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二十五章揚眉吐氣!

第六百二十五章揚眉吐氣!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3-27 15:53  字數:2989

「苗家當真一代不如一代了!」洪博文冷哼。

苗文凡身子定格在半空,嘴角鮮血如泉湧出,駭然看向突然冒出的洪博文,眼中滿是驚懼,「洪,洪博文!你竟然還健在人世?!」

「想我死?」胖胖的洪博文笑了起來,彌勒佛一般,眼中卻殺意迸射,「想我死的人很多,可我至今依然活的好好的!當年苗家依附血煞宗之時,就極其不老實,我還記得我替宗門走過一趟苗家,斬殺過不少你們苗家的精英!或許時間隔了太久,有些人已經不記得血煞宗的手段,不要緊,今天我可以為你們苗家回憶一下過去!」

這番話一出,苗文凡渾身一僵,心中沒來由的湧來濃郁恐懼。

他深知眼前這個胖胖的血煞宗老人,當年有多麼的可怕,手段是何等的血腥殘酷。

回想往事,一幕幕塵封記憶浮現出來,苗文凡愈發心驚膽顫,眼中懼意越是越來越深。

千年前,在血煞宗還沒有被各方勢力圍剿之前,苗家身為五大家族之首,時常暗中做些小動作,少繳納一部分貢品,為家族積蓄力量。

苗家以為做的神不知鬼不覺,以為血煞宗難以覺察,所以一直安然自在。

直到……直到洪博文笑態可掬突然到訪苗家。

當時的苗家家主,恰恰就是雄才大略的苗風天,他當時並不了解洪博文,把笑容滿面的洪博文當成了溫順無害的綿羊,沒有給予應有的重視,依然試圖隱瞞真相。

結果,洪博文從始至終笑吟吟的,在苗家當著苗風天的面大開殺戒,將眾多抗拒血煞宗,不肯繳納貢品的苗家族老一連殺了六個。

當六名族老的鮮血,染紅了苗家大殿,當六名族老的人頭,被洪博文掛燈籠般掛在腰間,所有苗家族人才真正恐懼起來。

那一年,苗文凡還是小輩,跟隨族老縮在角落,全程目睹了洪博文的凶威。

之後很長一段時間,洪博文在苗家殿堂屠殺六名族老的血腥畫面,都令苗文凡連續做噩夢。

那次屠殺後,苗家也忽然老實下來,到各方勢力殺入血煞宗之前,都再也沒有暗中去做些小動作。

時隔多年,今日重見洪博文現身,苗文凡一回想起往事,突然冷汗直冒。

然後,他又發現兩名身穿血紅色長袍,身上有著濃烈血腥味的武者,以破碎境的修為也混在金陽島人群中。

苗文凡一愣後,忽然就醒悟過來,臉色陡然凝重。

「苗泰!苗泰!快快停手!」身後不少苗家族人大聲疾呼。

苗文凡猛地去看。

下方,和秦烈進行靈魂激戰的苗泰,皮膚毛孔內,滲出一滴滴血珠,簡直成了一具從血水內撈出來的血人。

苗泰的生命精氣,如即將枯竭的水井,眼瞳中再沒有一絲光澤神采。

這是油盡燈枯的徵兆!

