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零五章虛渾之靈!

第六百零五章虛渾之靈!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3-19 23:40  字數:3657

「跟我來!」

名叫黑斯特的修羅族男子,辨別了一下方向,突地朝著遠處飛去。

猶如一道劃破蒼穹的烏光。

「師叔,什麼是虛渾之靈?」楚離茫然問道。

雷閻神情凝重,沉吟了一下,說道:「先跟上黑斯特,一定要盯緊他,讓他別在這裡亂來!」

一把扯住楚離後頸,雷閻低吼一聲,化為一道雷電光流,也朝著黑斯特而去。

幾乎同時,分散在落日群島的邢宇邈,項西等強者,都倏地睜開眼。

這些人皆是目顯駭然之色。

一股汪洋深海般的靈魂意識,天穹塌陷一般,將落日群島徹底籠罩。

那是真正強者的靈魂威懾!

邢家兄弟,還有項西等人,紛紛從修鍊室崩了出來,站在最高處眺望四周。

很快,他們就發現一縷烏光和一道雷光,一起射向秦烈暫居的島嶼。

沒有過多猶豫,這些人紛紛動身,以最快速度朝著那邊趕來。

枯島石山上,一座粗糙岩石堆砌的石樓中,秦烈眯著眼,神態從容,看著三個小生靈在吞吃著特殊靈材。

就在此時,一種令他靈魂顫慄的恐懼威懾,瞬間覆蓋了整個落日群島。

秦烈陡然變色。

還沒有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一道烏光撕裂石樓重重禁制,破碎掉石牆,突地在他的修鍊室落定。

那是一名身高近三米,神態猙獰,皮膚上生有天然角質甲殼的異族,異族十字星形狀的眼瞳,如冰冷寒星。散發出剔透森然光芒。

鋪天蓋地的凜然氣勢,以這名異族族人為中心,朝著八方席捲衝擊。

「蓬蓬蓬!」

他所在的石樓,一塊塊堅硬粗糙的岩石,第一時間碎裂。爆炸,化為石屑紛飛。

數秒後,石樓轟然倒塌,秦烈駭然失色。

下一刻,他就發現七層高,有數十個房間的石樓。化為滿地石粉。

他本身則是端坐在半空,身下被莫名重力托浮著,三個小生靈緊緊抓著那些靈材,一臉茫然。

「虛渾之靈!果然是幼生體的虛渾之靈,而且還有三個!」黑斯特那雙令人靈魂顫抖的眼睛,直勾勾落到三個小生靈身上。臉色凝重至極。

秦烈臉色一變。

略一猶豫,他便喚出血祖之身,直接以靈魂沉落。

「嚎!」

血煞宗的至寶,也從血祖體內呼喚出來,釋放出驚天動地的凶煞氣息。

「你是誰?」以血祖之身示人的秦烈,站在血色骨龍的龍首部位,聲音低沉。

他發現即便是靈魂主宰血祖之身。真要戰鬥起來,也絕非這名修羅族強者之地。

這人,絕不是夏侯昌、鄭志合那種級別,乃遠超破碎境的修為。

「黑斯特!別亂來!」雷閻急忙喝道。

又是一道雷光過來,其中楚離遠遠驚叫,可他的叫聲卻被雷閻完全掩蓋,根本發不出一個字元出來。

「楚離!」秦烈卻看到了他,忙驚叫起來。

心念一動,他立即知道來人乃是寂滅宗的武者,稍稍放下心來。

修羅族的強者。並沒有去看雷閻,更沒有將楚離放在眼裡,依舊緊緊盯著三個小生靈。

那三個拳頭大小的生靈,在黑斯特的眼神之下,竟然沒有畏懼。還齜牙咧嘴的做出兇狠的姿態,狐假虎威。

面對黑斯特鋪天蓋地的森然氣勢,連趕過來的邢宇邈眾人,都不敢繼續靠近,神色恐懼,三個小傢伙竟然並不懼怕。

這不得不說是奇蹟。

「黑斯特!我師兄向你發出邀請,純粹是因為欠你們修羅族一個人情,你最好別攪出是非出來!」雷閻繼續喝道。

「血之始祖遺體,天級靈器,虛渾之靈……」

黑斯特一雙邪異的眼睛,緊緊盯著秦烈,十字星的眼瞳中,奇異的光芒交織著,透出越來越危險的氣息。

彷彿連雷閻的話都沒有聽進去。

「嘩嘩嘩……」

就在此時,從這座小島旁邊的深海之中,凝現八個巨大漩渦。

八具神屍如巨獸破封,一雙雙燈籠般的眼瞳,一起投射到黑斯特身上,釋放出滂湃的氣勢,一起走了過來。

「神屍!獲得頭顱的神屍!還是八具!」雷閻微微變色。

黑斯特也暗暗動容,看著八具漸漸圍來的神屍,沉落進血祖軀體內的秦烈,他終於猶豫了起來。

「黑斯特,別忘了你過來的目的,還有和我們寂滅宗的約定!」雷閻提醒。

修羅族強者沉默了,許久後,他一點點收斂氣息。

籠罩了整個落日群島的殺機,如潮水退去,所有心弦繃緊的金陽島武者,終於輕輕呼出一口氣。

邢家兄弟忽視一眼,臉色滿是苦澀。

直到這一刻,他們才意識到金陽島這種白銀級的勢力,面對暴亂之地真正的強者,根本不堪一擊。

只是這名叫黑斯特的修羅族強者,只要敢放開手屠殺,就能在一個時辰內,令金陽島所有生靈滅絕。

就連八具神屍,也未必就能攔阻這名叫黑斯特的異族族人,阻止他的殺戮。

「秦烈,這是我師叔,這位是修羅族的黑斯特……大人。」楚離終於有機會講話了。

「我就知道你沒那麼容易死去。」秦烈一邊看著黑斯特,一邊和楚離講話,「這裡有三具太古生靈的遺骸,屬於你,你可以任由挑選。」

「好,好……」楚離神色怪異地點頭。

之後,眾人都沉默了下來,都看向黑斯特。

在此人沒有表明態度之前,大家還是不敢掉以輕心,不敢商討其它。

「你肯用什麼交換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