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一十四章分食

第六百一十四章分食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3-22 12:44  字數:2942

半日後,秦烈返回落日群島。

過了兩天,天劍山的洛楠和燕白衣兩人,終於姍姍來遲。

至此,寂滅宗、天劍山和幻魔宗三方齊聚落日群島,一同前往擺放太古生靈遺骸的那個島嶼。

「你就是秦烈吧?」師秀玲淺笑盈盈,細美如畫,身穿綴滿碎水晶的長裙,體態妖嬈,一看到秦烈便笑著招呼。

「師……前輩?」秦烈神態恭敬。

「是我。」師秀玲笑了笑,說道:「我這趟過來,只挑選一具太古生靈遺骸。」

秦烈目露徵詢之色。

「根據你們的分配方法,雪驀炎本來可以得到三具,只不過……血煞宗應該更需要一點,所以我們只取一具太古生靈遺體。另外多出的兩具,本來就算是雪驀炎的,自然也算是血煞宗的。」師秀玲笑著解釋。

「我明白。」秦烈有些驚異。

從師秀玲這番話,他就知道幻魔宗的雨凌薇,對血煞宗當真是非常不錯。

「太古生靈的遺骸,我們只拿一具,不過潘家的地界,暫時由青月谷掌管。」師秀玲再次開口。

秦烈不由愣了一下。

「潘家意圖染指太古生靈遺骸,想要對驀炎下殺手,然後被你們重創。這件事幻魔宗不會追究,可潘家畢竟是幻魔宗的附屬勢力,他們損失慘重,無力來掌控的那些地界,自然也是由幻魔宗來安排。」師秀玲不急不緩,很悠然的說道:「金陽島脫離了幻魔宗再一次歸附血煞宗,就不算是我們的人。潘家所屬的地界,自然不能再由金陽島來爭奪,否則,便是幻魔宗和血煞宗之間的交鋒。」

秦烈沉吟了一下,問道:「那黑雲宮和天海閣呢?」

「哈!」師秀玲欣然輕笑「那是黑巫教的附庸勢力,我們巴不得有人爭搶。只要你們不懼黑巫教隨便你們怎麼弄我們才不會去管。」

「要是青月谷也對黑雲宮、天海閣出手,我們該怎麼做?」秦烈又問。

師秀玲臉上笑容不減,想了一下,才說:「我建議你們先看護好落日群島和金陽島,暫時最好不要亂動,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訴你,三大家族和黑巫教應該在準備著。嗯這麼說吧等我們和寂滅宗、天劍山的人,從落日群島撤離出去,你們馬上就要面臨那些人的圍剿。」

秦烈心情一下子沉重起來。

途中,他再沒有講話,乘坐著水晶戰車,一直來到那座島嶼。

從上俯瞰下方,他看到楚離帶著黑斯特、雷閻兩人還有天劍山的一行人,在洛塵、杜向陽的帶領下,也在挑選太古生靈遺骸。

師秀玲過來後,輕笑一聲,也飛離走開。

三大白銀級勢力,在山谷內四處遊盪,在一個個太古生靈遺骸處徘徊。

邢宇邈和項西等人,則是小心陪同著。

秦烈御動著水晶戰車漂浮到宋婷玉所在的位置,凝神去看。

一股凶厲的波盪從下方傳來,讓秦烈倏然一驚。

一頭凶獸殘影,數百米高,高高懸浮在宋婷玉身後,不斷做出仰天咆哮的動作,釋放出陣陣凶威。

那具古獸的骸骨,此時變成灰白色,如被時間之力徹底腐朽了。

以靈魂感知,秦烈發現那頭古獸的骸骨之內,再也不存絲毫能量。

宋婷玉靜坐著,就在獸骨下方,隨著海風的吹拂,那具骸骨的骨骼上,不時顯現出裂紋出來。

顯然,通過這段時間的吸收,她已經將這具獸骸的奧妙-掌握了。

察覺到秦烈的到來,宋婷玉扯了扯嘴角,笑著睜開眼。

一種古老,悠遠,凶蠻的氣勢,自然而然地從她身上釋放出來。

秦烈忽然有一種面對太古凶獸的錯覺。

「你好像收穫不小?」秦烈驚奇道。

「這頭凶獸,名叫八目狻猊,獸骨內有一種神奇的傳承,裡面記載著淬鍊骨骸的方法。我將獸骨內的力量點點剝離出來,藏匿在我的骨頭內,還能形成凶獸殘影擁有存在的凶獸氣息。」宋婷玉美眸閃亮,欣喜道:「這和高宇的邪神殘影有些類似。通過凶獸之氣,我可以施展出幾種特殊靈訣,能獲得巨獸之力,提升軀體的強度。」

