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五十五章破盾!

第六百五十五章破盾!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4-11 23:48  字數:2983

「聞師叔,您是幻魔宗的人,這些年來血煞宗一直靠幻魔宗的庇護,才能存活至今。你現在出現青月谷,那些血煞宗的人,難道還敢亂來不成?」苗泰叫嚷一番後,重新冷靜下來,「血煞宗要是對我們青月谷動手,就是不將幻魔宗放在眼裡!師傅他們就算是對血煞宗下手,也有了很好的借口!」

苗泰並不傻。

聞河會這時候過來,一定是收到了消息,所以才阻攔血煞宗,防止血煞宗下手。

他知道他師傅聞濱和雨凌薇之間,暗存著競爭,青月谷多年來和聞濱關係緊密,算是聞濱的班底,他知道他師傅不會眼看著青月谷被血煞宗滅掉。

聽他這麼一說,苗陽煦等人也是眼睛一亮,稍稍鬆了一口氣。

「有您在谷內,血煞宗斷然不敢輕舉妄動!」苗文凡也附和道。

「希望如此。」聞河臉色淡然,「你們苗家做好準備吧,估計這兩天內,血煞宗的人就會到來。也不要太過於擔心,我們的人也會近期到來,幫你們苗家來阻擋血煞宗,他們真要敢亂來,我們必然不會輕饒他們!」

苗家族人神情不由一震。

有聞河這番話在,就意味著聞濱要保著青月谷,血煞宗如果敢強行出手,那就徹底得罪了聞濱。

在明面上青月谷隸屬於幻魔宗,對青月谷動手,聞濱就有充足的借口干預此事,甚至直接追究血煞宗·殺入落日群島都不為過。

「好!」苗陽煦重新笑了起來。

「轟!」

就在此時,籠罩整個青月谷的「寒月之盾」,突地傳來一聲沉悶爆鳴。

一圈圈青月光華,從明晃晃的寒月之盾上浮現出來,許多精美的花紋浮現,也有許多寒月之光飛濺。

「不好!青月谷被攻擊了!」

「寒月之盾被強行衝擊!」

「所有青月谷武者立即準備對敵!」

一時間·從各個山谷內,傳出武者驚慌失措的尖叫聲。

還在討論要事的苗家五大谷主·紛紛變色·立即從大殿內走了出來,神情凝重地看向天上。

清晨,太陽溫暖的光輝下,兩艘流金火鳳靜靜懸浮在雲端。

一名身穿血紅色長袍,身材肥碩的武者,滿臉堆笑,兩手間血光熠熠·不斷凝結血色光球·朝著下面的山谷拋落。

鮮血淋漓的光球,蘊含著澎湃的血之靈力,一碰到庇護山谷的寒月之盾,馬上發生激烈爆炸。

寒月之盾猶如倒扣的海碗,將整個青月谷裹在裡面,表層上無數青幽月華光芒流轉著,一次次將血球內的鮮血之力抵消。

「洪博文!」

「血煞宗的血煞十老之一!」

谷內·許多上了年齡的苗家武者,一看到那個滿臉笑容的胖子,都是臉色驚亂,禁不住失聲叫了起來。

苗陽煦、苗文凡等人皆是面沉如水。

他們沒有料到血煞宗的報復來的如此之快。

「這護宗大陣還真是有點厲害,就連洪老連番轟擊,也沒有能立即破開。」火鳳上,秦烈凝神觀察了一會兒,也是暗暗驚奇。

「青月谷的寒月之盾·能抵擋涅境強者的狂擊,就連涅二重天的洪老·也不能一下子破掉光盾。」邢宇遠一臉羨慕,「我們應該也在落日群島,構建類似的護宗大戰,那樣以來,以後只要不是太過於強大的武者,我們都至少會有一段時間準備。」

