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五十一章傷亡

第六百五十一章傷亡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4-11 13:09  字數:2919

駕馭著水晶戰車,秦烈從浮空島飛落下來,看到血煞宗、金陽島的武者還在清點傷亡。

秦烈落向他所在的炎日島上。

從赤瀾大陸過來的眾多武者,這時候,紛紛聚集過來,都到了炎日島。

「秦烈,我和靜璇打算先回赤瀾大陸。」見他過來,宋婷玉率先表態,「離開玄天盟的時間太久了,我們都想回去看看,以後……」

怔了一下,秦烈道:「以後你們還會回來吧?」

宋婷玉笑了笑,沒有正面回答,而是反問道:「你希望我還回來么?」

「當然。」秦烈認真道。

宋婷玉精緻的嘴角,逐漸蕩漾起淺笑,很快變成明媚的歡笑,「那我還會回來。」

「謝……」秦烈本欲直呼謝小姐,忽地意識到不妥,轉而說道:「靜璇姐,你呢?」

「再說吧。」謝靜璇沒有明確答覆。

「要不你們稍稍等幾天,然後……我和你們一道兒回去?」秦烈試探道。

「你還回赤瀾大陸做什麼?」宋婷玉訝然不解。

「處理一些事情,去見一些人,然後希望再帶一些人過來。」秦烈道。

一眨眼,他離開赤瀾大陸將近兩年了,他要回去一趟,一方面是希望能夠將以前器具宗的那些煉器師帶過來,另外一方面,也想見一見故人,去看看屠澤、卓茜等人。

「我們並不著急,那就等等你好了。」宋婷玉嫣然一笑,美眸中泛著一絲喜色。顯然很高興秦烈的陪同。

金陽島的胡云。沉重地從遠方走來。道:「秦烈,大島主他們請你和琅邪過去一趟。」

「好。」秦烈點頭。

在胡云的帶領下,秦烈和琅邪並肩走出,往重新命名為金陽島的一座海島行去。

「傷亡怎樣?」秦烈途中詢問。

胡云嘆了一口氣,「金陽島這邊,三十二島使有一半喪生,和我交好的劉青、方和都死了,六大護法中的胥長盛和許嘉棟也都戰死。就連項西護法也受了重傷。其餘通幽境、萬象境的武者,有三分之一慘死在此戰,總之此戰過後,金陽島算是元氣大傷了。」

「血煞宗那邊呢?」秦烈心情也沉重起來。

「差不多吧。」胡云眉頭深鎖,「好在血煞十老都還沒事,他們時刻準備著以精血凝鍊血妖,倒是還算是小心,都好好保護著自己。血煞宗下面,很多破碎境、如意境、通幽境武者,傷亡的數量和金陽島相當。」

三人一路行來。

途中。不少血煞宗、金陽島武者在低聲痛呼,一座座海島中間的海面上。到處都漂浮著屍身。

那些屍體有黑巫教的,有三大家族的,也有很多沒有來得及處理的血煞宗、金陽島武者。

殘破的船艦,炸碎的水晶戰車,粉身碎骨的飛行靈器,都飄在海面上,在幽暗的天色下,給人一種蒼涼、悲愴的蕭瑟感。

「嗚嗚……」

很多人壓抑著聲量,在低聲痛泣,很多人聚集在同伴的屍身處,神情迷惘茫然。

有些人還不能接受事實。

承載著秦烈、琅邪、胡云的小舟,從浮屍中穿過,小心避讓掉那些還在散發著毒液的巫蟲屍身,慢悠悠來到重新命名為「金陽島」的海島。

島上同樣屍橫遍野,重傷無力的血煞宗門人,橫七豎八躺在地上,還在進行著緩慢的恢復。

血厲、沫靈夜、雪驀炎一家子,經過這場血戰後,都在島上最大的廣場上聚集著。

血煞十老,邢家三兄妹,項西等人,皆是盤坐在他們身旁。

胡云停下腳步,示意秦烈和琅邪過去,他則是在外圍遠遠坐下。

海島上各個角落,不時漂蕩起悲涼的歌聲,似在為死去的戰士送行。

秦烈、琅邪兩人踏入廣場,默默在項西身旁坐下來,秦烈輕聲勸慰,「項老,請節哀……」

「我沒事。」項西表情陰暗,眼中流轉著仇恨火苗,聲音低沉道:「金陽島能夠在黑巫教、三大家族的滅殺下,還能存活下來,我已經覺得很欣慰了。金陽島,本來只是一個小小的黑鐵級勢力,能有今天,還能和四大白銀級勢力一戰,我很驕傲!」

