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四十七章一個人情

第六百四十七章一個人情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4-08 22:37  字數:2927

「你在擔心什麼?」

李牧從浮空島上走了下來,一閃後,已經來到雨凌薇凝成的幽影處。

從這個角度望向下方,可以更加清楚看見姜鑄哲和公冶兄弟的交戰。

只見兩層血玉魂壇上的血妖,發出震蕩蒼穹的咆哮,一簇簇濃稠血雲如巨龍衝天,將天上的雲團都給震碎,來自於血妖身上的猙獰凶戾氣勢,給人一種血海泛濫,要淹沒天地般的恐怖威懾。

李牧不得不稍稍凝鍊力量,才能令這一片的雲海不受影響,從而繼續隱匿自己的蹤影。

「還好姜鑄哲沒有在神葬場拿到血之始祖遺骸。」雨凌薇幽幽一嘆。

李牧也突地沉默。

「姜鑄哲已經築造出兩層魂壇,靈魂澎湃無邊,他要是得到了血祖之身,能在短短一百年時間,將血祖的七層魂壇成功融合。」雨凌薇繼續說道:「在現今的暴亂之地,如果有了一個蛻變到七層魂壇的姜鑄哲,後果……不堪設想。」

「那你想怎樣?」李牧皺眉。

「姜鑄哲今次過來,或許存著幫血煞宗渡過難關的心思,但他真正的目標應該還是血祖之身。對他而言,血煞宗的至寶嗜血龍,還有血祖之身,能最快最迅猛提升自己的境界和力量,他斷然不會放過。」

雨凌薇所化的幽影不斷閃動著,「姜鑄哲此人,並不是真正無情無義,這一點從他當年沒有痛下殺手將靈夜擊殺,沒有將血厲立即除掉就能看出。但是,他也同樣會為了目標不擇手段,他先禁錮血厲,在血厲掙脫後,又滅掉血厲半魂和肉身就是為了防止血厲擋他的路,阻礙他的計劃。可血厲這次偏偏又通過秦烈拿到了血祖之身有了血祖之身只要給血厲足夠的時間融合,他註定會和姜鑄哲走向對立面,讓姜鑄哲無法一統血煞宗。」

李牧點頭。

「公冶兄弟勝不過姜鑄哲,黑巫教、三大家族的來人,也不是姜鑄哲麾下嗜血者的對手,這就註定了黑巫教、三大家族這趟會無功而返。」雨凌薇聲音不急不緩,聽起來很平靜「在黑巫教、三大家族退走後姜鑄哲一定會出手,奪取血厲融合的血祖之身。落日群島上的血煞宗,沒人可以擋住如今的姜鑄哲,如果沒有外力的干涉,姜鑄哲一定會搶到血祖之身。讓他得到了血祖之身,對整個暴亂之地,都將會是一場災難。」

