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六百零三章第三空間!

第六百零三章第三空間!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3-17 13:14  字數:3194

雷聲震天的山谷中,寂滅老祖眼瞳突然顯出一抹灰色,!不!見天日的幕帳。

覆蓋整個山谷的爆裂雷鳴,倏地詭異地停止下來,所有熾烈閃電也像是變成了一根根晶瑩柳條,不再扭動。

谷外洪亮的吆喝聲,也隨之收斂,不多時,一名身高超過兩米,披著青幽重甲的中年人,踏著沉重的腳步,迅速來到山谷。

「咚咚,咚咚……」

山谷的大地,在他的腳步下,像是都在顫慄,發出不堪重負的呻吟。

「雷閻師叔。」一見此人出現,楚離立即恭敬行禮。

「師兄。」雷閻踏入山谷,線條粗獷剛毅的臉上,浮現出凝重表情,道:「根據師秀玲的消息來看,在那些太古生靈的遺體之中,還有隕落的修羅戰神!」

寂滅老祖灰褐色的眼眸,綻出一縷電芒,沉吟了一下,說道:「你傳訊黑斯特,讓他和你,還有楚離一道出發,立即前往落日群島!」

「黑斯特?」楚離駭然失色。

連雷閻也是微驚,「師兄,你讓黑斯特跟過去?不會是?」

「老祖,黑斯特大人可是修羅族強者,他過去挑選太古生靈遺體,豈不是?」楚離驚叫起來。

「我們欠修羅族一些東西,由他選擇一具祖輩遺體,算是補償。」寂滅老祖沉聲道。

頓了一下,寂滅老祖又道:「這個叫秦烈的小子,都不知道你是死是活·居然願意分享三具太古生靈遺體…這小娃不錯。」

「師兄,外面傳言這個小子乃是血煞宗餘孽,也修鍊血靈訣。」雷閻提醒了一句。

楚離苦笑一聲,解釋道:「他的確修鍊血靈訣。」

「我們和修羅族都能正常來往,管什麼血煞宗?」滿不在乎的揮揮手,寂滅老祖說道:「當年修羅族侵入暴亂之地·生吃活剝了不少多少各方勢力武者,被稱為邪惡妖魔·修羅族當年在暴亂之地造成的殺孽·根本不是姜鑄哲那些傢伙能比得了的。」

「我明白了。」雷閻點了點頭,說道:「我一會兒就傳訊黑斯特。」

「去吧,隨便把那個秦烈,給我帶到雷神咆哮。」寂滅老祖說道。

幻魔宗,一座宏偉的宮殿,殿堂內豎立著許多雕像,那些雕像都有十幾米高·奇異的不斷變幻著面貌·讓人無法分辨。

宮殿中央,雪驀炎跪伏在地,靜靜等候。

代表著宗主的寶座上,一名身影模糊的女子,如虛幻的影子,也在反覆變幻。

可她的聲音,卻無比的清晰·「我讓秀玲傳訊寂滅宗,讓寂滅宗挑選三具太古生靈遺體,只要寂滅宗派人過來,就意味著不會在意你們血煞宗的身份。」

「多謝師傅厚愛。」雪驀炎輕聲道。

「天劍山那邊,洛楠和燕白衣已經動身,要不了多久便會踏入天戮大陸,轉而去落日群島。」雨凌薇聲音柔和,有著一種安撫人心的神奇力量·「得到天劍山和寂滅宗的認可,再加上幻魔宗·六大白銀級勢力,已經有一半不再遵守當年的約定,這意味著血煞宗可以重見天日了。」

跪伏在地的雪驀炎,雙肩輕顫,眼眶漸漸濕潤。

這是所有血煞宗門人一生的理想!

「這麼一來,黑巫教和三大家族,就無法以大義,不能再將血煞宗定性為必須處之的餘孽。」雨凌薇輕嘆一聲,又道:「但是他們如果一心除掉血煞宗,以勢力之間的爭鬥為名義,你們依然很難抗衡。」

雪驀炎跪伏著,輕輕咬著牙,眼神堅定。

「在這種層次的爭鬥之中,我沒辦法幫助你們,因為你們血煞宗也是白銀級勢力,並非幻魔宗的附庸。」雨凌薇認真說道。

「我明白。」雪驀炎輕輕點頭。

白銀級勢力之間的爭鬥,向來殘酷無比,除非血煞宗甘願放棄自主,以依附者身份歸順幻魔宗,否則幻魔宗沒有介入的理由。

暴亂之地雖然從未停止過爭鬥,但是即便是再殘酷的鬥爭,也有一定的規則需要遵守。

「希望黑巫教和三大家族,經歷了一千多年的追殺,能剋制自己,不再繼續下去。哎,你們選擇的路,在我來看非常艱難。」雨凌薇搖了搖頭。

「這是我母親,我父親,還有血煞宗所有長老的心愿。不論多麼艱難!,不論要付出什麼,我們都要走下去。」雪驀炎語氣堅定

「好了,去吧,去找你父親,希望在千年之後,他還有當年的霸氣和力量。」雨凌薇揮手。

雪驀炎叩頭後,飄然而去。

落日群島。

謝靜璇、宋婷玉、洛塵、杜向陽四人,將所有的時間,精力,都用在選擇的太古生靈遺體上,吸收遺體內殘留的一切。

秦烈也沒有閑著。

藉助於魂晶,封魔碑,他日夜都在補充魂力和氣血之力,以供孕育新生靈的鎮魂珠吸納。

這一天。

好不容易恢復的魂力,還有凝鍊的鮮血,又被鎮魂珠抽離了出去。

他的意識凝為一縷真魂,投影到鎮魂珠,平靜地觀察著。

他已經習慣了這麼去做。

最近一段時間,幾乎每隔三五天,鎮魂珠就會傳來強烈的吸吮力,將他的魂力和鮮血抽離。

他每次都在默然觀察著。

鎮魂珠內部空間,一條綿長沒有盡頭的光流甬道,如長河,直達內部封禁深處。

這條長河內部,有殷紅的鮮血流動,有精純的魂力在滾盪,延伸向深處蒼茫天地。

很快地,從他體內凝鍊的鮮血,還有抽離的魂力,都匯入長河之中。

在他的觀察下,長河如紐帶,一點點收縮向內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