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五十章李牧的交代

第六百五十章李牧的交代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4-09 19:18  字數:2895

「姜鑄哲這麼厲害?」秦烈插話。

對血厲的這個師弟,他認識不太深,神葬場的時候,藉助於封魔碑,他不但從姜鑄哲手中逃脫,還將太古生靈遺骸拿到手。

這讓他對姜鑄哲有所輕視。

今趟,姜鑄哲雖然力戰公冶兄弟,逼黑巫教、三大家族鎩羽而歸,可在他心中姜鑄哲應該還是不如黑巫教教主。

「將岸能有今天,都是黑巫教前任教主鋪的路,他一步步走來太過於順利,幾乎沒有遇到太大挫折。姜鑄哲不同,此人當年在血煞宗的時候,並不太受重視,在他前面還有一個血厲,還有許多天賦更好的武者。」

李牧神情凝重,「姜鑄哲能走到今天,擁有兩層魂壇的可怕實力,是他憑自己的力量爭取而來的。當年,姜鑄哲和血厲的爭鬥,所有人認為血厲穩勝,結果卻是血厲被禁錮。各方勢力殺入血雲山脈,也是想滅掉姜鑄哲,那一戰老一代的血煞十老幾乎全部死絕,眾強一一被斬殺,可還是給姜鑄哲成功逃掉。時至今日,沒有沾血煞宗太多光的姜鑄哲,不但擁有著一批忠心耿耿的嗜血者扈從,還築造了兩層魂壇!」

「同為兩層魂壇境界者,他一人,能擊敗黑巫教兩位副教主,的確很有一套。」段千劫也認可姜鑄哲的實力。

「老段,就算是你懶得找將岸的麻煩,也請盡量不要在近期挑戰寂滅老怪。」李牧認真道。

「你是擔心我拖累了寂滅老怪?」段千劫皺眉。

「一方面。」李牧神情誠懇,「另一方面我是擔心你,這個階段的你或許能傷到老怪,可你卻會死……」

段千劫這次沒有反駁,而是出奇地沉默,他沉吟了好一會兒,才問道:「當真一點勝算沒有?」

「今時今日的南老怪在暴亂之地的確沒有對手。」李牧臉上沒有一點笑意,以極其嚴肅的語氣說道:「他和你以前遇到的對手不同

以前那些人你即便落敗也能活下來,能全身而退。可南老怪不一樣,最近三百年內,所有挑戰南老怪的人,沒有一個能活下來,就算你擅用空間之力,也休想當著南老怪的面遁入虛空。」

停頓了一下李牧又補充道:「因為最近這些年南老怪一直在虛空亂流遊盪他雖然主修雷電之力,可現在對空間方面的認知同樣不淺。」

段千劫再次沉默。

秦烈默默聽著兩人間的交談,對將岸、姜鑄哲、寂滅老祖逐漸有了一個較為清晰的認識,對寂滅老祖南正天的強大了解的更加深刻。

「你三層魂壇才構建出來不久,不滅後期境界剛剛穩固,離寂滅老怪確實還有一截不短的距離。」李牧悠悠道:「再過五十年,如果老怪還沒有踏入虛空境你才有和他一戰的實力。至於現在……真的還為時過早。」

「沒有別的事情,我就先離開了。」段千劫哼了一聲。

「沒事了。」李牧一笑。

「噼里啪啦!」

就在浮空島前方,段千劫硬生生撕裂出一條空間縫隙,板著一張臭臉一頭鑽了進去。

他消失後,那一道空間縫隙,又迅速癒合。

之後,李牧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到秦烈身上,笑道:「我讓老段帶你過來也是有事情和你說。」

「李叔,段前輩如果挑戰將岸勝負會如何?」秦烈突然問道。

李牧認真想了想,道:「四六開吧,老段的贏面要佔六成。不過,如果給將岸足夠的時間,讓他悟透了巫之始祖的傳承玄妙-,他就會越來越強大。」

「這麼說,將岸遠非寂滅老祖的對手?」秦烈驚奇道。

「呵呵,將岸如果有信心能勝過南老怪,這趟不等老段出來,你就會被管賢安排蒲澤給擊殺了。」李牧笑道。

秦烈愈發震驚。

從段千劫、李牧這番話,他已經大致認識到,在現今的暴亂之地,寂滅老祖南正天根本就一個無敵的存在。

「對了,李叔你找我什麼事?」

「南老怪貌似瞄上你了,而且我聽說你也答應了楚離,等落日群島的事情結束,你會去一趟寂滅宗?」

「是這樣的。」

李牧想了一下,道:「這枚空間戒你拿著,內部施加了封禁,一般人破不開,你暫時也沒有這個能力。你到了寂滅宗,見到南正天后,將這枚空間戒交給他,就說是我託付給你的。」

這般說著,一枚看起來很普通的空間戒,由他遞給了秦烈。

秦烈沒有任何查探,拿到手後,就小心收了起來,道:「我會的。」他沒有問李牧為何不親自過去一趟。

「此戰過後,黑巫教和三大家族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再次大舉進攻。血煞宗想發展,就要抓緊這個難得的時間,還有……幻魔宗的宗主和沫靈夜的關係,出乎我想像的堅厚。」李牧摸著下巴,語氣淡然道:「就算是你們和青月谷發生衝突,也不必忌諱什麼,我看在雨宗主眼中,似乎並沒有將青月谷的苗家當一回事。即便幻魔宗內部,有一些人認可青月谷,可只要雨宗主在,青月谷就很難通過幻魔宗向血厲他們施壓。」

秦烈認真聽著,漸漸意會了過來,「所以要對青月谷動手,全然沒有障礙?」

「障礙應該不會太大。」李牧微笑。

「我明白了!」秦烈重重點頭。

「沒其他事了,你先回落日群島吧。」李牧笑了笑,伸手朝著島內一抓,一輛刻畫著夏侯家標誌的水晶戰車呼嘯而來,「先前我順手弄來的,你乘它回去吧。」

「那我先走了。」秦烈恭敬一禮後,便上了水晶戰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