李牧淡然一笑「你和沫靈夜還真是姐妹情深,說來說去,你還是想幫助血厲夫婦對吧?」

「幫他們是一方面,我主要還是擔心暴亂之地的局勢,擔心姜鑄哲拿到血祖之身後,以後這片尚算太平的疆域,將會掀起無窮血浪。」雨凌薇嘆道。

「以雨宗主的實力,只要肯出面姜鑄哲定然拿不到血祖之身。」李牧悠悠道。

「你知道我不太方便出手。」雨凌薇無奈道。

「我代表著天劍山,你不方便難道我就方便了?」李牧反問。

「我自然知道你也不方便。」停頓了一下,雨凌薇說道:「可段千劫並不屬於任何勢力,他不受我們各大白銀級勢力暗存的約束,而我……沒辦法去影響段千劫,但你卻可以。」

「你讓我求老段出手?」李牧一臉莞爾,「你可知道欠老段一個人情,還起來有多麻煩?」

「如果是人情的話」雨凌薇想了一下,說道:「你欠段千劫一個人情,就當,我也欠你一個人情,如何?」

李牧愕然。

他知道雨凌薇和沫靈夜關係匪淺,但還是沒有預料到雨凌薇為了血厲夫婦,竟然能做到這種地步。

對他們這種級別的人物而言,一個人情,可能比一個赤銅級勢力,比一塊小一點的大陸都要珍貴。

通過一個人情,他李牧可以安排任何一名小輩,成為幻魔宗的核心弟子,也能向雨凌薇索取幻魔宗獨有的稀罕靈材,那些靈材都是外界用再多靈石都無法換取的。

甚至於,他李牧在遇到兇險之時,還可以通過這個人情前往幻魔宗避難。

「你怎麼知道我不會幫血煞宗?」李牧忽然問道。

「你和血煞宗沒有任何交情,你這趟過來,僅僅是因為秦烈。」雨凌薇立即回答,「段千劫會過來,也是來保秦烈的,所以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看重秦烈,卻知道血煞宗的死活你並不在意,你在意的僅僅只是秦烈一人,是這樣吧?」

「不錯。」李牧笑了笑,坦然承認,沉吟了一會兒,又一次問道:「我想知道,你寧願欠我一個人情,也要讓我去求老段,有多少為了暴亂之地的安寧,又有多少是為了沫靈夜夫婦?」

「一半一半吧。」雨凌薇答道。

李牧點了點頭,「好,我答應你。」

「多謝。」雨凌薇再沒有多言什麼,這句話落下以後,那幽影漸漸變淡,一會兒就消失不見。

李牧則是聯繫段千劫。

落日群島上,段千劫和赤瀾大陸的眾人一樣,也看著天際那片血色,觀察著姜鑄哲和公冶兄弟的激戰。

他眉頭突地一動。

眯著眼,段千劫以靈魂意識和李牧交流,過了好一會兒,才勉為其難地點了點頭。

時間在悄然不覺間緩緩流逝。

半個時辰後。

天際,一灰色一黑色兩團颶風,裹著兩座魂壇和巨大巫蟲,忽地朝著黑巫教的方向遁離。

刺耳的厲嘯聲也同時從颶風內傳出。

所有黑巫教的教徒,在聽到嘯聲後,都是臉色劇變,立即棄下敵手亡命而逃。

那嘯聲,乃是黑巫教撤退的號角。

三大家族的族人,一見黑巫教撤離,也是毫不留戀,紛紛駕馭著水晶戰車和大型的飛行靈器,尾隨黑巫教逃離。

落日群島天上、海中,前一刻還激烈膠著的戰鬥,迅速被平息下來。

隨著黑巫教、三大家族的飛行靈器和船艦的撤退,眾多血煞宗、金陽島武者,都疲憊的癱軟在地。

只有那些跟隨姜鑄哲而來的嗜血者,依然精力充沛,還在四處追殺黑巫教和三大家族武者。

繚繞四處的巫毒,也在巫蟲消散後,漸漸被海風凈化掉。

三座屍首遍地的海島上,那些頂著光罩的武者,終於慢慢撤掉護盾,得以呼吸新鮮空氣。

血厲,血煞十老,邢宇邈等人紛紛從天際落回海島。

遠處那一片姜鑄哲所化的無邊血色,濃稠血水迅速收縮,一會兒後,姜鑄哲所化血妖也消失不見。

一直藉助於窮極升華術修鍊的秦烈,通過這段時間的調息,也恢復了部分魂力和靈力,慢慢睜開眼。

眼睛一睜開,他便看到一縷血光由遠至近,電芒一般疾射而來。

「咻!」

血光在另外一座臨近的小島落下,化身為姜鑄哲,就在血厲和血煞十老中間落定。

此時,姜鑄哲麾下的嗜血者,並沒有再次停留,而是四處追殺黑巫教、三大家族武者,吸食他們的鮮血。

血煞宗和金陽島武者,經過這場持續較久的血戰,不但傷亡慘重,這時候各個還筋疲力盡。

兩層魂壇的姜鑄哲,攜擊退公冶兄弟的凶威,剛一在血厲眾人終於現身,立即帶給了所有人恐怖壓力。

「師兄,將始祖遺體交給我吧,你靈魂太弱,曾經的境界也太低,融合始祖之身的時間太過於漫長,不利於血煞宗的快速崛起。」姜鑄哲眼睛猩紅,語氣卻頗為誠懇,「讓我拿到始祖之身,我不但能恢復血煞宗的榮光,還可以向你們保證在五十年內,讓血煞宗變成暴亂之地的至尊!第一代宗主黎昕那個時期的血煞宗盛況,我可以將其重現!」

……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