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四十五章賞識

第六百四十五章賞識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4-06 19:06  字數:3669

公冶兄弟面面相覷。

姜鑄哲的提議,讓兩人很是訝然,一時間有些摸不著頭腦。

「你難道以為,憑你姜鑄哲一人,可以擋住我們兄弟兩個?」公冶清冷哼道。

「我就是這麼認為。」姜鑄哲神情認真,沒有一點開玩笑的意思,「如果你們黑巫教沒有後續的援助,僅僅只是你們兩兄弟,那麼此戰你們無法拿我們血煞宗怎樣。與其如此,不如你們主動撤離,將三大家族這些魚兒留給我,怎樣?」

「姜鑄哲,你以為今天的血煞宗,還是千年前的血煞宗?」公冶濯皺眉。

「不是么?」姜鑄哲自然而然問道。

「你說呢?」公冶濯臉色漸漸冷了下來。

因為就在他們和姜鑄哲講話之時,那些姜鑄哲麾下的嗜血者,已經對黑巫教的教徒造成了大量傷亡。

那些所謂的嗜血者,能輕而易舉蛻變成血妖,肉身力量成倍提升,類似於萬獸山的「獸化」秘術,化身血妖后,嗜血者戰鬥力迅速飆升,如不知疲憊的殺戮機器。

最恐怖的是,那些嗜血者一旦擊殺對手,吸食了他們的鮮血,力量會迅速得到補充。

這意味著只要不斷殺戮下去,他們就能一直補充力量,不會有靈力枯竭的現象發生。

而且,不知為何,那些對別的血煞宗、金陽島武者有效的巫毒,他們竟然根本無視。

嗜血者沒有額外以靈力形成光罩,就這麼暴露在濃濃巫毒內·還是活蹦亂跳,肉身之力沒有絲毫衰竭。

這種種反常,令嗜血者的破壞力簡直無法測度,導致黑巫教、三大家族族人不斷被轟殺,被吸乾鮮血。

慘死在嗜血者口中的武者,鮮血被吸干·一個個模樣可怖至極,對其餘武者又是一種心靈摧殘。

直到這時候·公冶兄弟才明白為何連教主將岸·都那麼高看姜鑄哲,認為姜鑄哲的威脅性,要遠遠超過血厲了。

他們也忽然慶幸起來,慶幸得到血之始祖遺骸的人,是血厲,而非姜鑄哲。

嗜血者帶來的壓力,讓兩兄弟心情沉重·暗暗有了決定——要參與此戰!

他們不加入·那些嗜血者會將黑巫教強者滅殺乾淨,導致他們的行動失敗,損失還會越來越慘重。

「我們並不認為以你一人之力,能攔阻我們兄弟兩個!」公冶濯厲嘯。

嘯聲一起,他全身毛孔噴湧出濃稠黑霧,體內也傳來刺耳的巫蟲嗡嗡聲,震的人耳膜都要撕裂。

另一邊·公冶清後撤一截,準備繞過姜鑄哲,以二層魂壇的毀滅性力量,將血煞宗的血煞十老一舉斬殺。

一旁靜靜看著的段千劫,突然冷不防開口,道:「要戰,也給我滾遠點去戰!」

聲音一落,這邊所在的空間·如鏡面碎裂,出現一條條細密明顯的裂紋。

扭曲空間的可怕力量·從此間滋生,漸漸朝著外沿擴散。

段千劫頭頂,三層模糊的魂壇,如坐落在不知名的空間,若隱若現,傳來震懾天地,讓空間無限拓展的霸道氣勢。

姜鑄哲,公冶濯,公冶清三人,一看到那三層模糊魂壇展露,皆是臉色劇變。

十年前,當段千劫挑戰李牧之時,他還僅僅只是二層魂壇。

事後,雖然外界不斷傳言段千劫突破到不滅境後期,築造了三層魂壇,可真正能看到他三層魂壇的卻少之又少。

這讓許多人懷疑他三層魂壇並沒有被完整構建出來。

如今,當姜鑄哲三人清晰看到,那三層魂壇若隱若現,如坐落在層疊虛空時,皆是二層魂壇的他們,全部駭然失色。

混亂扭曲的空間力量,倏一湧現出來,三人立即紛紛敗退。

一瞬後,在段千劫周邊的三人,已消失的乾乾淨淨。

哼了一聲,段千劫重新收斂力量,那些裂紋叢生的空間,如被神奇之手縫合,又重新恢復如初。

段千劫皺了皺眉頭,回頭看向秦烈,「醒了?」

「剛醒。」秦烈點頭,微微鞠身,道謝道:「多謝前輩教導。」

這時候,秦烈也看明白了,這段千劫所修鍊的靈訣顯然和空間有關。

空間之力,為天地間最為神秘難懂的力量,段千劫能通過一枚小小玉牌,直接橫跨千萬里而來,足以說明他空間力量的非凡造詣。

三層魂壇,空間之力,段千劫展現出來的震懾力,讓姜鑄哲和公冶兄弟都只能暫避鋒芒。

秦烈也終於明白,為何李牧交給他玉牌的時候,會說他所有的麻煩,段千劫都能幫他解決一次。

「你和寂滅老怪認識?」段千劫突然深深看向他。

「不認識。」秦烈搖頭。

段千劫想了一下,說道:「即便寂滅老怪要保你,我也只當你玉牌已用過,等此事了結後,你我之間的賬就兩清了。」

「明白。」秦烈道。

「那窮極升,你領悟的如何?」段千劫又問。

「悟到了一些東西,但是當我靈力、魂力、體內恢復到一半後,那窮極升華術就無法運轉了。」秦烈老實回答。

「正常現象。」段千劫點了點頭,「窮極升華術只有在逼出所有潛能,在靈力、魂力、體內即將枯竭或者已經枯竭後,才能施展起來,從而繼續壓榨潛能,來催化並升華自身。過了那段時間,等身體恢復,人體的惰性重現了,它也自然會失去效果。」

秦烈畢恭畢敬,認真聽著段千劫的講解,唯恐漏掉一個字。

「這窮極升華術或許對你有用,也或許沒用類似於今天這樣將所有力量耗盡的場景,對你而言應該不是經常發生。」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