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九十七章大局已定

第五百九十七章大局已定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3-14 15:26  字數:3032

「雪小姐,當真是你?」

邢勝男臉色有些怪異,看了看秦烈,又看了看雪驀炎,忽然想起幾天前的那件事。

那天,她逼迫秦烈和三個妻子,在她能感覺到的情況下行房。

宋婷玉和秦烈分明有了肌膚之歡。

按照秦烈所言,三個女人都是他的妻子,那麼幻魔宗宗主親傳的弟子,是否也和秦烈有著肌膚之實?

—這是邢勝男最好奇的。

「是我。」雪驀炎笑容純凈。

「你們……從神葬場返回的?」項西明白過來。

「不錯。」雪驀炎輕聲一笑,伸手指向洛塵,還有杜向陽,介紹道:「那兩位也是神葬場的試煉者,天劍山的洛塵、杜向陽。」

「洛塵?!」

眾人也驚叫起來,神情愈發凝重,看向這些青年的心情,也是愈發沉重。

和雪驀炎一樣,洛塵也是名揚暴亂之地的青年才俊,比起雪驀炎來他還有一個優勢——洛塵奶奶是洛楠。

「看來我們真的沒辦法脫身了。」項西漸漸認命。

「似乎不需要我出手了。」秦烈生出魂力流逝加劇,意識都要漸漸模糊的不適感,眼神血光閃爍了一下,他以血祖之身飛向本體。

他畢竟只是通幽境的靈魂強度,靈魂力有限,在逗留血祖之身的每一秒,都需要消耗魂力。

低等級靈魂,霸佔強者之軀·本來就不是愉悅的經歷。

獲取強大力量的同時,魂力的消耗,強烈的不適感,會始終存在。

而且,這種強佔肉身,也沒辦法將軀體真正的潛力激發出來。

相反·如果說高等級的靈魂,依附佔有了弱者軀體·那就另當別論了。

強者之魂·可以將肉身軀體能釋放的力量增幅,以低等級武者的軀體,發揮出遠超本身的實力。

譬如,如果血厲的靈魂,強佔了一名通幽境武者的軀體,那麼,血厲可以通過那具軀體·展現出如意境武者的力量!

因為血厲乃是涅境的靈魂!

可這並沒有什麼意義·也絕不是血厲想要,就算是超強發揮出力量,那種力量也遠遠達不到他的期望值。

血祖之軀則是不一樣。

血厲的靈魂,如果和血祖之軀融合為一,就算是他無法全部釋放出血祖身前的力量,只是發揮出六成,甚至三成實力。

那也會超過血厲全盛時期的實力!