「你沒有因此突破到如意境?」秦烈訝然。

「我是刻意壓制著,準備等弄明白內傳承精妙-,然後再突破境界。」宋婷玉一臉傲然,「我要想突破到如意境,隨時可以!」

「這麼說,從這具太古生靈遺骸當中,你獲得了巨大好處?」秦烈也笑了起來。

「那是當然!」宋婷玉明顯有些興奮,然後又問:「為什麼你沒有從那些太古生靈遺骸當中,來找尋適合你的,能幫助你強大的力量和傳承?」

秦烈忽然沉默。

好一會兒,他才說道:「我總覺得,所有太古生靈遺骸內的東西,都不適合我。而且……」

「什麼?」宋婷玉又問。

「我沒辦法從那些太古生靈的遺骸內,來獲取任何的東西。之前,在這些遺骨最初墜落的那個地方,我找到了封魔碑,拿著封魔碑試圖解開幾具遺骨的封禁,然後……」秦烈回憶著當時的場景,說道:「封魔碑在排斥,排斥我從那些遺骸內找尋力量,獲取傳承。」

宋婷玉一驚,「怎會這樣?」

「我也不知道。」搖了搖頭,秦烈說道:「我總覺得,真正屬於我的東西,並不在那些遺骨內,而是就在封魔碑裡面!」

「在封魔碑裡面?」宋婷玉美眸異彩漣漣。

「很奇怪的感覺。」秦烈笑了笑,「當然,在沒有破開封魔碑奧妙-之前,我也不能百分百確定。總之,這個封魔碑拒絕我本人去破開封禁,獲取這些遺骸內的力量和傳承。」

「在它來看,可能所有太古生靈遺骸內殘留的傳承,都不是由你來修鍊的。這一定有什麼深意,看來你需要多多用心,多研究研究封魔碑了。」宋婷玉建議道。

秦烈苦笑。

一個深埋額頭的鎮魂珠,已經蘊含了太多秘密,讓他摸不著頭緒。

用了十來年時間,他才摸到鎮魂珠內的第三層,看到那一幅巨型蜘蛛網般的靈陣圖,還沒有能更進一步,弄清楚虛渾之靈如何產生。

如今又來了一個封魔碑,他連以靈魂意識深入都不行,只能藉助於封魔碑內的血煞之氣,來凝鍊鮮血,增強血之靈力。

「比起太古生靈遺骸內,封魔碑,應該才是真正的寶物!」宋婷玉肯定道。

「秦烈!這邊!」楚離的呼喊聲,從遠處響起,「我們看好了一個修羅族族人的遺骨!」

「你先去吧,我繼續領悟八目狻猊骨骸內的傳承奧妙。」宋婷玉說道。

「嗯。」

駕馭著水晶戰車,秦烈呼嘯而去,往楚離那邊趕去。

花費了整整三天時間,寂滅宗、天劍山和幻魔宗,確定了八具遺骨。

寂滅宗三具,天劍山四具,幻魔宗一具。

秦烈一一解開封印。

這麼一來,在海島上便只剩下十一具太古生靈遺骸,那八具遺體被選中以後,會在師秀玲的安排下,派人送往寂滅宗、天劍山和幻魔宗。

事情敲定後,邢家兄弟在項西選定的島嶼上,宴請三方。

美酒佳肴過後,天劍山的洛楠,笑呵呵說道:「從今以後,我們天劍山會承認你們血煞宗的正統身份!」

「我們寂滅宗才不管黑巫教和三大家族怎麼想!」雷閻也表態。

「幻魔宗也絕不會和別人聯手打壓你們,不過,你們需要自己應付黑巫教、三大家的攻勢,這方面我們也無法幫忙。」師秀玲說道。

……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