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一十章衝擊!

第六百一十章衝擊!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3-20 18:57  字數:3051

「咦?膽子可真不小!」苗美瑜低呼,盯著秦烈深深看了一眼,揮手道:「苗亮!」

一名瘦小的苗家青年,靈猴般竄了出來,忽然就堵在了秦烈前方。

邢宇邈兩兄弟眉頭一皺,沒有急著進入谷內,而是平靜望著秦烈。

谷內,最高的宮殿頂端,五名青月谷的谷主,紛紛凝神,居高臨下遠遠看來。

「血煞宗果然是沒落了,過來拜山竟然只是派一個通幽境的小子,哼,還當現在還是千年前了!」苗康冷笑。

「血煞宗如果還想苗家歸附,我們應該給他們一點教訓,免得他們拎不清,還活著過去的榮光中。」苗文凡也道。

「看看這一代的血煞宗門人有什麼本事吧。」苗陽煦淡淡說道。

山谷口。

盯著苗亮看了一下,秦烈搖了搖頭,說道:「你不是我對手,換一個吧。」

苗亮只有通幽境中期,在秦烈來看,基本上沒有一戰之力,他也不想浪費時間。

「試試才知道!」苗亮哼了一聲。

「呼!」

苗亮一動,周邊空氣傳來明顯的嘯聲,猶如一道光影,他瞬間拉近了和秦烈之間的距離。

一道道模糊身影,經過苗亮的高速掠動,逐漸的浮現出來。

每一道身影上,都繚繞著狂風涌動的氣息,有數十股之多。

猛一看,就像是有幾十個苗亮,從四面八方一起衝擊秦烈,氣勢驚人。

「嘭嘭!」

苗亮拳如雨下,瞬間幾十拳落下。狠狠轟了下來。

秦烈不動如山,甚至沒有凝鍊任何靈力護體,純粹以不設防的狀態,以鋼鐵般的軀體硬抗。

苗亮每一拳轟擊下來,就有一團風之能量。漩渦般沖入他體內,紊亂他的內息,破壞他肉身。

只是,這種程度的重擊,對秦烈而言根本不疼不癢。

「這小子……難道是石頭煉成?」有苗家族人驚叫起來。

「此人身體堅如鐵石,遠超正常通幽境的武者。恐怕一些如意境的傢伙,體魄也不如他這麼強大。」一名神情陰冷的苗家武者說道。

「咚咚咚!」

苗亮不斷轟擊,每一拳轟出,都凝成一團小小颶風。

然而秦烈就是站著不動。

沒有多看苗亮一眼,秦烈盯著苗美瑜,從容道:「換個勁大一點的吧。」

「苗魁!」苗美瑜輕喝。

一個身高近兩米。渾身肌肉虯結的青年,以通幽境後期修為,如鋼鐵巨獸般咆哮著衝來。

他一動手,久攻不下的苗亮,幾乎第一時間遠離。

「暴炎滾石拳!」

苗魁吼叫著,拳頭不自然的鼓脹起來,手背上點點火星子飛濺。

「呼呼呼!」

一個個巨大的拳頭。如裹著燒紅鐵石的火團,火焰隕石一般錘擊而來。

炙熱,剛猛,霸道的氣勢,自然而然將秦烈所在的空間籠罩。

「這還差不多。」

抬手,秦烈五指彎曲,笑著朝漫天火焰拳頭抓來。

指尖一束束血光凝鍊,眨眼間形成血淋琳的泣血鬼爪,鬼爪的指縫內,一條條細小閃電跳躍不定。給人一種電光有了靈性般的錯覺。

沒有避讓轟然而來的拳頭,泣血鬼爪直接探入當中,瞬間電光炫目,泣血鬼爪釋放出暴戾的血腥煞氣。

「砰!」

無數火焰流光,伴隨著血光電芒濺射。在秦烈和苗魁之間形成一片力量狂躁之地。

火焰隕石一般的拳印,被一道道血光疾射,瞬間爆碎炸裂。

道道電芒卻越過拳印,衝出兩人中間的狂暴區域,射在苗魁胸口。

電流突然迸發!

