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一十八章直面未來

第六百一十八章直面未來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3-25 18:28  字數:2956

在血煞宗老者的勸說,和秦烈的要求下,血厲終將血祖之帶走。

由於拿到了生命之泉,血厲、雪驀炎等血煞宗門人,第一時間重返骨船,要幫沫靈夜恢復生機。

秦烈則是將兩具李牧點明的太古生靈遺骸解禁。

邢宇邈、邢勝男兩人,在眾多羨慕的眼神下,去融合內部遺留的傳承和力量。

唐思琪、墨海等人,留下來和宋婷玉、謝靜璇閑聊,秦烈陪同著李牧,在島上轉悠了一圈。

不多時,兩人來到海島一角。

李牧看向遠方,忽然道:「血煞宗果然還是有底蘊,剛剛那些老者,都是涅境的修為。只不過大多為涅初中期,沒有後期的強者,血厲就算是融合了血祖之身,短時間也恐怕沒辦法發揮出不滅境的戰鬥力…」

秦烈靜靜聽著。

「他靈魂遭受了重創,沒有恢復靈魂的奇寶,需要數十年時間,才能和魂壇進行初期融合。初期的融合,他只能運用魂壇下一層的力量,也就是不滅境初期實力。」李牧沉吟了一下,說道:「黑巫教和三大家族,恐怕不會給他幾十年時間的緩衝期,眼前這一關你們要是渡不過,血煞宗會徹底覆滅,你這小子也…」

李牧搖了搖頭,嘆道:「我安排你參加神葬場試煉,是希望你通過神葬場證明自己的潛力,好讓你順利踏入天劍山。」

「你要在天劍山,就不會面臨這麼多壓力·可以較為輕鬆的修鍊進階下去,會順順噹噹的突破到如意境,甚至破碎境。」

「沒料到你和血煞宗扯到一起,而且過早暴露了身份,越陷越深。這樣一來,你未來的道路·就會艱難許多,要伴隨著腥風血雨。」

秦烈苦笑·「有些事情沒辦法預料。」

李牧點頭·想了一下,說道:「以落日群島目前的實力,想要渡過黑巫教、三大家族的來犯,可能不太容易。這幾方,只需要出動一名不滅境,就能踏平落日群島,滅掉如今的血煞宗。」

秦烈臉色沉重起來。

他相信李牧的判斷·隨著對李牧的了解越來越多·他愈發認為李牧深不可測。

「你不是天劍山的人,我也沒辦法幫你。」李牧摸著下巴,沉吟了一會兒,說道:「看來你需要動用老段的玉牌了。」

「玉牌?」秦烈神情一振。

「記著一點,如果這次的來犯者,出現了不滅境強者,要第一時間通傳老段。只要你及時傳訊·他必然能趕到,助你逃過劫難!」李牧叮囑道。

「我記下了!」秦烈認真道。

「還有,多多鑽研一下你當年繪刻的古陣圖,那裡面暗含玄機。」李牧提出建議,「以你目前的境界和認知,或許還沒辦法看出那些古陣圖內,究竟有著什麼。不過,只要你閑暇時·多多用心刻畫,好好理解·你會慢慢明白其中玄奇。」

「古陣圖?」秦烈眼睛一亮。

他知道,以李牧的見解,會如此認真地道明此事,那意味著鎮魂珠內的古陣圖,一定極其寶貴。

「那些古圖對你將來的境界,對天地力量的理解認識,都會有巨大的幫助。」李牧又道:「當年,我之所以讓你留在李記商鋪,也是因為從那些古圖上,看到了一些特別的東西。」

秦烈默默點頭。

「如果有一天,你能從那些古圖之中,看出真正的玄妙。那時,或許……你就能幫到我的忙了。」李牧有些期待。

「李叔,你可知道虛渾之靈的奧妙?」秦烈突然問。

「虛渾之靈?」李牧愣了一下,說道:「對於這東西我所知不多。虛渾之靈,為一種特殊的生命體,非常罕見,在太古時代曾掀起巨大風浪,據說曾有虛渾之靈將許多輔世界內的能量抽離,我們暴亂之地真正古老的世家幾乎沒有,所以很難知道虛渾之靈的神妙。」

