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九十六章軟硬兼施

第五百九十六章軟硬兼施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3-13 18:32  字數:3021

項西明顯不太相信。

胥長盛和許嘉棟兩名護法,神色焦急,一直以眼神示意,催促項西趕緊離開。

他們一刻都不想逗留。

此時,八具神屍和邢家族人,正不遺餘力追殺潰逃者。邢宇邈、邢宇遠兄弟,還有血煞宗的至寶嗜血龍,則是盯著夏侯昌轟擊著。

這是他們最佳的逃脫時機!

在胥長盛兩人來看,秦烈這一番話,應該只是為了拖延時間,為了給邢家,給他自己騰出功夫來圍剿他們。

他們深知邢家兄弟的狠辣,知道今天的所作所為,必然會導致邢家兄弟瘋狂報復,所以只想趕緊離開。

「你拿什麼提升金陽島的實力?還有,就算是金陽島實力提升一籌,依然不可能和三大白銀級勢力抗衡!」項西沉著臉。

猶豫了一下,他又看了邢宇邈和邢宇遠兄弟一眼,道:「今天的事情畢竟發生了,從此以後,我和邢家之間再也不可能和過去那樣。我們……沒辦法繼續在金陽島共事,我也知道邢家兄弟絕無法容忍我們的背叛!」

「項護法!是邢家對不起你!」下方,邢勝男叫喊起來,「我兩位哥哥,沒那麼小氣,不會將你當成敵人看待!」

項西笑容苦澀,搖了搖頭,顯然不太相信邢勝男的保證。

他知道邢宇遠是怎麼的一個人。

「就算是真要走,也不是現在。」秦烈一皺眉,嘆息一聲,道:「你若真立即撤離,我會調集四具神屍,全力追殺你,還有你的人。」

項西和另外兩大護法,臉色猛然一變,神情都不安起來。

本以為。秦烈不會搭理他們,會放任他們離開,沒料到還是無法避免此事。

「小友,我沒得罪過你吧?」項西苦笑。

他是真心不敢和秦烈為敵,先不提寂滅老祖這座巍峨巨山,單單此地八具神屍,就足以令金陽島毀滅。他拿什麼和秦烈抗衡?

「沒辦法,我有些秘密,暫時不想要人知道。」秦烈不再遮遮掩掩,沉吟了一下,說道:「八具神屍現身後,你們或許不知道意味著什麼。別人……一旦得到消息,立即就能知道緣由。我可不想因為你們離開,因為你們將消息釋放出來,惹來無窮盡的麻煩。」

「什麼意思?」項西還沒有反應過來。

胥長盛愣了一下,卻轟然一震,目顯異光,驚叫道:「莫不成。莫不成整個大陸搜尋的太古生靈遺體,和你們有關?」

最近一段時間,整個暴亂之地所有白銀級的勢力,都在為此事忙碌著。

眾多太古生靈遺骸,從神葬場遁離的消息,早傳遍了每一個角落。

這趟金陽島派遣出三架流金火鳳,五艘戰艦,在周邊海域苦苦搜尋的。不恰恰就是太古生靈遺體?