苗魁雄壯如山的身子,瞬間爬滿了閃電狂蛇,頭髮根根豎立,眼角,鼻孔,耳朵內,都有電流進進出出。

他體內涌動的鮮血,筋脈,骨頭,一下子麻痹了。

苗魁衝擊而來的身勢,明顯僵硬,也沒有後續揮出更多的拳印。

秦烈笑了笑,身影一動,忽然就越過了苗魁,繼續往前行去。

——他沒有趁著苗魁肢體麻痹痛下殺手。

邢宇遠眼睛一亮。

半月前,秦烈幫助金陽島對付黑雲宮、天海閣的時候,主要依賴八具神屍,還有以靈魂沉落血祖之身的戰鬥力。

事實上,邢宇邈、邢宇遠兩兄弟,對秦烈真正的實力並不了解。

因此,當苗美瑜要秦烈戰勝苗家同級別武者,才允許他進入山谷時,兩兄弟都暗暗擔心。

——他們擔心秦烈無法踏入青月谷。

眼見苗魁落敗,秦烈神態從容繼續前行,兩兄弟才慢慢放下心來,暗道:「不愧是從血煞宗走出來的傢伙!」

「苗魁竟然也敗了,這小子還是有點本事的,只是……還是不夠。」谷內宮殿上,苗文凡有些意外,搖了搖頭,說道:「苗泰還沒出手呢。」

「他施展不僅僅只是血煞宗的靈訣。」苗陽煦一臉訝然,「奇怪,此子修鍊的靈訣很是駁雜,除了血靈訣外,還另外修鍊了至少兩種靈訣。」

「貪多嚼不爛!門門通,不如一樣精!」苗康道。

「的確,武道一途重精不重多,精力分散的結果,往往就是一事無成。」苗文凡附和道。

「看下去吧,或許這小子能給我們一點驚喜。」苗陽煦來了興趣,「如果他能勝過苗泰,我就親自和他聊一聊,看看他心裏面想些什麼。」

山谷口。

苗美瑜皺了皺眉頭,依然沒有驚慌失措,又道:「苗泰!」

「交給我吧。」一名通幽境巔峰,虎背熊腰的苗家青年,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他一冒頭,後面準備繼續動手的苗魁,臉色微微一變,有些不甘心的退到了一邊。

「千年前,我們苗家是血煞宗的附庸,這是所有苗家族人的恥辱!」苗泰大步走來,喝道:「我一直有個想法,希望有朝一日洗刷苗家的恥辱,讓血煞宗以附庸身份來依靠我們苗家,侍奉我們苗家為主!嘿,不出意外的話,在百年內苗家就能躋身白銀級勢力,到時候,我們苗家需要幾個赤銅級勢力依附,我看血煞宗就不錯,你認為呢?」

「痴人做夢。」秦烈笑道。

「做夢?嘿嘿,我看不是做夢,一個千年時間不敢冒頭,只敢苟延殘喘的宗門,還有什麼顏面可言?」苗泰冷笑。

「這不是已經來了么?」秦烈從容道。

「來送死?哈哈!」苗泰終於出手。

他兩隻手掌,不知不覺變成淡紫色,手上一縷縷紫色靈光閃閃發亮。

紫色氤氳煙霧光波,從他身上也漸漸釋放出來,讓他如處在海市蜃樓當中,給人一種虛幻不真實的感覺。

「紫幻天鏡,看來你是在幻魔宗修鍊的。」秦烈微微皺眉。

果然,從苗泰手上凝成的紫光,漸漸凝聚起來,形成了一面巨大的紫色光鏡。

鏡面不斷折射,一個個苗泰閃現出來,每一個都有著靈魂氣息,有著氣血波動。

彷彿苗泰身化萬千個。

這是幻魔宗獨有的靈訣,令人難辨真假,分不出虛實,連靈魂意識都無法鎖定真正的敵手。

很顯然,這苗泰應該從小在幻魔宗修鍊,拜了幻魔宗的強者為師,所以才能這麼嫻熟的施展出紫幻天鏡來。

「不錯,在我眼中,幻魔宗才是真正的白銀級勢力。至於血煞宗……根本不配!」苗泰冷哼道。

「呼!」

一個個曲折扭動的紫色身影,忽然化為紫色洪流,一起掠向秦烈。

凌厲陰寒的氣流,一縷縷射了過來,尚未碰到皮膚,秦烈便骨頭陰冷。

「你或許不知道,你的雪驀炎師姐,也是血煞宗的門人,而且現在應該已脫離了幻魔宗。」秦烈平靜說道。

數十道血線,瞬間從他身上激射出來,如一條條猙獰血蛇,瘋狂朝著苗泰撕咬而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