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五十八章認清現實!

第六百五十八章認清現實!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4-13 12:43  字數:4657

「苗陽煦是個人物!」

回去的路上,蒙奉感嘆了一番,對苗家果斷犧牲苗泰的做法暗暗佩服。

秦烈、洪博文聚在一塊兒,也是商談此事,「苗家認慫了,我們可以順勢將黑雲宮、天海閣那些礦脈重新佔有,將這兩方勢力收入囊中。」洪博文臉上堆滿笑容,「血煞宗要恢復元氣,需要大量的靈材堆積,我們必須將周邊能整頓的都整頓起來。」

「苗家有涅槃境強者,可這次我們都快要將寒月之盾轟碎了,那名涅槃境強者依然沒出現,這很奇怪。」邢宇邈臉色沉重。

「知道那名涅槃境強者的情況嗎?」蒙奉詢問。

搖了搖頭,邢宇邈繼續回答:「不太清楚。不過,以前苗家和敵對勢力交鋒的時候,對頭那些最難纏的強者,往往會遭遇截殺。黑雲宮、天海閣這兩方勢力,就有三名破碎境中後期武者,被莫名其妙殺掉。」

「這麼看來,苗家的確潛藏著涅槃境強者。」洪博文暗暗點頭,「只是不知那人具體境界如何,想來……也不會境界太高。」

「嗯。」邢家兄弟也都點頭。

任憑他們如何猜測,都不會想到苗家那名涅槃境強者,會是苗家的上一任家主苗風天,更加預料不到苗風天早已踏入涅槃境後期,只差足夠的靈材來築造魂壇,從而進軍不滅境。

他們更想不到苗風天和姜鑄哲暗中一直都有來往。

「洪叔,我要回一趟幻魔宗。」雪驀炎突地說道。

「你要找你師傅?」洪博文訝然。

「嗯。」雪驀炎輕輕點頭。

「你去吧。」洪博文沒有繼續多問。隨意望了秦烈一眼,忽然微笑道:「秦烈。你要不要去幻魔宗轉悠轉悠?幻魔宗身為老牌的白銀級勢力,宗門內有許多獨到之處,你可以順便遊歷一番,增長增長見聞?」

雪驀炎長長睫毛輕顫了一下。

微微垂頭,盯著腳尖,她心中隱隱有著一絲期待。

「沒什麼興趣。」秦烈語氣冷漠,一口拒絕,「我急著和婷玉姐他們回一趟赤瀾大陸。抽不開時間去幻魔宗轉悠。」

聽他這麼一說,雪驀炎眼神黯然,臉上有著淡淡失落之意。

只是因她低著頭,眾人並不能看見,不知道她想些什麼。

「那我先走了。」丟下這句話後,雪驀炎沒有去看眾人,孤身一人走開。駕馭著一輛水晶戰車沖入雲霧中,漸行漸遠。

看著她遠去的身影,洪博文暗嘆一聲,也不好多說什麼。

「秦烈啊,我看你和驀炎挺般配的,呵呵。要不要我幫你撮合撮合?」蒙奉主動提起這個話題,「你看,你和血大哥亦師亦父,靈夜大嫂也非常重視你,我們血煞宗所有人都對你觀感極佳。只要你心中有意,你和驀炎之間幾乎沒有任何障礙!」

「蒙老好意我心領了。」秦烈淡然一笑。道:「我已經有了意中人,雪師姐也是一樣,她也同樣有了喜愛的人,我們倆沒有感情,不太可能走到一塊兒。而我,和血煞宗之間的關係,也不會因為一個婚約發生太多改變。」

當著洪博文、蒙奉的話,他說出這麼一番話,幾乎算是拒絕了血煞宗的好意。

洪博文苦澀一笑。

蒙奉則是一臉錯愕。

在他來看,血煞宗即便是沒落了下來,依然還是古老的強大勢力,雪驀炎作為血厲、沫靈夜的獨女,還是雨凌薇的親傳弟子,不論是身份地位,亦或者美貌和實力境界,都絕對配得上秦烈。

只要和雪驀炎有了婚約,秦烈幾乎可以百分百在未來執掌血煞宗,坐擁血煞宗龐大資源,可以在暴亂之地有著一席之地。

蒙奉相信,絕大多數青年武者,都很難拒絕這場婚約。

「動用八根雷亟木,魂力、靈力消耗甚大,我先回去歇息了。」秦烈站了起來,沖眾人微微鞠身,從容離開。

邢家兄弟忽視一眼,也很識趣地紛紛站起,也在秦烈之後走出。

「驀炎是我們血煞宗的明珠,哪一點配不上那小子?還有,只要和驀炎成親了,以後血煞宗還不是由這小子說的算?他怎會拒絕如此好事?」蒙奉坐在那兒,皺著眉頭,表示難以理解。

胖乎乎的洪博文苦笑,「老懞啊,以前我和你想法一樣,也認為秦烈這小子一定拒絕不了這場婚約。我本來也覺得,面對如此大的誘惑,他會捨棄宋丫頭,還有在赤瀾大陸青梅竹馬的凌姓女娃,會和驀炎走到一塊兒。」

「你難道現在不這樣認為?」蒙奉一怔。

「我現在不這麼想了。」洪博文輕嘆一聲,「經過落日群島這一戰,我忽然發現了一個問題,這個問題讓我很無奈,卻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事實。」

「怎麼說?」蒙奉驚奇道。

「你仔細想一想,如果沒有秦烈出現,這時候的血煞宗會是怎樣?」洪博文輕喝道。

蒙奉深深皺眉。

許久後,蒙奉臉色深沉,道:「沒有秦烈,血大哥不能掙脫姜鑄哲的禁錮,還在赤瀾大陸被封印著。沒有秦烈進入神葬場,驀炎就算是僥倖存活下來,因壽齡的限制,也活不了太久。沒有秦烈將始祖之身交給血大哥,血大哥將沒有重新崛起的希望,大嫂……也可能無法蘇醒。」

「沒有秦烈,這次落日群島之戰,段千劫不會現身。他不現身,我們十人就需要以精血凝鍊血妖,去重創蒲澤。沒有秦烈事後以八具神屍抗衡姜鑄哲,始祖之身,也會被姜鑄哲重新剝奪。」

蒙奉低著頭,認真思量著。將事情一一理順。

越是往後面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