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五十二章秦烈的份量!

第六百五十二章秦烈的份量!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4-11 13:09  字數:3012

血厲的離去,讓眾人心情愈發沉重,面對黑巫教,三大家族,還有姜鑄哲這些人,一眾血煞宗的老人都覺得太過於無力。

他們下意識看向秦烈。

此戰,如果不是段千劫因為秦烈撕裂虛空而來,不是因為他碎裂蒲澤魂壇,血煞十老將會喪生。

沒有秦烈指喚八具神屍阻攔姜鑄哲,血厲坐落的血祖之身,還有嗜血龍,都將被剝奪。

在眾人中,秦烈境界最低,但在戰鬥中起到的作用,甚至超過血厲和血煞十老。

這讓所有人看向秦烈的目光都頗為複雜。

「我招喚大家過來,是想談談別的事情。」沫靈夜話鋒一轉,「這一戰算是暫時平復下來,我們的敵人短期內應該不會再來。我們必須要趁著這段時間,儘快恢復實力,儘快積累更多的力量!」

眾人眼中顯出亮光。

「青月谷的苗家必須付出代價!」漠峻突地沉喝。

一石激起千層浪,一時間,眾多血煞宗的老者,還有邢家兄弟,包括項西,都猛地抬頭。

每一個眼中,都迸射出冰冷寒芒,都流露出怒意。

根據管賢所言,血煞宗潛藏之地的準確位置,由江燕從青月谷傳遞出來。

那分明是青月谷有人指使!

因為青月谷的這個消息,血煞宗千年藏身之地被血洗,金陽島以前的主島也被隨便屠戮了一番。

對眾人而言,黑巫教、三大家族固然可恨,但傳遞消息的青月谷同樣罪不可赦!

「看來大家在對待苗家的意見上很統一。」沫靈夜沒有一點意外。「今天的苗家。為幻魔宗的附庸勢力。要是對苗家動手,可能會激怒幻魔宗,這一點大家怎麼看?」

眾人叫囂聲忽地收斂。

一提起幻魔宗,每一個臉上,都流露出凝重之色。

秦烈則是微微皺眉。

通過李牧的一番話,他知道幻魔宗的雨宗主和沫靈夜的關係,超乎想像的堅厚。

沫靈夜一定知道,在雨凌薇的眼中。區區一個苗家定然不如她重要。

血煞宗真要對苗家動手,雨凌薇必然站在沫靈夜那邊,所以她肯定不怕對苗家動手後,會因此激怒雨凌薇。

那她為何還要這麼說?

為何還要搞出一副忌憚幻魔宗的架勢?

秦烈暗暗疑惑。

「苗家暗中傳訊黑巫教管賢,這是他們先插手我們間的事,我們過去興師問罪沒什麼不妥,就算幻魔宗追究起來,我們也能占理。」漠峻表態道。

「傳訊管賢的那個人必須死!」洪博文喝道。

「不錯!」蒙奉點頭同意。

漠峻、洪博文和蒙奉,乃血煞十老排名前三的人物,現今的血煞宗。在沒有被選出宗主的情況下,三老的聲音就能代表著血煞宗的聲音。

「秦烈。你怎麼看待此事?」沫靈夜忽然望了過來。

眾人的視線,也都轉變,都紛紛聚集到秦烈身上。

此戰後,同樣修鍊血靈訣,卻並非血煞宗門人的秦烈,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就算是現在,沉落深海的八具神屍,依然可算是血煞宗目前最堅實的後盾。

武者的世界,話語權和年齡無關,只和實力掛鉤。

毫無疑問,能使喚八具神屍的秦烈,在落日群島的地位甚至超過血煞十老!

