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五十七章苗風天!

第六百五十七章苗風天!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4-12 18:37  字數:3006

?兩架流金火鳳從雲層中漸行漸遠。

青月谷內,那些苗家族人眼看著苗泰四分五裂的軀體,都露出不忍之色。

苗陽煦五人也是臉色陰沉。

聞河同樣冷著臉,在流金火鳳終於失去蹤跡後,他深深看了苗陽煦五人一眼,道:「你們好自為之!」

話罷,再沒有多言,聞河破空而去。

「把苗泰好生安葬。」苗陽煦沖族人吩咐了一句,面色沉重地率先離開,苗文凡等人默默跟隨。

五名谷主來到中央殿堂,一言不發,很有默契的潛入地底密室。

經過一段幽暗狹窄的密道,他們來到青月谷地底百米處,在一間由整塊冰玉石砌成的石室門口停了下來。

五人默不作聲站在門口。

整整半個時辰後,石室玉門才從內部打開,一名面色蒼白,臉色布滿皺褶的老人,靜靜坐在寒氣幽幽的石室內。

如果洪博文在此,會一眼認出眼前的老人,就是苗家曾經的家主——苗風天。

千年前的苗家,就是在苗風天的帶領下,從一個小小的家族,發展成赤銅級勢力,成為天滅大陸的五大家族之首。

苗風天,也是公認為五大家族中,最為雄才大略,最有魄力的家

外界很多人傳言,苗風天當年突破涅境的時候,不慎走火入魔,結果暴體而亡。

苗家也向外證實了此事。

因此,在外人的眼中苗風天早已隕滅。

石室內,苗風天渾身皮膚呈灰白色,臉上死氣沉沉,給人一種乾屍般的可怖感。

事實上,在苗風天的身上,的確繚繞著濃濃屍氣。

以苗風天的密室為中心這片處在地底百米長的地宮,分布著大大小小數十個類似的石室其中每一間石室內都擺放著一具具屍身。

從那些屍身身上,會散逸出稀薄的屍氣,那些屍氣通過種種渠道,都湧向苗風天這邊。

苗風天一直潛藏地底,在聚集那些屍氣,秘密修鍊著。

許多年前,苗風天在突破涅境的時候的確不慎走走火入魔從而血管爆裂而亡。

連眾多苗家族人,都眼睜睜看著苗風天死了,苗家還為他舉行了下葬的儀式。

沒有多少人知道,苗風天被下葬後,在三個月的一天深夜,突然從墳場走出,一身屍氣地來到苗家密室秘密去見了苗陽煦五人。

「我需要更多的死屍!」苗風天陰森森看向五人,道:「我所修鍊的靈訣,為五祖三帝中屍之始祖的傳承,我能死而復生,也是因為這個靈訣。這種力量的修鍊,需要大量的屍身,最好是太古生靈的屍身!」

話到這兒,他冷眼看著五人「上次你們告訴我,金陽島上有著十來具太古生靈的屍身說會想盡辦法為我弄來,結果怎樣?」

苗陽煦五人垂頭,滿臉羞愧。

「說吧,發生了什麼事情?」苗風天眼瞳森白,「我感覺到山谷被攻擊,難道苗家已經到了需要我出面的地步?我現在修鍊正在關鍵時刻,一旦冒然現身,被人洞察了我靈訣的來歷,苗家將會遇到天大麻煩,你們想清楚了沒有?」

「麻煩已經解決了,是這樣的……」不敢有絲毫隱瞞,苗陽煦將事情的真相,一字一頓道明清楚,然後才說道:「此事過後,聞濱可能不會再信任我們苗家,失去了幻魔宗後盾,我們以後一旦和血煞宗的衝突,將會沒有任何勝算。」

「犧牲苗泰,來換取一段時間平靜,你做的還不錯。」苗風天沉吟了一下,說道:「聞河暗中在寒月之盾上做手腳,應該是想徹底掌控苗家。這趟事情敗露,聞濱一定會再次想辦法,讓苗家真心誠服,不然就會捨棄苗家。」

苗陽煦等人暗暗點頭,也是如此認為。

「血厲拿到了血之始祖遺體,度過這一劫後,以血厲自傲的性格,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儘快融合血祖之身。只要給血厲足夠時間,他會迅速強大起來,黑巫教、三大家族想要對血煞宗動手,以後會越來越難。

