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三十一章回去?

第六百三十一章回去?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3-30 18:36  字數:3607

唐思琪、蓮柔、墨海等人,和宋婷玉、謝靜璇一併待在擺放太古生靈遺骸的島嶼,當秦烈、血厲一行人到達時,眾人發現邢宇遠、項西也都聚集過來。

海島西南角,一片濃煙覆蓋之地,火勢洶洶,不時有電花閃現。

熊熊烈焰燃燒時,一簇簇五彩毒煙,隨著火勢的蔓延迅速朝著八方擴散。

「成功了!」唐思琪握著小拳頭,不斷揮舞著,火艷艷的臉頰上,流露出興奮狂喜。

蓮柔束腰的衣袋上,綴滿盛放五顏六色毒液的瓷瓶,也是臉色振奮,笑容滿面看著升騰出來的濃烈毒霧。

在她身旁,以淵滿頭大汗,神色有些蒼白。

「離遠一點!」墨海揚聲叫喊。

眾人過來後,下意識看向那些五彩毒煙的擴散,發現毒煙所過之處的草木,迅速枯死。

被兩女刻意扔進來的一些蟲豸,也在毒煙的覆蓋範圍內,紛紛死絕。

「都小心一點!」墨海見來人靠近,忙驚叫起來:「暗雨蝕毒能滲透血液,沒入骨髓,將鮮血、骨骸逐漸腐蝕,讓人五臟六腑融為血水。」

還要靠近端詳的一些人,聽到墨海的叫喊,各個渾身一顫。

邢宇遠、項西等金陽島的武者,幾乎第一時間撤離,血煞十老一呆後,也默不作聲退後。

一時間,眾人再看唐思琪、蓮柔的目光,不由地多了幾分懼意。

「這個暗雨蝕毒,也太陰損歹毒了一點。」馮蓉嘆道。

「添加暗雨蝕毒的烈焰玄雷,只煉製三枚出來,是為了對付滅絕人性的傢伙。」墨海沉吟了一下,輕聲解釋,「大多數烈焰玄雷。內部添加的都只是七彩**瘴,七彩**瘴蔓延後,會讓武者神智不清。突生種種幻象,無法繼續有效的戰鬥。」

「嗯。這樣還差不多。」馮蓉點了點頭。

這時候,秦烈和血厲兩人走到墨海身旁,由秦烈詢問:「墨老,將暗雨蝕毒和七彩**瘴添加到烈焰玄雷,都是唐師姐和蓮柔師姐搗鼓出來的?」

「嗯。」墨海神情淡然,「思琪擅長煉器,小柔對各類毒素、毒物有著獨到的見解。她倆聯手合作,就將毒素添進了烈焰玄雷。」

秦烈環顧四周。

他發現,在附近幾棟石樓窗台上,擺放著大量物資。

那些物資。囊括了各種各樣的靈材,其中一部分是金陽島以前的儲藏,另外一部分,則是最近剛剛從黑雲宮、天海閣收刮來的。

金陽島和血煞宗,認識到唐思琪、墨海煉器方面的價值後。立即將所藏盡量先安排這邊。

可以說,如今墨海、唐思琪在金陽島所獲的物資供應,遠遠超出當年在器具宗的待遇。

器具宗,畢竟只是赤瀾大陸一個黑鐵級的勢力,缺少很多稀罕的靈材。也無法保證各類靈材都能跟上。

金陽島為赤銅級勢力,血煞宗,也多少有一點積蓄,加上近期從黑雲宮、天海閣繳獲的海量靈材,這就保證了墨海、唐思琪、蓮柔三人,手中的靈材琳琅滿目。

許多本來只存在他們想法當中的構思,也就在他們的努力下,自然而然給實現出來。

烈焰玄雷,那種稀罕的靈甲,僅僅只是水到渠成的產物。

「墨長老,近期……煉製了多少烈焰玄雷出來?」血厲也敬重地問道。

「目前我們煉製了五十多枚,其中蘊含七彩**瘴的有二十多,剩下的都是普通的那種。」墨海從容解釋,「那一類靈甲,暫時還沒有開動。如果落日群島能撐過這一劫,我們可以大量煉製,但我們人手……還是欠缺。」

「赤瀾大陸的器具宗,已經名存實亡,如今和血之絕地的傳送陣已經構建出來。」秦烈摸著下巴,沉吟了一下,說道:「等渡過黑巫教、三大家族這一關,我想可以從血之絕地,直接返回赤瀾大陸。到時候,將以前器具宗的那些內宗弟子,盡量吸引過來,都弄到這兒,也算是……延續了器具宗的傳承!」

血厲眼睛亮了起來。

對任何勢力而言,如果下面有一群煉器師可用,那都是一件美事。

這群煉器師,如果煉器方面的技藝卓越,又能大幅度提升整個勢力的戰鬥力。

將以前器具宗的內宗弟子,一一吸引過來,在落日群島凝成一股不凡的煉器勢力,這對血煞宗的未來,將起到極其重大的幫助。

「那些內宗弟子,在赤瀾大陸如今應該並不好過,如果能吸引他們過來,自然最好不過。」墨海也滿心同意。

「暫時,還是多煉製烈焰玄雷,那些靈甲……可以先等等。」血厲說道。

墨海點頭表示明白。

「血老,這些島上的太古生靈遺骸,有三具要留下來,我幫高宇存著。剩餘的那些,你可以安排,交由合適的人吸取當中力量,接受傳承。」秦烈道。

「好!」血厲神情一震。

和墨海、血厲道別後,秦烈去宋婷玉、謝靜璇兩女所在的石樓。

這段時間,兩女一直龜縮不出,將所有精力都用在領悟從太古生靈遺骸內,獲取的傳承之力。

待到他踏入那石樓,看到宋婷玉、謝靜璇以後,立即眼睛一亮。

宋婷玉和謝靜璇兩人,感知到他的到來,停下了修鍊,一起在屋內等候。

兩女美眸內神光內斂,舉手投足間展現出來的氣勢,給人一種契合天地,隨心所欲般的奇妙感。

那是如意境武者最自然的表現。

「你們都踏入如意境了?」秦烈笑了起來。

「太古生靈遺骸內的力量、傳承,推動著我們,讓我們想不踏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