八具被禁錮在天裂大陸的無頭神屍,一起逃離的消息,也在同一時間釋放出去,和八具神屍和神葬場奇異的聯繫,很多人也是心知肚明。

種種蹊蹺聯繫起來,仔細分析,認真去想。自然能悟透其中的奧妙。

項西也猛地醒轉過來,驚叫道:「太古生靈的遺體和你們有關?」

秦烈笑著點頭,「就在海下。」

此言一出,所有聽到他們對話的邢家族人。紛紛興奮激動起來,眼中迸射出炙烈光芒。

項西也在想了一會兒後,嘆息一聲,垂頭說道:「看來我們當真走不掉了。」

秦烈坦言告知太古生靈遺骸的位置,就擺明了絕不容他們離開,他們真要強行撤離,恐怕就會面對秦烈最瘋狂的打擊。

項西只是破碎境初期,另外兩名護法,也僅僅只是如意境巔峰而已。

他們根本沒有對抗的實力。

「放心,我可以保證,你們一定會安然無恙。」秦烈話鋒一轉,又道:「另外,說不定你們還能有所收穫……」

「嗷嚎!」

此時,嗜血龍狂暴怒嘯著,巨大的血色龍尾瘋狂扭擺,掀起滾滾血色颶風。

夏侯昌直接被血色旋風淹沒其中。

一團團濃烈的血色波浪,在旋風中浮蕩著,冒出一個個血腥味衝天的血泡。

當中,夏侯昌拚命在掙扎,卻漸漸沉默在血色渦旋之中,身上的鮮血如被抽離乾淨,生命能量迅速流失。

邢宇邈兩兄弟,驚懼之下,急忙從血色骨龍的方位撤離,生怕被波及。

夏侯昌是先被他們重創,又被血色漩渦淹沒,頃刻間一身鮮血倒流,瞬間被重創。

兩兄弟凝神一看,很快就知道夏侯昌必死無疑,絕不可能逃脫此劫。

「死得好!」重傷的邢勝男,搖搖晃晃浮上天空,一雙小眼射出大仇得報的光芒,咬著牙,低聲道:「當年,你親手射殺我小弟,今天,我的另外一個小弟,又親手殺了你!冥冥之中,一切早有註定,你這個沾滿邢家族人鮮血的屠夫,也註定只有這樣的結果!」

邢宇邈兄弟,看著漸漸被淹沒的夏侯昌,虎目通紅,也是神情振奮。

這些年來,他們兄弟倆,無時不刻不想著殺回天滅大陸,將夏侯昌此人千刀萬剮。

許多次,兩兄弟潛伏到天滅大陸,對三大家族武者展開報復的時候,都一次次幻想著,會遇到夏侯昌,想過以各種血腥殘酷的手段除掉此人。

可惜,他們始終沒有找到一絲機會,一直沒有能夠得償所願。

這趟,如果不是秦烈突地冒頭,以雷霆手段扭轉局面,他們就會步入父輩和四弟的後塵,被夏侯昌滅掉所有希望種子。

眼見夏侯昌生機漸滅,邢宇遠和邢宇遠兩人,不由地遠遠看了秦烈一眼。

兩人眼中,蘊滿了感激,也真正從心眼裡接受了秦烈。

「還有一個江浩。」秦烈輕聲提醒,「這裡是你們的勢力範圍,我希望來犯者一個不能活著離開,我不想行蹤暴露。」

頓了一下,秦烈又道:「神屍會配合你們。」

「我明白了。」邢宇邈點了點頭。

旋即,他便和邢宇遠以極速離開,身如金色電虹,朝著江浩潰逃的方向追殺而去。

那邊,最魁梧雄壯的神屍,在海面上如履平地,咆哮著揮舞著擎天巨柱般的臂膀,將一輛輛水晶戰車摧毀。

狂烈洶湧的氣勢,從神屍身上釋放出來,形成綿綿的封鎖,在天海閣逃離者的前方形成。

只見一個個潰逃者,會突然撞擊在無形的壁障上,一頭跌落下來,很快被神屍拍蒼蠅般拍死,嚼碎吞沒。

場面血腥殘忍,天空中不時有蓬蓬血雨紛落,有不少武者眼見逃不掉,又怕被神屍活生生撕咬吃下去,直接暴體而亡。

在絕對的震懾下,這些低等級的武者,根本沒有一絲存活希望。

一輛水晶戰車,忽然漂浮到秦烈身旁,戰車內的宋婷玉等人,神色輕鬆,知道秦烈已達成目的。

這時,始終遮掩面目的宋婷玉,雪驀炎,還有謝靜璇,再也不需要掩藏什麼,一個個浮露出真實面目出來。

宋婷玉和謝靜璇還好,雖然真實面容美艷無比,清雅脫俗,可她們不是暴亂之地的武者,只是讓人覺得驚艷,羨慕秦烈的艷福,不會有其它想法。

雪驀炎卻不同。

當她撕裂偽裝,將真實容顏顯現出來,所有金陽島的武者,瞬間沸騰起來。

「雪,雪小姐?老天,竟然是幻魔宗宗主的親傳弟子!」

「雪驀炎!」

不論是邢家族人,還是項西那邊的武者,全部神情大變,眼中有著明顯的敬畏之色。

金陽島,畢竟是幻魔宗下面的附庸勢力,以往的時候,就算是邢宇邈去幻魔宗,見著雪驀炎的時候都要恭恭敬敬。

在金陽島身份尊貴的項西,甚至連去幻魔宗面見雪驀炎的資格,都沒有。

雪驀炎的現身,又深深震懾了金陽島武者,讓項西那些人也愈發老實下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