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三十五章噩耗

第六百三十五章噩耗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4-01 12:41  字數:3561

又是三天匆匆掠過,漠北,依舊沒有傳來消息。

金陽島那邊,也是沒有一點動靜,一片死寂。

此時,再樂觀的人,也都看出血煞宗的千年沉寂之地和金陽島,必然出現了意外。

眾人的猜測很快得到證實。

第四天,黑巫教、三大家族的船艦,和一架架翱翔天際的巨大鸞鳥鳳凰,終於從灰茫茫雲層閃現出來。

一面仿若由清澈潭水凝成的巨大鏡鑒,從一架鸞鳥形狀的飛行靈器上呼嘯而出,高高懸浮在落日群島上方。

管賢陰森冰冷的聲音,適時響了起來,「抱歉,我們比預期的時間,稍稍慢了一點,讓各位久等了。嘿,不過在耽擱的這些天,我們並沒有閑著,如今有一些畫面想要送給各位。」

虛空屹立著的管賢,就在那鏡鑒旁邊,怪笑著打了個響指。

清澈如水潭的鏡鑒內,驟然閃現出明亮的畫面出來,那畫面中的每一道人像,都無比的清晰。

先是金陽島。

這一座沐浴在正午陽光下的巨大島嶼,上方坐落著一棟棟宏偉高大石質建築,還有一部分邢家族人駐紮。

七名身穿三大家族服飾,破碎境中後期的武者,凶神惡煞一般,厲嘯著突地在島上現身。

腥風血雨立即掀開!

只見七人所過之處,所有邢家的分支,所有金陽島武者,皆是支離破碎,化為蓬蓬血雨,屍首分離。

殺戮僅僅持續了半個時辰。

之後,整個金陽島再沒有一個活人。

從那鏡鑒上凝神細望,會發現那些宏偉建築群,也一座座崩塌粉碎。

金陽島幾被夷為平地。

「邢沿,邢賀,邢……」

落日群島上,邢宇遠、邢勝男兩人,還有諸多邢家族人,皆是目眥盡赤,牙齒重重咬著嘴唇,將嘴角咬出鮮血猶不自知。

邢瑤身子輕顫著,如風中燭火,眼中浮現濃濃驚恐。

這一刻,所有邢家族人,都生出千年前舊事重演的恐懼感。

千年前,也是黑巫教和三大家族武者,聯袂殺入天滅大陸的邢家,令邢家生靈塗炭,強者紛紛喪生。

當年噩夢一般的場景,成了邢宇邈兄弟的心魔,讓他們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都忍不住悲痛欲絕。

如今,邢家曾遭遇過的悲痛,又在金陽島重新上演。

這次,雖然金陽島上邢家族人都只是旁支,雖然族人較少,可看著那些人一一被宰殺,所有邢家族人依舊失聲痛泣。

邢宇邈鐵青著臉,眼神陰寒如冰,不斷喘著粗氣,一次次調整著心境。

留一部分邢家族人在金陽島,是他的意思,島上有眾多邢家辛苦修建的建築,還有許多在開採著的礦場,有不少靈草藥圃。

那些,都需要專門的人看守,不然隨便周邊一個勢力過來,都會給金陽島造成重創。

在邢宇邈來看,將大多數財力、人力集中在落日群島,血煞宗所有強者又駐紮過來,黑巫教和三大家族的來犯者,必然會直奔落日群島而來。

只要落日群島覆滅,金陽島,自然也將被迅速清掃乾淨。

因此,他自然而然地認為,落日群島才是對方首要目標。

他沒有預料到,殺入落日群島之前,對方會突然轉移方向,將金陽島率先屠戮乾淨。

這瞬間讓邢宇邈心靈遭受了重擊。

「金陽島,只是受了無妄之災。」管賢邪異的眼瞳幽幽,不急不緩地說道:「事實上,我們一開始並沒有打算對金陽島動手,本來,我們是準備將落日群島所有生靈抹殺以後,順便將金陽島滅掉。」

嘿嘿一笑後,管賢繼續解釋,「沒料到,江浩的女兒江燕,傳了一個消息過來,告訴了我們血煞宗千年潛藏之地的準確位置。我們要去那邊,恰恰要經過金陽島,所以就隨便料理掉了。」

這般說著,管賢一指身旁的鏡鑒,道:「看看血煞宗的老巢吧。」

巨大的明鏡內,畫面重新變幻,一幕幕血腥殘忍的場景,逐漸的清晰。

五名涅槃境強者,分屬黑巫教和三大家族,帶著數十名破碎境強者,在一個隱秘的山谷內大開殺戒。

谷內,有一個個乾枯的血池,有許多老弱婦孺,那些人都是血煞宗的人。

黑巫教、三大家族的武者,一路殘殺下去,谷內巫蟲呼嘯,四處捕殺血煞宗的老弱病殘。

一隻只巫蟲,厲嘯著鑽入那些人身體,在他們凄厲的慘叫聲中,啃噬他們的血肉臟腑,將他們從內部吞吃乾淨。

秦烈曾經在血雲山脈見過的漠北,被幾隻巫蟲從兩眼和鼻孔內鑽入身體,痛苦的滿地打滾,全身毛孔流出腥臭鮮血。

不多時,漠北就漸漸乾癟,被吞吃的只剩一層人皮。

那可怖的模樣簡直慘不忍睹。

極短時間內,山谷內將近千名血煞宗的老人和婦孺,被巫蟲啃食乾淨。

比起血煞宗來,邢家族人在金陽島遭受的那種斬殺,顯然要輕鬆太多太多。

至少,邢家族人,還留有全屍。

一幕幕血腥殘忍的畫面,在一個個熟識者身上發生,血煞十老和血厲、沫靈夜,還有不少血煞宗的強者,抬頭看著鏡鑒內的畫面,禁不住發出凶獸瀕臨滅絕般的嘶吼。

「畜生不如!」一向淡漠的墨海,深吸一口氣,沉聲喝道。

宋婷玉、謝靜璇俏臉鐵青,美眸凝出寒霜,身上殺氣騰騰。

曾身中巫毒的她們,眼看著血煞宗的門人,一個接著一個,被巫蟲吞吃乾淨,回想起不堪的過去,生出同仇敵愾的仇恨之心。

秦烈站在她們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