秦烈洒然一笑,眼中電蛇遊盪,體內雷聲轟鳴,繼續咄咄逼人道:「你要找死,我就讓你死!」

所有人的視線,瞬間從苗文凡、洪博文兩人身上收回,又紛紛投擲到苗泰身上。

這時,任何人都能看出,只要苗泰繼續下去,必然要魂力耗盡而亡。

在苗文凡被洪博文盯上,在兩名血煞宗破碎境的強者,血光熠熠的眼睛,不斷瞄向苗家族人當中以後,再也不會有苗家族人膽敢幹涉他和秦烈之間的靈魂之戰。

若是苗泰當真不怕死,當真那麼有魄力,他就會始終堅持下去。

堅持到死亡的最終到來。

「呼……」

突地,苗泰長長呼出一口氣,一縷縷紫色虹芒,猶如火舌收入他身體。

苗泰身子搖晃了一下,突然直挺挺往後倒地,並在瞬間昏厥過去。

秦烈臉上的笑容,一點點收斂,冷聲道:「還當你苗泰當真是個人物,原來不過是裝模作樣罷了!」

此言一出,眾多苗家族人的臉色,一下子難看起來。

秦烈身後,那些金陽島的武者,則是嗤笑出聲,紛紛低聲議論起來。

「看樣子先前苗泰的堅持,只是認定苗文凡會出手干預,會直接通過無恥斬殺秦烈,而強行中止兩人間的靈魂爭鬥。哼,我還當苗泰多有種呢!」

「的確是無恥!真要不怕死,在苗文凡被洪老攔下,在所有苗家族人不敢幹涉的情況下,他就應該撐到靈魂爆滅!」

「說白了,他還是怕死!」

「嘿,你們說……那傢伙會不會是故意裝暈倒?」

「哈哈!很有可能啊!今天我算是見識到了,苗家……一個比一個無恥啊!」

金陽島武者的議論聲,雖然並不高,但在突然安靜下來的島嶼上,還是顯得頗為響亮。

所有苗家的族人,默默聽著,臉色都是一會兒紅一會兒白,覺得丟人至極。

一刻鐘前,苗家氣勢洶洶而來,恨不得和金陽島開戰,將苗家的凶威展現出來,給金陽島一個慘痛教訓。

苗泰,因為深知苗文凡的心意,所以從天墜落下來立即動手,盯著一名身材火辣的金陽島美女,盡情展現強勢,逼金陽島不得不戰。

那時,苗家何等的強勢,金陽島猶猶豫豫,顯得極其軟弱尷尬。

直到秦烈轟然殺出,以雷霆萬鈞之勢,重創苗泰,又有洪博文掐滅苗文凡的突襲,令苗文凡鮮血狂噴,才一舉挽回局勢。

這一刻,隨著苗泰的倒下,所有金陽島的武者,都覺得揚眉吐氣。

他們一個個挺直了背脊,昂首挺胸,身子如突然拔高了幾寸。

「青月谷是幻魔宗的附庸勢力,我們今天過來,代表的是幻魔宗!」天際,苗文凡將嘴角鮮血擦拭乾凈,先是驚懼地看了洪博文一眼,旋即重新將視線落到邢宇遠身上,繼續強勢道:「金陽島既然代表血煞宗,今日阻攔我們的對黑雲宮的收攏,可曾想過後果?在黑巫教、三大家族即將來犯之時,你們還要得罪幻魔宗,引發幻魔宗和血煞宗之間的衝突?」

邢宇遠臉色一沉。

他先前之所以猶豫,就是擔心對青月谷動手以後,會惹來幻魔宗的不快,導致幻魔宗和血煞宗之間出現問題。

畢竟,從明面上來看,青月谷還是幻魔宗的附庸勢力。

俗話說,打狗……還要看主人。

他也知道,青月谷之所以強勢,苗家之所以氣焰囂張,也是認定了面臨著黑巫教、三大家族的威脅,血煞宗會自顧不暇,絕不敢和幻魔宗再起爭執。

「今天發生的事情,我會一五一十向幻魔宗交代清楚!」苗文凡冷聲威脅,又含沙射影道:「血煞宗能在覆滅之後,有一處容身之地,能躲過黑巫教、三大家族最初的追殺,其中幻魔宗出了多少力,我想有些人應該心中有數!如果失去了幻魔宗的暗中支持,我倒,血煞宗還能在天戮大陸立足多久!」

「因為你現在是幻魔宗的狗,所以我不殺你,但是如果你繼續叫囂下去,我想你可能看不到我們還能在天戮大陸立足多久。」洪博文笑呵呵說道。

苗文凡臉色陡然一變。

洪博文笑態可掬地看向他。

數秒之後,苗文凡一咬牙,丟下一句狠話:「我倒在黑巫教和三大家族的攻勢下,你們憑什麼活下去!嘿,一兩個月後,恐怕連金陽島都不復存在,一樣要併入青月谷的版圖!就讓你們再得意幾天!」

一揮手,苗文凡喝道:「我們走!」

眾多苗家族人,本來興匆匆沖飛下來,想要採摘勝利果實。

如今,在苗泰被重創昏厥,在苗文凡自己胸襟鮮血淋漓以後,只能頹敗灰溜溜撤離。

黑雲宮多來積累的財富,他們只能眼巴巴看著,無奈放棄。

……

ps:抱歉,上午睡過頭了~~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