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二十四章靈魂激戰!

第六百二十四章靈魂激戰!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3-26 18:32  字數:3062

厲嘯中的苗泰,軀體愈發乾癟瘦削,氣勢卻節節攀升。

紫色殘月印記,魚群般游弋著,從八方湧來,幾乎將秦烈淹沒。

陰冷,邪異,冰寒氣息,形成一種毀滅人心的精神震懾,一遍遍衝擊,轟向秦烈的腦海和四肢百骸。

突地,一幕幕幻象,從每一個紫月印記傳來。

秦山,凌語詩,凌峰,凌穎,凌萱萱等等熟悉且深刻的人物,接連在那些印記中閃現出來。

所有熟識者,皆是滿身血污,身上有著觸目驚心的血洞,鮮血還在「汩汩」向外流淌著,模樣慘不忍睹。

眾多在秦烈生命中出現過,和他密切相關的人物,彷彿在這一瞬間,遭受了最殘酷的滅絕屠殺。

那是一種刺入心靈,讓靈魂崩潰,讓人絕望的大恐怖。

以秦烈的毅力,也在瞬間受制,短暫失神,心中湧現強烈的悲慟和恐懼。

也在此時,一縷縷紫色華光,流星般逸入秦烈體竅。

下一刻,從秦烈臉頰,脖頸,裸露的皮膚上,便浮現出詭異的紫月印記。

苗泰突地陰森森怪笑起來。

兩點紫色幽光,在他瞳孔內不斷閃爍著,襯上他突然乾瘦如屍的體形,讓他此刻顯得說不出的妖異可怕。

「幻魔宗的秘術,你絕對想像不到有多麼的震撼心靈!」苗泰厲聲道。

「呼!」

無數紫色流光,倏地凝為一股,利刃般疾刺秦烈眉心。

「小心!」秦烈身後。那名身材火辣的美女。禁不住尖叫起來。

相隔十來米。當那些紫色流光刺來之際,她竟生出被利劍穿透魂魄般的恐懼。

她因秦烈驚惶失措。

「劈哩啪啦!」

突地,一道道青幽電芒,從秦烈雙眸綻裂暴出。

瞬間,秦烈瞳孔電光如深海,無數閃電交叉,倏地疾射飛濺。

數百電芒長河般噴涌前方。

「嗤嗤嗤!」

電光和紫色流光交匯,瘋狂衝擊著。力量抵消爆裂,濺射出紫芒和電光,碎星般絢爛多彩。

秦烈腦海中,無數電芒飛逸出來,魂湖內魂力被迅速抽離。

蘊含雷霆之威的閃電,倏一飛出魂湖,立即以爆裂、兇猛之勢,狂轟那些附有苗泰精神意識的紫色虹芒。

兩人間的交鋒,立即從單純的靈力互拼,上升到靈魂的正面衝擊。

不論是金陽島的武者。還是青月穀苗家族人,此刻都屏息凝神。臉色紛紛沉重起來。

靈魂意識的交鋒碰撞,比靈力的硬抗要兇險許多,一旦一方落敗,真魂甚至可能會被對方趁勢轟滅,徹底的爆碎開來。

所有人都緊張起來。

天際,苗文凡臉色陰沉,一雙寒光熠熠的眸子,不時落向邢宇遠,殺機漸漸濃烈。

苗泰乃苗家未來的中流砥柱,從小被送往幻魔宗苦修,被苗家五大谷主寄予厚望,本身境界高超,天賦也是極為強悍。

此戰,苗泰和秦烈的交鋒,已升華到靈魂意識的纏鬥,兇險萬分。

即便苗泰獲勝,因施展出幻魔逆流術,也會元氣大傷,從而影響到他進階如意境的步伐。

對苗家而言,苗泰極其關鍵,每一次的境界突破都至關重要,如果因為秦烈的原因,影響了苗泰的突破速度,苗家會得不償失。

這時候,苗文凡暗暗擔憂起來,他自信苗泰會勝,但是害怕苗泰會險勝!

他怕苗泰重創。

金陽島所屬的流金火鳳上,一名身穿血紅長袍的老者,從一棟木製閣樓走出,在窗台上俯瞰下方。

「洪老,您看……要不要出手干涉一下?」邢宇遠神色焦急傳訊。

血紅長袍老者,正是洪博文,他負責坐鎮流金火鳳。

過來的時候,漠峻也曾叮囑他,讓他小心庇護著秦烈,千萬不要讓秦烈出現意外。

如今,秦烈和苗泰倏一交手,就激發了靈魂之戰,將他也給驚動了。

洪博文體型富態,身子略顯臃腫,眯著眼睛,盯著下方看了一會兒,他回訊邢宇遠:「靈魂之戰的干預,會引起許多不可預料的變化,就算是我……也不敢冒然中止。」

「那怎麼辦?」邢宇遠急道。

「等,等秦烈獲勝!」洪博文沉聲道。

「秦烈……一定就會勝?」邢宇遠擔憂道。

「廢話!」洪博文哼了一聲,「秦烈的靈魂強大程度,遠遠超出你的想像!你以為他能將靈魂沉落始祖之身,還能掌控始祖之身作戰,就是那麼的容易?」

邢宇遠愕然。

「始祖腦海存在七層魂壇,能夠將靈魂沉入當中,令始祖一根手指頭活動起來,對通幽境武者而言,已經難如登天。」洪博文眸中血光熠熠,傳音道:「能掌控始祖之身飛行,還能運用始祖之力作戰,你可知道需要多麼強悍的靈魂?需要多麼堅韌的心志?」

邢宇遠啞口無言。

下方,秦烈屹立不動,一雙眼睛雷光閃爍,電芒一道道洶湧飛出。

苗泰身子愈發消瘦,不斷凝結印記,從印記中抽離靈魂之能,形成殘月紫光,瘋狂轟向那些從秦烈眼中激射的電芒。

不多時,苗泰已大汗淋漓,瘦的已經皮包骨頭。

猛一看,苗泰如變成一具披著人皮的骷髏,眼眶深陷,形態愈發可怖。

他還在瘋狂激發潛能!

反觀秦烈,臉色冷酷,嘴角還噙著冷笑,體內濃烈的生命氣息,澎湃的如噴涌著的火山。

任何人都能看出,在靈魂意識的交鋒中,苗泰處於絕對的下風。

從秦烈遊刃有餘的表情,眾人就能漸漸看出,他其實還沒有拿出全力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