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六十二章血脈覺醒

第六百六十二章血脈覺醒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4-15 10:13  字數:2936

秦烈被折磨的死去活來。

靈海內,種種屬性不同力量的爭奪,令他承受著非人折磨,讓他連進入無法無念境逃避都不能。

九個元府如太陽釋放著滔滔力量。

封魔碑也莫名其妙出現在靈海,還在各種力量最為洶湧猛烈之地,讓秦烈驚駭欲絕。

「咻咻咻!」

突地,七道炫目神光,從碑面上飄逸出來。

神光如彩虹在他靈海內穿梭遊盪,神之巨手般撥弄著什麼,釋放出浩瀚、古老、令人心魂搖曳的神秘波動。

恍惚間,秦烈又聽到那種不知名的神語魔音,精神一下子飄忽起來。

靈海折磨人的劇痛,隨著那些神秘聲音的響起,被大幅度減弱。

雷電狂蛇,寒冰風暴,還有血色光束,也像是感知到什麼,變得平靜了一會兒。

「汩汩!」

血管內,鮮血如滾燙油水,似被突然點燃,逐漸沸騰。

恐怖的灼熱感,從每一條血管內傳來,毀天滅地的炙熱高溫,如要將萬物焚滅成灰燼。

秦烈駭然。

這一刻,由血管湧現的炙熱,帶給他肉身的折磨,比先前靈海內的激斗竟然還要猛烈!

「咻咻咻!」

七道炫目神光,由封魔碑傳出,先在他靈海內呼嘯疾射。

不多時,那七道神光突破了靈海壁障,又在他體內閃現,在他血管內遊盪,不斷釋放出浩大、古老、悠遠的能量氣息。如一種催化劑般。似乎在催化著什麼。

劇痛下。秦烈勉力聚集尚未崩潰的意識,去感知鮮血異常。

靈魂意識逸入鮮血深處……

霎那間,他被血液內的玄妙場景,給驚訝的禁不住尖叫起來。

在每一條血管內流淌的赤紅鮮血,這一刻,都彷彿變成洶湧燃燒的岩漿,流淌的鮮血滾滾沸騰。

沸騰鮮血中,不時有一個個古文符號跳躍而出。一閃而逝。

他集中所有精神意識窺探!

他驚人地發現,從他沸騰血液內跳躍而出的神秘符文,如血脈中難以磨滅的古老印記,融進他五臟六腑、骨骸、細胞纖維!

從他誕生起,就在他血液內存在的不滅印記,如今被封魔碑激發出來。

那是他現今還遠遠無法掌控,甚至還不能完全承受的一種力量血脈之力!

鮮血在沸騰,如世間最炙熱的高溫岩漿,滾燙炎熱氣浪中,一個個代表著同一含義的神秘符文。不斷從沸騰鮮血內跳躍出來,如生命源印記。融入他四肢百骸,如烙鐵般烙印在他全身。

那是一種難以忍受的折磨!

