞谷恐怕不能繼續統治以前的地界。

眾強死亡後,七煞谷強者損失嚴重,新任的那些谷主一個個份量不夠,倒是讓在器具宗被斷指的史景雲因禍得福,搖身一變,成為了七煞谷真正的決策者——總谷主。

「最近森羅殿的韓朴和屠世雄內鬥激烈,我們要多加留意,看看有沒有什麼機會。」史景雲召集六大谷主,正商議著要事,「韓朴暗中聯繫我了,希望我能支持他,事後……他必有重謝!」

「元天涯死後,韓朴這個三殿主,變成了森羅殿的大殿主,曹軒瑞死後,他麾下的大統領屠世雄,變成了二殿主。」火煞谷新任的谷主顧煬講話,「傅卓輝順利踏入玄天盟後,森羅殿的總殿主之位空缺了出來,韓朴和屠世雄為了爭奪這個位置,肯定會掀起一番波浪。但我卻認為,我們應該支持屠世雄,而不是韓朴。」

「為何?」史景雲哼了一聲。

「屠世雄此人更加狠絕,有雄才大略,我覺得他的贏面更大一點。」顧煬道。

「上面更加喜歡韓朴!」史景雲皺眉,道:「屠世雄以前和凌家有勾結,和血矛餘孽關係不清,這讓玄天盟的很多人心生不喜!這趟,屠世雄必輸無疑,我們不用在他身上浪費時間!」

「自然是聽總谷主的!」顧煬垂頭。

其餘幾位谷主也是出聲附和。

這些人商議要事時,一輛水晶戰車從遠處疾馳而來,徑直朝著陰煞谷黑獄洞的方向而去。

眾多七煞谷武者,看到那輛日光下晶瑩閃亮的水晶戰車,都大聲尖叫起來。

「怎麼回事?」史景雲冷哼一聲。

「門人看到一輛水晶戰車,朝著陰煞谷的方向衝去,很多人好奇之下,都跟過去了!」外面有人答道。

「水晶戰車?去了陰煞谷?」史景雲皺眉。

「這些年來陰煞谷一直很平靜,弟子都非常安分,怎會突然有水晶戰車過去?」顧煬疑惑道。

「過去看看吧。」史景雲起身。

一眾七煞谷現今的高層人物,也都紛紛動身,朝著離此不遠的陰煞谷而去。

「轟!」

日光下耀目的水晶戰車,華麗地沖入陰煞谷,在山谷正中央落地,震的山谷內許多樓閣都是搖晃了幾下。

所有陰煞谷的女弟子,從各個方向聚集過來都驚訝地看向這邊。

「裴湘!」

「裴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