只是·血厲需要耗費時間,真正以靈魂融入血祖之身,而且面臨以後永遠無法突破到血祖生前境界的難題。

這是需要付出的代價。

低等級的靈魂,霸佔高等級的軀體,最理想的狀態,也只是達到高等級強者生前境界。

幾乎永遠沒有超越的希可能。

秦烈之所以捨棄血祖之身,一方面是他靈魂太過於弱小,根本無法融合這具強大的體魄。

另外一方面·也是因為他依然年青,以後有無限的突破可能·甚至經過漫長歲月的積累,有望在將來超越血祖的層次。

他可不願意早早就束縛自己,令自己未來的進境,很早就有了一個極限。

「呼……」

秦烈的真魂飛逸出來,重新落入本體,然後血祖之軀便閉上眼,沒了靈魂波盪。

船上,秦烈以本體睜眼,神情明顯有些萎靡。

取出兩塊魂晶,當著邢家族人的面,他開始吸收魂力恢復。

這時候,邢勝男和很多邢家族人,還有郭延正、戚敬等強者,都聚集過來。

項西和另外兩大護法,也乘坐著一輛水晶戰車,就漂浮在附近,只是沒有降落下來。

邢瑤在一旁默默看著,眼睛變得無比複雜,內心堵得難受。

她本一心要擊殺秦烈,防止秦烈藉助於邢勝男,來對邢家進行打擊。

在她心中,秦烈以邢家身份混過來,一定是心懷不軌,要對邢家使壞心。

結果,在邢家即將遭受滅絕的時候,竟然是秦烈挺身而出,助邢家度過了媾。

這讓她不知道應該如何看待秦烈。

「小弟,這具軀體很強的血氣波動,這是?」盯著血祖之身看了一會兒,邢勝男越來越疑惑,記憶深處彷彿有模糊的畫面閃過,好像在什麼地方聽過這具軀體的來歷。

「血之始祖的遺體。」雪驀炎在旁邊輕聲說道。

所有聽到這句話的人,都是轟然巨震,眼中迸射出不可思議的光芒。

「血,血之始祖?」邢勝男的聲音都輕顫起來。

雪驀炎輕輕點頭,沉吟了一下,又道:「血煞宗的始祖,血典的撰寫者,也是……我靈訣的來源。」

「你?」邢勝男驚叫起來。

「不錯。」雪驀炎運轉血靈訣,雙眸漸漸顯出赤紅如血的顏色,一縷濃烈精純的鮮血氣息,也清晰從她身上浮現出來。

這一下子,所有人都震驚絕倫了,都不敢相信幻魔宗宗主的親傳弟子,居然修鍊血靈訣。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項西這些人發現,今天遇到的事情,越來越古怪了,早已超出了他們的想像極限。

「我母親,就是沫靈夜,我父親叫……血厲。」雪驀炎平靜地說道。

她知道有了神葬場的經歷,在郁門、馮一尤、姜天興都活著出來以後,她的真實身份不可能不暴露。

她就算是刻意隱瞞,在合適的時候,郁門那些人依然會泄露出去。

要不了多久,她修鍊血靈訣,為血煞宗餘孽的身份,就會傳遍整個大陸。

因為無法阻止,所以她也不想繼續隱瞞下去,大大方方說明了修鍊血靈訣的事實。

「你竟然也是血煞宗的人,還是……最正統的傳承者。」邢勝男心情沉重,想了想,她說道:「有些事情,等大哥、二哥回來,我們再說吧?」

雪驀炎理解的笑了笑,輕輕點頭,「我明白。」

「項護法,這裡是落日群島,是你的地方,你現在是不是安排一下?」邢勝男又道。

「好吧。」項西苦笑點頭。

於是,在項西的命令下,落日群島的幾座被開發過的島嶼,那些對項西忠心的金陽島武者,都忙碌起來。

有人負責清掃戰場,在海面上收集屍體,還有屍體身上的財物和靈石。

有人將三家流金火鳳驅動起來,分別落向那些島嶼上的空地,那五艘船隻,也相繼靠岸。

杜向陽和宋婷玉一行人,一直陪在秦烈身旁,等他儘早恢復魂力。

時間一晃,兩天時間便過去了。

落日群島的激戰,現在已經看不出一點跡象,傍晚的霞光下,一座座小島又是金燦燦的,顯得非常安詳平靜。

兩日來,秦烈一直都在藉助魂晶,來補充以血祖之身征戰的魂力損耗。

八具神屍配合邢家兄弟,征殺了兩天,會時不時和秦烈簡單交流,告知他狀況。

項西嚴厲約束著手下,不準任何人透露消息,也不準任何人離開落日群島。

邢勝男不斷和邢宇邈兄弟聯繫,關心著最新進展,等候著局勢的穩定。

第三日。

清晨時分,在一座小島的礁石上,秦烈端坐著,身前高高懸浮著封魔碑。

一縷縷猩紅血光,從他身上延伸出來,和封魔碑連接起來。

因神屍距離越來越遠,他必須要通過封魔碑,才能掌控八具神屍的動向,和他們進行簡單的交流。

「呼!」

封魔碑逐漸縮小,最終在他手上空間戒消失,他也知道神屍和邢家兄弟對天海閣江浩的追殺,終於結束。

最遲一天時間,邢家兄弟和八具神屍,都會返回落日群島。

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秦烈,我要走了。」高宇忽然走來,簡潔明確表明意圖。

……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