秦烈有些詫異。

「以前,我一直不想邢家兄弟走上極端,不想他們被仇恨蒙蔽心智,不想他們以卵擊石和三大家族血戰。」項西幽幽道:「我現在才發現,有些仇恨一點結上,就永遠難以消泯!」

「大家不必太過於傷心,要想在暴亂之地立足,類似的血戰以後還會發生,誰也沒辦法避免。」沫靈夜看向眾人,以安寧人心的輕緩語氣說道:「其實現在的結果,比我所想的好上太多,我們的損失,也完全可以接受。」

她本以為,此戰過後,血煞十老可能會全部喪生。

她本以為,此戰血煞宗就算是堅持下去,也至少死去絕大多數強者。

如今,血煞十老都還好好活著,血厲也安然無恙,就連血祖之身也沒有丟失,對她而言這個結果已經好的不能再好了。

「沒有段千劫毀掉蒲澤的魂壇,一開始的時候,血煞十老就有可能喪生。說實話,沒有姜鑄哲的到來,我們無法抗衡公冶兄弟,沒有那些嗜血者,我們的傷亡會翻倍。後面,如果沒有聽命秦烈的八具神屍,我們保不住始祖之身,保不住宗門至寶嗜血龍。」沫靈夜聲音輕緩,語氣平靜從容,就像是在陳述一個事實。

眾人默默聽著,沒有人去打斷她,都在暗暗思考著。

就連血厲……也始終沉默著。

他和姜鑄哲之間,一直有著深仇大恨,但在沫靈夜道明姜鑄哲和那些嗜血者在此戰起到的關鍵作用時,他並沒有出言反駁。

「靈夜,這裡交給你了,我要去血之絕地閉關一段時日。」血厲突地道。

沫靈夜深深看了他一眼,輕輕點頭,「儘快和始祖之身融合,比什麼都重要,你確實不宜再分心。」

化為一道血光,血厲驟然遠去。

眾人望著那道血光,想著此戰一連串的遭遇,都隱隱能感知到血厲的鬱悶。

千年前,他是血煞宗最有天賦的繼承者,千年前,他是可以和寂滅老祖南正天相提並論的人物,有著無限潛力。

但在經過姜鑄哲的暗算,被禁錮之後,他境界不但停滯不前,力量還在大幅度消褪。

一千年匆匆掠過。

重返暴亂之地,他發現物是人非,曾經和他同等級的南正天,早已變成這個時代的霸主,堪稱無敵。

以前只能通過陰謀詭計對付他的師弟,經過千年的苦修,一舉踏入不滅境中期,築造出二層魂壇。

管賢這種以前只能仰望他的小角色,搖身一變,也成了黑巫教的教官,有著涅槃境巔峰實力,可以和他一決雌雄。

他知道時代已經變了,可是,他以前的認識並不夠深刻。

這次血戰後,他才真正意識到,如今的暴亂之地,再也不是當年的暴亂之地。

失去肉身,只剩半魂的他,如果沒有秦烈幫他尋來血之始祖軀體,他連在暴亂之地立足的能力都沒有。

就算如今拿到始祖之身,因為時間的短暫,他也無法將始祖力量發揮出來。

結果,他只能眼睜睜看著管賢、蒲澤、姜鑄哲、公冶兄弟這類以前瞧不上的角色,在他面前耀武揚威,睥睨四方。

他無法忍受!

他知道,今天的壓抑,今天的羞辱,他終生都難以忘記!

要想改變這一切,扭轉局勢,要想拿回以前的尊嚴,他只能儘快融合血祖之身!

那是他唯一的希望!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