「老懞!」洪博文沉聲道。

血煞十老的蒙奉,在另外一架流金火鳳上,聽到洪博文的吆喝,也冒出頭來,從上面落了下來,和洪博文並肩站著。

沒有太多猶豫,蒙奉也立即出手,同樣凝鍊血色光球。

一枚枚血光熠熠的光球,如浸泡了血水的小太陽,接連從洪博文、蒙奉手中飛落,狠狠撞擊在寒月之盾上。

苗家耗費多年時間,以眾多靈材打造出來的寒月之盾,被團團血光轟炸,表面的寒月靈能光華連連扭曲著。

洪博文、蒙奉聯後,血色光球的爆炸力、衝擊力瞬間飆升,加強後的力量讓寒月之盾不斷收縮,很快就縮小到三分之一。

這是儲備的寒月之能迅速消耗的表現。

「聞長老!」苗陽煦臉色沉重,「寒月之盾擋不了太久,還請您出手,幫我們苗家擋下此劫!」

「不著急,讓洪博文和蒙奉繼續消耗,繼續轟擊寒月之盾。」聞河還在谷內秘密殿堂,沒有急著走出來,他透過窗口看著外面的局勢,傳音苗陽煦道:「我也僅僅只是涅境二重天,和他們兩人實力相當,以一敵二的話,我也很難勝過他們。」

「他們……」苗陽煦欲言又止。

雖然相隔甚遠,但以苗陽煦的視力,依舊一眼看出洪博文和蒙奉身上,都有著乾涸的血跡。

聯想起先前的大戰,苗陽煦知道洪博文、蒙奉兩人,這時候並不是巔峰實力。

涅境的強者,經歷一番血戰後,就算是藉助于丹葯也休想短時間迅速恢復過來。

洪博文和蒙奉,在黑巫教、三大家族的圍剿下,拚死血戰,靈力一定消耗非常劇烈,身上的血跡,意味著他們還受了傷。

這種狀態下的洪博文和蒙奉,未必就是聞河的對手,可聞河還是不肯立即出面。

他還要青月谷繼續消耗寒月之能。

青月谷的寒月之盾,依靠吸收月亮的光華充盈能量,經過幾百年的積累,寒月之盾才補充了這麼多月能,如果被洪博文、蒙奉消耗乾淨了,這寒月之盾短時間將會失去作用,不能繼續庇護青月谷。

所以苗陽煦希望聞河能早一點出手。

可惜聞河並不想那麼做。

所有苗家族人,在山谷內仰望著頭,看著洪博文、蒙奉不斷出手,一次次凝鍊血色光球轟擊在寒月之盾上,看著寒月之盾逐漸收縮,月能被迅速消耗。

他們暗暗著急。

駕馭著一輛水晶戰車,秦烈從流金火鳳上沖落下來,靠近青月谷,皺眉看向谷內的場景,也細緻觀察著寒月之盾在血色光球轟擊下的變化。

觀察了一會兒,秦烈道:「洪老,蒙老,你們稍稍歇一下。」

洪博文和蒙奉愕然。

「換我試試。」秦烈主動道。

「你?」蒙奉微微皺眉,「這類的護宗大陣,需要強大力量不斷衝擊,沒有取巧的方法,你…境界太低了一點,就算全力出手,也未必能減少月能的消耗。」

懷疑歸懷疑,蒙奉和洪博文兩人,還是主動收手,沒有繼續凝結血色光球轟擊。

秦烈坐在水晶戰車上,看向下方的寒月之盾,略一猶豫後,突地喚出八根雷亟木。

從雷電淵潭內,奪取東夷人的八根雷亟木,每一根都如參天石柱,不但堅硬如鐵石,內部還吸納了眾多雷電淵潭內的狂暴雷霆之力。

八根雷亟木,在秦烈雷電靈魂意識的點燃下,忽然電光織密,雷聲轟鳴不休。

八根雷亟木,突地狠狠地撞擊在寒月之盾上,從八根巨木上,瞬間濺射出億萬道雷電光芒,衝擊向寒月之盾表層所有零碎月能。

「嗤嗤嗤!」

寒月之盾上冒出青幽電芒,如爬滿了無數閃電,整個寒月之盾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縮小!

大量的月能,在八根雷亟木的衝擊下,被迅猛的消耗起來。

這讓所有苗家族人的臉色都不好看了。

「聞長老!」苗陽煦不得不再次呼喚。

「八根雷亟木,每一根都有千年的壽齡!這八根天生能吸納雷電的雷亟木,內部蘊含的雷電之力極其驚人!」洪博文震驚了,喝道:「就算是我們,站著不動被這八根雷亟木衝擊,恐怕也吃不消!」

蒙奉滿臉驚奇,「這小子隱藏的手段還真不少!」

……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