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三十三章黑巫教教主

第六百三十三章黑巫教教主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3-31 12:55  字數:3032

黑巫教,萬毒沼澤。

終年七彩毒雲覆蓋的萬毒沼澤,生長著食人植物,五顏六色的沼澤池水內,潛藏著無數毒性驚人的蟲豸。

一株株荊棘鋒銳的灰褐色枯樹上,高懸著一個個黑鐵囚籠,囚籠內有著一到三名**著的武者。

那些人有男有女,境界不等,皆是凄厲慘叫著,忍受著蝕骨噬心般的痛苦。

仔細去看,會發現在他們皮肉之下,隱隱有生物在蠕動著,似在吞吃他們的內臟血肉。

就在這片萬毒沼澤,類似的枯樹有數百株,囚籠近千,被禁錮的武者有兩千多人。

時不時地,便有一隻猙獰凶戾的巫蟲,從那些武者體內刺破皮肉,厲嘯著沖飛出來。

那些都是剛剛孕育而出的巫蟲。

巫蟲,以那些武者活生生的血肉為食,抽離那些武者的精魂,從而具有不凡智慧。

待到它們成活飛出,被它們寄宿的那些武者,五臟六腑、腦髓、腸胃皆被吞食乾淨。

一隻只巫蟲的新生,意味著一名武者徹底消亡,只剩一張人皮留在囚籠。

新生的巫蟲,在陣陣刺耳的厲嘯聲中,紛紛撲向一些毒水沸騰的沼澤池。

一隻只巫蟲,被嘯聲影響,剛剛獲得新生,立即在沼澤池內和同類血腥廝殺。

蘊含劇毒的池子內,幾十隻巫蟲撕咬搏鬥,相互吞吃。

最終,只有最強大的巫蟲,才能在一輪廝殺中,將所有同類屍身吞吃,從而存活下來。

這類巫蟲,才會被黑巫教認定為可用之物,被他們以秘法和教徒重新融合,將教徒的血肉、靈魂和巫蟲連接。

每一個黑巫教的教徒,以體內鮮血飼養的巫蟲。都是經過這樣層層挑選,經過一輪輪殘酷淘汰,才最終存活下來的優勝品種。

此時,在萬毒沼澤深處,從神葬場遁離的巫祖之身。四腳朝天漂浮在一個綠油油沼澤池上方。

沼澤內。一縷縷腥臭綠色毒煙,不斷朝著上方繚繞擴散。

在那些綠色毒煙內,傳出一種令巫蟲瘋狂的美妙氣息。吸引了眾多剛剛完成蛻變,經過層層淘汰的優勝品種。

數十隻稀奇古怪的巫蟲,振翅而來,發出刺耳的嘯聲,一頭沖向這邊。

那些巫蟲,如嗅到血腥味的豺狼,都朝著巫祖之身瘋狂啃噬。

然而,在啃食的過程中,巫祖瞳仁內隱隱可見碧血玉蟾的靈魂縮影。

不多時。啃食巫祖之身的巫蟲,豐盈的身子,竟漸漸乾癟。

又過了一會兒,巫祖之身的皮肉,如一下子裂開了無數森森利口,將那些巫蟲整個吞下。

旋即。從巫祖的脖頸、肚臍眼、腹部、腰間,都傳來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聲。

彷彿巫祖體內有無數利齒齊動。

隨著幾十隻巫蟲被啃噬乾淨,巫祖眼瞳內碧血玉蟾的靈魂影子,會漸漸清晰。

這時候,巫祖會坐起來。發出一陣心靈呼喚。

一名瘦若竹竿,穿漆黑長袍,臉容乾癟的陰沉老者,會突地冒出來。

他和巫祖面對面端坐。

巫祖眼瞳內,一絲絲幽暗光澤,混雜著無數由各類毒蟲形成的文字,溪流般鑽入老者眼中。

持續數分鐘後,巫祖會重新漂浮在沼澤池,繼續誘惑巫蟲而來,繼續凝鍊力量。

等消化後,他又會坐起來,將一部分巫祖的傳承知識,灌輸到乾瘦老者眼中。

乾瘦老者,正是黑巫教的教主,將岸。

今天,在接受了一次巫祖的傳承知識後,將岸身影一閃,又在巫神殿出現。

「教主。」公冶濯、公冶清兩兄弟靜靜站在一旁輕呼。

公冶濯和公冶清兩人,一胖一瘦,乃雙胞胎兄弟,正是黑巫教的兩位副教主。

