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一十六章七層魂壇!

第六百一十六章七層魂壇!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3-23 12:24  字數:3017

一艘船由遠至近,伴隨著一縷縷粘稠的血腥味,如鮮血飛濺的流星飛逝而來。

李牧一向從容淡漠的臉色,稍稍為之一變,輕聲說道:「讓我有些意外啊……」

島上,秦烈一行人紛紛抬頭遠眺。

一艘由白骨砌成的巨船,長三百多米,寬七八十米,在雲層中如巨獸嘶嘯而來。

白骨巨船上插滿了鮮紅色錦旗,錦旗隨風飄蕩,上面一團團血光頗為顯眼。

仔細去看,會發現那血光為血池,血池內冒著血水,升騰著血霧,血霧中一頭頭凶厲惡煞瘋狂咆哮著,釋放著無盡張狂。

那是血煞宗獨有的標誌。

十來名面容枯槁,體形乾瘦的老者,呈環形端坐在骨船前端。

這些老者,身穿血紅長袍,眼瞳血光熠熠,彷彿他們剛被從血水內撈出來,身上濃稠的血腥味極其刺鼻。

在他們中央,有著一個小小的血池,血池內血水沸騰,蒸騰出血色氤氳光華。

當中,血厲半個靈魂,如紅彤彤的鬼火搖曳不定。

骨船有七層,每一層都有不少武者東張西望,探頭探腦,每個人身上都有著濃烈的血腥氣息。

秦烈試著以靈魂意識感知。

然而,當他的靈魂觸手,離骨船還有十米的時候,骨船上便有一股無形血氣轟然迸發。

秦烈悶哼一聲,那一縷靈魂意識立即收回。

只見,在骨船周邊,虛無的地方。一團團血光爆炸開來。

宋婷玉、謝靜璇、馮蓉等人。一個個如被當胸錘擊了一拳。都是禁不住輕哼一聲。

和秦烈一樣,他們也試著以靈魂感知,結果被骨船周邊的血氣動蕩自然而然抗拒,靈魂意識如撞擊在彈性十足的皮球上,紛紛被反彈回來。

「轟!」

骨船就在兩島之間的海面上降落,那十來個乾瘦的老者,化為一道道血光,倏然射向這邊。

其中。血厲那半個靈魂,被十個老者圍在中央,小心謹慎地保護著。

道道血光掠來,除去李牧外,所有人都覺得氣血一窒,生出要被汪洋血海淹沒的感覺。

「秦烈!」

血厲嘿嘿怪笑著,從十個老者的保護中飛出,凝為一縷幽魂,一下子飛了過來。

秦烈颯然一笑。

「這位是……天劍山的李牧?」血厲驚聲道。

「見過血厲前輩。」李牧笑了笑。

「不敢當啊。」血厲嘆了一口氣,「如果沒有千年的被禁。我還敢自認前輩,現在……我不如你。」

「和境界實力無關。」李牧誠懇道:「您成名在一千年前。自然當得起前輩兩字。」

兩人講話時,雪驀炎從骨船的船艙內走出,清澈的眼眸中,繚繞著淡淡哀愁。

秦烈只是看了一眼,就猜測出她的煩惱來源,旋即對謝靜璇使了個眼色。

謝靜璇猶豫了一下,才朝著她走去,到了她身旁後,低聲說了幾句話。

雪驀炎突地失聲驚叫:「此言當真?」

謝靜璇輕輕點頭,將盛放生命之泉的瓶子拿出,遞了上去,補充道:「這不是送的,你要記得拿等價的東西償還。」

雪驀炎驚喜若狂,連連點頭,差點喜極而泣,忙道:「當然,那是當然,我一定會償還!」她眼眶漸漸濕潤了,道:「母親,母親有救了……」

血厲那半個靈魂,倏地劇烈扭動起來,深深看了謝靜璇一眼,說道:「謝丫頭,這個恩情我血厲會記在心裡!」

「你要謝就謝秦烈吧。」謝靜璇淡然道:「剝離生命之泉的木族族人,是他從神葬場帶回來的,那人身上的禁制,也是他解開的。我只是,利用我得來的傳出之力,將那人血液內的生命之泉凝鍊出來罷了。」

「我不用去謝秦烈,因為我當他半個徒弟,半個……孩子。」血厲神色認真。

秦烈微微一震。

「血大哥,有了生命之泉,我們就可以喚醒嫂夫人了!」漠峻激動不已。

「秦烈,還有……李牧,我們過段時間再聊其它。」血厲聲音微顫。

李牧笑了笑,說道:「能理解。」

「你看看能否融合血祖之身?」秦烈心神一動,立即就將血祖之身喚出。

十來名血煞宗的乾瘦老者,一雙雙猩紅如血的目光,馬上全部凝聚在血祖的遺體上。

這些人眼睛都如血鑽,晶瑩透亮,給人一種看透人心的邪異能力。

「血祖之身,中間發生了一些變故,和我……隱約有了點聯繫。」秦烈想解釋。

「不用解釋,我從驀炎那兒已經聽說了。」血厲截斷他的話,沉吟了一下,道:「秦烈,血祖的遺體你也可以用,你將靈魂沉落後,能短時間大幅度提升力量,能當成一件強悍的靈器來用。我想,你或許應該留著,而不是由我來融合。」

「我境界不夠,無法將血祖的力量發揮出來,而且我有身體,還有更漫長的成長時間。」秦烈搖了搖頭。

血厲還欲勸說。

一旁觀望的李牧,突然插話:「血之始祖的這具遺體,內部有七層魂壇。」

此言一出,所有血煞宗的老者,包括血厲自己,全部轟然巨震。

一時間,一眾武者都噤聲了,只剩下粗重的呼吸聲。

一道道視線,猶如一束束血光,全部凝聚在那具血祖之身上。

李牧又道:「這裡所有太古生靈的遺骸,全部加起來的價值,也不如一具血祖的遺體。」

頓了一下,李牧搖了搖頭,嘆道:「七層的魂壇,完整的軀體,連我……都要心動了。」

秦烈眾人,則是一臉愕然,顯然還沒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