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三十七章血戰!

第六百三十七章血戰!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4-02 12:24  字數:3807

聚集在三座島嶼上的血煞宗和金陽島武者,經過沫靈夜提醒後,都反應過來,急忙向外圍散逸。

秦烈也在人群中。

握著唐思琪遞來的五枚加料的烈焰玄雷,他一頭跳進海中,馬上朝著三大家族船艦的方位游去。

達到破碎境的武者,頂著絢爛光盾,疾飛上天,衝殺停泊在虛空中的飛行靈器。

境界略低者,乘坐著劍葉舟之類的小船,或者在海水內游弋著,魚群般聚集向黑巫教、三大家族的船隻。

籠罩在三個島嶼上的巫毒,因為人員的分散,未能發揮出滅絕威力。

然而,那些成千上萬的巫蟲,依然厲嘯著,到處追殺血煞宗、金陽島的人。

落日群島瞬間亂成一團。

「和巫蟲合力圍剿!」天際,一名黑巫教的陰沉老者,冷靜下令。

眾多身穿黑袍的黑巫教武者,乘坐著水晶戰車,從天上沖落下來。

這些人無懼巫毒,可以在毒煙繚繞之地隨意進進出出,絲毫不怕被巫毒腐蝕靈魂。

濃稠毒煙中,他們到處找尋血煞宗、金陽島武者,將那些還沒有能脫離巫毒覆蓋區的人纏住,準備慢慢消耗至死。

「轟!轟!轟!」

烈焰玄雷驚天動地的轟鳴聲,從三座島嶼上不迭爆發,許多血煞宗、金陽島武者,都手持此物,一見黑巫教教徒衝殺下來,立即毫不猶豫引爆。

瞬間。那些黑巫教的教徒,便被炸的血肉模糊。被濃稠烈焰淹沒。

有幾枚烈焰玄雷內部,還有著七彩迷魂瘴,瘴氣擴散後,黑巫教教徒皆是頭暈目眩,四肢無力。

他們能免疫巫毒,卻不能將墨海調製的七彩迷魂瘴也給免疫,中招後,也會極短時間失去戰鬥力。

更多的黑巫教教徒。處在烈焰玄雷的爆炸中央,都會屍首分離。

首批從天上飛落下來的黑巫教教徒,有三四百人,可至少有一半是被烈焰玄雷轟殺。

這段時間,唐思琪、蓮柔、墨海三人夜以繼日,拚命煉製的烈焰玄雷,在關鍵時刻果然釋放出驚人破壞力!

「這……這是寂滅宗的寂滅玄雷?!」夏侯歧臉色驚變。

三大家族和黑巫教武者。看著下方火焰滔天雷電狂鳴的區域,都是神色發白。

寂滅玄雷的凶名,震懾著暴亂之地各方勢力,只要和寂滅宗打過交道的勢力,都深知這種凶物的可怕之處。

眼見三座島嶼上,不斷發生狂暴轟鳴。不斷有滔滔烈焰涌動,有織密雷電交匯疾射而出,來犯者一時間蒙住了。

「不對!不是純正的寂滅玄雷,不過威力不弱!」蘇致觀察了一會兒,臉色漸漸陰沉下來。「烈焰飛濺中,還有毒瘴氣順勢擴散。一旦嗅到毒氣,那些人立即精神萎靡,迅速失去戰鬥力!」

「沒料到血煞宗竟然也學會了如此卑鄙惡毒的做法!」林彬冷哼。

三人講話之時,血煞十老渾身裹著血色光罩,厲嘯著沖了過來。

於是,他們的交談聲,立即戛然而止。

海下。

秦烈取出封魔碑,以心神呼喚,不多時,八具神屍雄壯如山的軀體,漸漸從深海浮露出來。

身影掠動了一截,他穩穩落在一具神屍頭頂,以掌心輕拍了一下神屍碩大頭顱。

八具神屍和他心意相通,並沒有急著浮出海面,就在海下面迅速遊動。

海面上的激戰,秦烈已決心暫時遺忘,將所有精力放在海底下方。

八具神屍快速遊動的方向,一艘艘數百米長的船艦,如一頭頭冰洋巨獸蹲伏在海面上。

船艦下方,有著透明的晶壁,黑巫教、三大家族的武者,能通過晶壁觀察海下面的動靜。

那些人,專門為了防止有人從海底攻殺過來,破碎停在海面上的船艦。

「神屍!八具神屍!」

「從天裂大陸消失的八具神屍攻了過來!」

從那些船艦底部,傳來黑巫教、三大家族的驚叫,消息立即擴散。

「嘭!」

船艦底部,突然打開了一扇扇晶石巨門,數十名黑巫教、三大家族強者身穿特製的甲胄,在海下面如靈巧的游魚,殺氣騰騰而來。

「殺!」秦烈眼神陰冷。

八具深藏海下的神屍,第一時間張開血盆大口,用力吸吮。

巨鯨吸水一般,八具神屍前方的滔滔海水,洶湧匯入八具神屍口中。

那些衝殺而來的黑巫教、三大家族武者,如海水中的魚蝦,不受控制地隨著湍急水流,被活生生吸入神屍口腔。

神屍一排排鯊魚般的利齒,上下切割絞殺,大口大口咀嚼著。

所有被神屍吞入口中的武者,沒有一個能幸免於難,全部成了神屍的果腹美食。

每當神屍吞吃一批武者血肉,他們身上體內的血肉精氣,就會旺盛一分,眼中的神光也會更加耀目。

這八具神屍,腸胃似乎有著恐怖的凈化力,能將武者血肉的精華力量提煉出來,變成逐漸恢復他們力量的營養。

第一批黑巫教、三大家族武者,被八具神屍嚼碎吞沒後,躲藏在晶壁後面的那些武者,一個個面色驚恐。

有人在不斷尖叫。

「砰!」又是一扇晶面敞開。

一名身穿漆黑長袍,瘦成皮包骨頭的黑巫教老者,獨自一人破水而來。

這老者一從船艙進入海水,邪異森冷的目光,就直勾勾鎖定秦烈。

被他的目光盯著,秦烈生出一種被地獄冥鬼給瞄上的可怕感,全身毛孔都下意識收縮起來。背脊也是隱隱發冷。

一縷冰寒靈魂意識,如刺破蒼穹的利劍長矛。順著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