這兩人,很小的時候就侍奉將岸為主,對將岸忠心耿耿,多年來一直深得將岸信任,把黑巫教各類事務交由兩兄弟打理。

可以說,這兩兄弟乃是將岸真正的心腹,也是將岸最信任的兩個人。

「何事?」將岸在黑巫教靜坐下來。

一絲絲詭異流光,還在他眼瞳內接連閃現,那是他在消化剛剛得來的巫祖傳承記憶。

「教主先前接受傳承之時,管賢傳來訊息,告訴我們南正天傳話給他,說血煞宗那個叫秦烈的小輩,是他南正天的親傳弟子,管賢詢問您的態度。」公冶濯微微鞠身,「我回訊過去,告訴他暫時饒那小子一命,不要立即和南正天撕破臉。」

將岸臉色深沉,想了一會兒,點了點頭,說道:「你做的沒錯。」

公冶濯兩兄弟微微垂頭。

「南正天已經踏入不滅境巔峰,他的三層魂壇結構是最完整,也最沒有破綻。為了尋求進階虛空境,他恨不得邀戰所有暴亂之地可堪他一戰的強者,從而尋求破階的一絲契機。」將岸目光幽幽,聲音沙啞低沉,「同為三層魂壇,我的魂壇不如他的穩固,也存有細微裂縫破綻,目前和他決戰,我落敗的可能性很大。」

公冶濯兄弟繼續垂頭不語。

「不過,等到我將巫祖的傳承知識一一消化,等第一巫蟲恢復了,那時就算南正天不找我,我也會找他求戰。」將岸平靜道。

「教主,我們收到消息,姜鑄哲從天裂大陸離開了。」公冶清說道。

將岸眼神陰沉下來,沉吟半響,道:「如今的血煞宗,姜鑄哲威脅最大,此人多年來一直潛伏東夷,暗中積蓄了不少力量,不容小視。」

「那我們?」公冶濯請示。

「你們走一趟吧。」將岸吩咐。

兩兄弟愕然。

「我說了,不要小看姜鑄哲!」將岸哼了一聲,「如果我沒有猜測,今日的姜鑄哲,第二層魂壇應該已成功鑄就!」

公冶濯兄弟臉色一變。

「當年的血煞宗,血厲和姜鑄哲都是天賦驚人,這對師兄弟若非選擇的道路不同,內部出現了嚴重分歧,導致了血煞宗內亂,我們也不可能找到機會一舉滅掉血煞宗。」將岸臉色凝重。

「在我來看,姜鑄哲比血厲還要可怕,這一點從姜鑄哲獲勝,血厲被禁錮千年就能看出。姜鑄哲此人,為了尋求力量可以不擇手段,這是血厲無法做到的!而且,姜鑄哲所走的道路,以人血來迅速積累力量,增強境界的做法,恰恰是血煞宗最恐怖的地方!」

「當年,我之所以能說服各大白銀級勢力,一同參與圍剿血煞宗,就是因為所有人都看得出來,讓姜鑄哲以那種方法來發展血煞宗,會在極短時間內,讓血煞宗壯大到不可思議的程度!」

「姜鑄哲選擇的道路,是極端的方式,卻也能以最快速度強悍血煞宗!」

「沒有人想看到本就強大的血煞宗,變得無人可以阻止,變成力壓所有白銀級勢力的至強!所以,眾人才能迅速達成默契,趁著血煞宗內亂未平,將血煞宗給滅掉。」

將岸一番話道明,公冶濯兄弟也都重新正視起姜鑄哲,將其真正當成了同級彆強者看待。

「暴亂之地雖大,但真正有足夠的力量,有能力,有雄才大略,為了成功可以捨棄一切,甚至能捨棄人性的傢伙,並沒有幾人。」將岸深吸一口氣,「而姜鑄哲,便是其中一人!若是讓他踏入不滅境後期,將三層魂壇給成功構建出來,他將會變得比寂滅老祖南正天還要棘手!」

「血厲呢?」公冶濯問道。

「血厲?」將岸搖了搖頭,「他以前或許可以,但自從他為了沫靈夜動了真情,有了一個女兒後,恐怕他再難重振雄風。在血厲心中,已經有了牽掛,有了難以捨棄的東西。姜鑄哲卻不同,他的兒子姜天興,也是他為了得到東夷人的信任才生出來的,對他而言,兒子都是棋子,關鍵時刻可以隨時捨棄,所以今時今日的姜鑄哲,要比血厲可怕太多。」

「明白了。」公冶兄弟心悅誠服。

……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