「先不管幻魔宗的態度,以雷霆手段迅速滅掉青月谷,剷除苗家!」沉吟了一下,秦烈語氣堅決:「至於幻魔宗會作何反應,可以等青月谷滅掉後,慢慢去討論。聽說,在幻魔宗的眼中,也從未真正將青月谷當一回事……」

沫靈夜微笑點頭。

「我們千年潛藏之地,只有幻魔宗的人知道,那個消息從青月谷傳來,可以肯定傳訊的苗家族人必然和幻魔宗有關!」漠峻道。

「應該是聞濱的徒兒。」沫靈夜頗為肯定。

「聞濱!又是聞濱!」漠峻臉色一冷。

「此人是誰?」秦烈看向雪驀炎。

「聞師伯是我師傅的師兄,他在和我師傅的競爭中失敗,沒有能坐上幻魔宗的宗主之位。」雪驀炎輕聲解釋,「當年血煞宗門人漂洋過海而來,找我師傅尋求潛藏之地的時候,聞師伯就一直是最激烈的反對者……」她簡單解釋了一番。

秦烈很快就明白了過來,也知道沫靈夜真正顧忌的人,並不是雨凌薇,應該是聞濱。

很顯然,幻魔宗的內部並非一團和氣,聞濱和雨凌薇之間,應該也暗存尖銳鬥爭。

青月谷背後的真正依附者,不是雨凌薇,很可能就是聞濱。

他們若是對青月谷痛下殺手,真正激怒的,也不會是雨凌薇,而是那個聞濱。

「只有擋得住聞濱,才可以毫無顧忌對青月谷下手。」沫靈夜又深深看了秦烈一眼。

秦烈恍然大悟。

沫靈夜真正想要詢問的,只是他的意見,因為他能指喚八具神屍……

只有他同意以八具神屍,來擋住聞濱的腳步,沫靈夜才會對青月谷下手。

聞濱是幻魔宗的人,雨凌薇沒有理由因為和她的交情,去對聞濱動手,這樣會讓所有幻魔宗門人心寒。

雨凌薇所能做的,就是約束別的幻魔宗門人,讓他們不會和聞濱一道殺上落日群島。

只要八具神屍,可以讓聞濱不能為所欲為,能想擋著姜鑄哲一樣,擋住聞濱,沫靈夜就敢對青月谷痛下殺手。

青月谷是聞濱的羽翼,滅掉青月谷,也算是間接幫了雨凌薇。

「那聞濱比起姜鑄哲如何?」秦烈突然問道。

「應該還要弱一些。」沫靈夜微笑道。

「我還是堅持對青月谷下手。」看著她,秦烈臉色肅然。

得到秦烈正面答覆後,沫靈夜放下心來,再沒有去詢問別人意見,點了點頭,說道:「事不宜遲,最好在消息沒有擴散前,在青月谷還沒有弄清楚局勢的時候,就直接開赴過去。」

「好!」血煞十老轟然一震。

金陽島的邢宇遠等人,也是熱血沸騰,眼中燃燒著熊熊鬥志。

上一次青月谷之行,邢家兄弟和秦烈三人,被苗家反覆羞辱,邢宇邈一直忍耐著。

苗輝的退婚,讓邢家兄弟更是火冒三丈,差點當時就翻臉。

可惜,因為金陽島的確遠遠弱於苗家,他們只能忍受。

然而,這次由於苗家的傳訊,眾多金陽島武者喪生,其中有不少都是邢家的旁系子弟!

這讓邢家兄弟再也無法容忍!

「二弟,你親自安排一下,將島上那些姓苗的人暫時囚禁起來,免得他們走漏了消息。」邢宇邈下令。

「我這就去!」邢宇遠沉著臉離開。

多年來,金陽島的邢家和苗家都有聯姻,邢家兄弟的兒子所娶的妻子,也是苗家的族人。

那些苗家族人,和青月谷時有聯繫,邢宇邈擔心他們的行動,被那些苗家族人洞察,怕他們提前將消息傳遞出去,所以才這麼謹慎。

「博文,你和蒙奉親自去一趟。」沫靈夜吩咐。

血煞十老的洪博文和蒙奉立即點頭。

「秦烈,你呢?」沫靈夜問道。

「我也過去一趟。」秦烈道。

「你不能離開!」漠峻臉色一變,急道:「你一旦離開落日群島,那八具神屍無人可以調動,若是姜鑄哲去而復返,誰能阻攔他?」

此言一出,眾多血煞宗和金陽島的武者,也都是紛紛變色,都勸阻秦烈不要亂來。

秦烈自己也猶豫了起來。

因為眾人所說的確很有道理。

「無妨,秦烈你想去就去,這邊不會有事。」沫靈夜神情從容,「就算是姜鑄哲回來,只要我還在島上,只要他找不到血厲,他就不會亂來。」

沫靈夜這番話說的底氣十足。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