他驚人地發現,那些古老的符號,竟然還從血管筋脈內,飛逸到丹田靈海。

當一個個神秘古文進入靈海後,先前暴躁無比,誰也不肯服軟的幾種不同屬性靈力,突地溫順下來。

雷電、寒冰、大地、血之靈力立即停止爭鬥,一個個變得安分守己,九個元府也不再釋放出洶湧力量。

出奇地,三個雷電元府,三個寒冰元府,還有三個大地元府,如雷球、冰球、土球,相互間還主動靠攏收縮。

秦烈驚人地發現,三個雷球在相互融合,三個冰球也在冰光內聚集,三個土球也變得渾然一體。

同一屬性元府的融合,讓九個元府,立即變成三個元府。

逸入靈海的血之靈力,則是在那些古老符文進入後,很乖巧地融入那些符號當中。

靈海之亂,在那些神秘符文出現後,瞬間被平息。

只是,秦烈體內的劇痛,並沒有因此平息。

靈海不再暴亂,但那沸騰的血液,從血液內蒸騰出來的神秘符文,在融入他四肢百骸,烙印向他骨頭、臟腑、細胞纖維的時候,所帶來的灼熱刺痛,還要超出先前靈海的激斗。

然而,當靈海激斗消失,當他再次嘗試進入無法無念的時候,卻很順利的遁入。

靈海內,身體中,只剩一種聲音,只剩一種主宰之力的時候,他成功踏入無法無念。

那種平常狀態無法承受的刺痛,在無法無念狀態中,變得可以接受。

他所有靈魂意識如飄忽到鎮魂珠,像是局外人一樣,去觀察著身體內的變化。

他看到他每一條血管內,滾燙的鮮血如岩漿沸騰,從中不斷飄離出神秘符文。

那些符文,鑽入他全身骨頭,五臟六腑,腦殼,手指,鑽入所有屬於這具軀體的微小位置。

他就這麼默默看著。

忽然間,他發現他認得了那些神秘符文,從他沸騰血液內冒逸出來的神秘古文,含義為:烈焰!

這是烙印在他血液內的血脈之力!

最古老,最強大的種族,可以將傳承通過血脈一代代流傳下去。

對很多高等階的太古生靈而言,純凈的血脈,就是體內最大的寶庫,純凈血脈內會烙印著種族最正統最古老的傳承奧妙,隨著這個生靈的強大,一步步的成長,血脈內根深蒂固的東西將會慢慢覺醒,一點點展現出來。

最強大的種族,每一個血脈純凈的後人,都不必擔心修鍊無門,不必擔心無法洞察自身秘密。

因為,他們種族的最強力量修鍊之術,種族源遠流長的歷史,包括種種古老秘術,會在他們誕生的那一刻,就全部烙印在他們血液當中!

血脈,對那些古老且神秘的種族而言,如同人族的藏經樓,裡面能記載著這個種族所有的秘密。

只要是血脈純正的子嗣,隨著成長和蛻變,隨著逐漸的強大,他就能不斷開啟血脈,從血脈內一點點將種族秘辛找尋回來。

這也是強大種族很難衰落的保障。

只有將一個強大種族,所有族人都給斬盡殺絕,這個種族才會真正消失。

不然,當這個種族有新的生靈誕生,有血脈純正的孩童出世,只要他長大成人,只要他逐漸強大起來,他純正血脈內的玄妙就會自然而然覺醒,會引導著他,一步步重新邁上巔峰之路。

能生下來就在血脈內烙印上傳承的種族,每一個都無比的強大,都是上天的寵兒。

「原來,我和語詩根就一樣。就算我不是徹頭徹尾的異族,體內,也流淌著異族最純凈正統的血脈。」秦烈明悟過來。

凌語詩體內的邪神之血,就是陰冥族族人純凈的血脈,她在血脈覺醒後,整個人幾乎脫胎換骨,發生了驚人蛻變,變得讓秦烈都不認識。

她那紫血,令凌語詩靈魂增進速度大幅度提升,隨著她越來越強大,她能從血脈內提取更多東西。

就算是她不去主動找尋陰冥族的過去,只要她強大到一定程度,也可以直接從血脈內,將所有的過去給推衍明悟出來。

那就上天賦予強族的獨特能力!

純凈的血脈中,已經記載了一切,任何強族的子嗣,都可以在強大之後,去一步步開發挖掘血脈。

秦烈終於明白,為什麼有許多次,在他修鍊血靈訣,凝鍊命精血,亦或者暴躁難耐之時,都能感知到鮮血在沸騰。

那是血脈之力蠢蠢欲動著,掙扎著,正在努力去覺醒。

可惜,或許是因為他以前境界太低,或許是方法不對,他始終沒有能將血脈之力覺醒。

這趟,經過落日群島的縱情殺戮,經過段千劫窮極升華術的潛能激發,又趕上如意境的突破,他終於踏上了血脈覺醒之路!

他敏銳感知到,窮極升華術對他的血脈覺醒,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封魔碑,則是激發他血脈的催化劑,這塊和八具神屍、神葬場有著密切關係的墓碑,似乎來就和他的血脈有著密切聯繫。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