苗風天思量了一會兒,道:「近期不要和血煞宗再有衝突,你們佔據的黑雲宮、天海閣礦區也暫時捨棄,向血煞宗主動示弱。」

苗陽煦五人連忙點頭。

「最後,想辦法給我聯繫姜鑄哲,就說我希望見他一面。」苗風天又道。

苗家五位谷主突地呆住。

「您……」苗陽煦驚愕道。

「這些年來,我並非一直都呆在青月谷地底,我偶爾也出去走走,和姜鑄哲也有過幾次會面。」苗風天淡漠道。

苗家五人立即睜大眼。

他們在地底密室商談之時,一片血色突然從雲層內壓迫而來,濃烈血腥味幾乎如血海淹沒了山谷。

地底深處,苗風天森白的眼瞳內,突地綻出異光,道:「他已經來了!」

苗家五人駭然失色。

「文凡,你親自上去一趟,請姜鑄哲來這裡。」苗風天下令。

苗文凡愣了一下,才誠惶誠恐離開,急匆匆上去。

數十秒後,儒雅倜儻的姜鑄哲,一身文士風範,瀟洒踏入這間密室,沖著苗風天淡然一笑,「好久不見。」

「姜兄別來無恙。」苗風天扯了扯嘴角。

從姜鑄哲進來後,苗陽煦五人血管內的鮮血,就在沒有規律的流動,都生出無法遏制鮮血沸騰,要暴體而亡的可怕感。

「你們先出去。」苗風天皺了皺眉頭。

苗陽煦五人如蒙大赦,急忙從密室內退出,一個個臉色煞白。

「嘩啦啦!」

姜鑄哲抖動著手指,只見眾多白森森骨頭,不斷從他空間戒內跌落,一會兒就堆滿了一地。

那些骨頭上,繚繞著濃濃屍氣,對許多武者而言,這些白骨都是要命的東西,沾上可能都要中屍毒而亡。

苗風天卻兩眼放光,一瞬不移看向那些骨頭,喜道:「都是來自於太古生靈?」

「不錯。」姜鑄哲瀟洒一笑,「這些碎骨,都是我從葬神之地得來,裡面遺留的屍氣我們血煞宗無法運用,只有你才能吸取煉化。」

苗風天眼睛更亮了。

「這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而已,就算是見面禮了。」姜鑄哲笑了笑,「在我手中,還有十倍於此的屍骨,只要和苗兄談的愉快,那些都將屬於苗兄。呵呵,我是怎樣的人,苗兄應該很清楚,所以客套話都可以省去。」

「你想要我做什麼?」苗風天問道。

「還是上次那件事!」姜鑄哲沉聲道。

「我苗家最近遇到點麻煩,幻魔宗那邊,可能會捨棄我們,你的好師兄,有可能會讓血煞宗對付我們。」苗風天皺著眉頭,「而我,最近還不太方便出面,不能自己來解決苗家的問題。」

「我可以幫苗家解決掉這些麻煩。」姜鑄哲微笑,「你應該知道我的能量。」

苗風天沉吟了一會兒,又道:「最後,我希望以後苗家能進階成白銀級勢力,希望將來苗家在遇到不可力敵因素的時候,你姜鑄哲能出面解決。」

「我也答應你!」姜鑄哲重重道。

「那好,那件事我會幫你。」苗風天終於點頭。

姜鑄哲粲然大笑,「苗兄,你一定不會後悔,將來你會知道你今天的決定,是多麼的明智!」

這般說著,姜鑄哲又丟下更多的白骨,每一根白骨上都繚繞著濃烈屍氣。

苗風天看著那些白骨,如看著珍稀至寶,森白的眼瞳內,冒著令人心悸的光芒。

「祝苗兄早日築造出魂壇!」丟下這句話後,姜鑄哲才心滿意足離開,一出密室,就化為一道血光離開。

「半年內不要煩我!」苗風天則是對外面苗家五位谷主鄭重吩咐。

苗陽煦五人聽他這麼一說,都激動起來,都意識到苗風天終於聚集起淬鍊魂壇的靈材,要朝著不滅境邁進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