「前兩天,有個叫黑斯特的修羅族族人,前來落日群島,他……」秦烈將之前發生的事情說明。

「你竟然持有三個虛渾之靈!?」李牧轟然一震。

「一共有六個,還有三個正在孕育中,半月後應該就會誕生。」秦烈補充。

李牧呆如木雞。

許久後,他才恢復過來,嘆道:「你小子還真是鴻運滔天啊!」

想了一下,他又說道:「黑斯特我知道,此人極其強大,他應該是不滅境中期,二層魂壇的強者。當年修羅族入侵暴亂之地,死在他手中的人族強者數以萬計。修羅族乃是古老的種族,他們能知道虛渾之靈的奇妙-,也是理所當然,他開出的條件…也還算合理了。」

話鋒一轉,李牧又道:「不過既然拒絕了,那就不要多想了,我以後幫你留意一下,問問虛渾之靈究竟有著什麼奇妙。」

「多謝李叔。」秦烈深深鞠躬。

「你不用多謝我,我之所以幫你,一方面是因為你小子頗為合我脾氣,另外一方面,也是以後能用的著你。而且,通過你我還為天劍山搭上了幽冥界這條線,在你不知道的情況下,我已經因為你獲了很多利益。」李牧笑道。

「還有這事?」秦烈叫道。

「哈哈,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但也你不必知道,等你以後境界足夠了,你接觸的世面才會越來越多,也才會認知到暴亂之地的精彩。」李牧長笑起來,「好了,我這趟過來,該說的都說了,人也給你送來了。嗯,血煞宗和黑巫教、三大家族的戰事,我不太方便介入,還是提早離開好了。」

「我送送你吧。

「呵呵,你忙好你自己就行了。」

話罷,李牧踏步登天,很快回到浮空島。

在島上,他揮了揮手,那浮空島便呼嘯離開,眨眼間,就從落日群島上空消失。

秦烈在下方凝神端詳,發現浮空島比起金陽島、青月谷常見的飛行靈器來,不知道高端了不少。

同為飛行靈器,浮空島更快,更大,上方還繚繞著肉眼難見的能量光罩。

對護宗大陣稍有認識的秦烈,一眼看出,在整個浮空島上,應該構建著類似於「寒月之盾」的大型奇陣,庇護著浮空島上的一切。

「秦烈,我們要在你暫居的海島上,建造一座傳送陣。」血煞宗的漠峻,看到浮空島離開,才找上來。

「什麼樣的傳送陣?有何用途?」秦烈問道。

「血大哥說過,在赤瀾大陸和幽冥界的通道中,有一個獨特的血之絕地。那裡,還有不少血矛的武者,他們也算是血煞宗的一部分。」漠峻解釋。

秦烈一下子反應過來,道:「沒問題,你們去做吧。」

血矛的琅邪,還有不少修鍊血靈訣,修為精湛的年輕武者,都潛藏在血之絕地。

那些人,接受的傳承來自於血厲,自然也算是血煞宗的門人。

對於琅邪,秦烈也非常敬重,知道此人只要一步步走下去,將來必成血煞宗的中流砥柱。

和漠峻交流後,秦烈又找到邢宇遠、項西,說道:「立即對黑雲宮、天海閣動手,將他們掌管的礦區,種植靈草的葯圃洗劫一空!」

邢宇遠神情一變,「苗家可是已經警告過了啊!」

「苗家?」秦烈冷笑,「血煞宗就算是衰敗了千年,也有十來名涅境,豈是苗家可以欺凌的?」

邢宇遠眼睛一亮,又道:「三大家和黑巫教就要過來,這時候樹敵,會不會不妥?」他說著不妥,眼中光芒卻越來越盛,顯然躍躍欲試。

「黑巫教要對付我們,我們先那黑巫教下面的附庸勢力開刀,有什麼問題嗎?」秦烈問道。

「好,我知道怎麼做了。」邢宇遠重重點頭。

……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