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九十五章我能做到!

第五百九十五章我能做到!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3-13 12:35  字數:3757

??高宇端坐邪神肩膀,從雲空迅速墜落,重重沖入深海。

那一尊邪神,墨綠色山巒般矗立在海面,高宇則是順勢飛出,眼中冒著深幽暗光,手上的鬼臉戒厲嘯聲聲,衝出一頭妖魔殘影。

被「血之禁魂術」層層束縛了靈魂和身軀的鄭志合,赤裸的身上,一朵朵漆黑雲簇,逐漸被鮮血染紅。

鄭志合眼中顯出繁雜密集的血色紋線,交織成血色網格,密密麻麻。

那頭從鬼臉戒遁出的妖魔殘影,瞬間降臨到鄭志合頭頂,張口一吸。

「秦烈!」高宇輕喝提醒。

「好!」秦烈於是將血之禁魂術稍稍收斂。

「呼……」

只見鄭志合的靈魂,被密集的血色網格緊緊束縛著,從他天靈蓋上緩緩漂浮出來。

那頭猙獰的妖魔殘影,用力吸吮著,一點點將鄭志合靈魂抽離。

鄭志合的靈魂,在血色網格的禁錮下,瘋狂扭曲掙扎著。

可惜,不論他如何努力,都逃脫不掉「血之禁魂術」的禁錮,最終化為一縷灰濛濛的魂體,被那頭妖魔殘影吞沒。

高宇陰鬱冰冷的眼中,泛出明顯的興奮之色,他還下意識舔了舔唇角,喃喃道:「天助我也……」

「咻!」

吞沒了鄭志合靈魂的妖魔殘影,瞬間重返鬼臉戒,高宇神情振奮,臉上顯出一個滿足的笑容,又落到邪神的肩膀。

「秦烈,我幫你看護著本體。」

伸手一拍邪神的脖頸,這尊猙獰可怖的邪神,便在深海迅速遊動,很快來到邢勝男眾人所在的那艘大船上。

邪神沒有上船,高宇也只是看向甲板上的邢勝男,還有秦烈本體,道:「沒人能摧毀你的身體。」

秦烈咧嘴一笑。伸手一指鄭志合失去靈魂的軀體,道:「吃吧。」

那具最大的神屍,立即伸手捏住,將鄭志合這具肉身塞入口中,血肉飛濺的咀嚼起來。

所有黑雲宮的武者,在這一刻,幾乎崩潰。

少宮主鄭雲。三名如意巔峰強者,宮主鄭志合,短短時間被擊殺乾淨。

此時,赤銅級勢力的黑雲宮,已遭受了最可怕的重創,就算是剩下的武者全部能逃脫掉。黑雲宮也將會從赤銅級勢力,降級到黑鐵級勢力,將失去和周邊同級勢力爭鬥的資本。

同來的天海閣閣主江浩,臉色變得無比沉重,心中開始重新估量局勢。

夏侯昌眼神閃爍著,暗暗思量著,已經有了撤離的念頭。

秦烈眼中顯出猩紅血光。釋放出靈魂意識,下達命令。

八具神屍立即狂暴怒吼,震的深海巨浪如龍翻騰,在海面上咆哮凶狂出手。

「嘩嘩嘩!」

一根根水柱,被八具神屍的力量凝結出來,如晶瑩山川,一座座從深海衝天而起。

水柱數百米高,粗如山峰。巨刺般搗向天穹。

「轟隆隆!」

一輛輛盤旋天際的水晶戰車,被那些巨大水柱轟中,立即解體,爆炸成無數零碎晶片。

上面眾多黑雲宮、天海閣的武者,慘叫著,要麼被巨力直接震碎軀體,要麼在戰車爆碎後。紛紛跌落向深海。

海下,八具暴躁的神屍,張開血淋琳的大口,早已在等待。

一時間。邢家必死的局面,被瞬間逆轉過來。

也在同時,秦烈腳踏嗜血龍,在滾滾血色巨浪中,朝著雲霄狂掠而來。

無窮無盡的血氣,匯聚成一道道赤紅如血的流星,逆向上天,釋放出妖異的血光,營造出滔天的血煞氣息。

江浩臉色大變,看了看神情振奮的邢家兄弟,又看了看眼神閃爍的夏侯昌,他當機立斷,喝道:「撤離!」

所有天海閣的武者,都在等他這一聲吩咐,聞言立即尖叫起來,朝著四面八方潰逃。

「分散襲殺!」秦烈重新下達命令。

「追殺!」邢宇遠也怒吼。

八具神屍如八頭冰洋巨獸,踩著海浪,如履平地,暴戾追殺著逃逸者,不斷凝聚巨浪,水珠,釋放出一道道驚天虹芒。

邢勝男也下達命令,讓驚魂未定的邢家族人,對邢家忠心耿耿的那些金陽島武者,儘可能以偷襲的方式,最大程度擊殺來犯者。

「滅殺夏侯昌!」秦烈喝道。

駕馭著血祖之身,他魂力迅速消耗著,卻換來堪稱無窮的血之靈力。

兩手虛空拉扯牽引,數百米大的泣血鬼爪,很快浮現出來,巨獸的爪牙一般,血淋琳抓向夏侯昌。

「好!」邢宇邈也精神百倍,眼中顯出嗜戰的神色。

兩兄弟暫時沒有去管江浩,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夏侯昌身上,配合秦烈對夏侯昌動手。

這片天穹,因先前空間波盪的紊亂,導致任何人都沒有辦法以遁法瞬間脫身。

——這本是夏侯昌怕邢家兄弟逃遁,所以刻意混亂空間波動,斬絕他們的後路。

此時,夏侯昌悲哀的發現,他之前的自作聰明,變成了束縛他離開的壁障。

他無法以遁術脫身。

秦烈,邢家兄弟,三人聯手而來,一起將他當成必殺目標,從而放棄對其餘人下手。

江浩一心逃離,根本沒有和他並肩作戰的意思,令他咆哮連連。

另一邊,項西和另外兩大護法,內心則是在痛苦掙扎著,也是猶豫不定。

從局面上來看,因秦烈的突然冒頭,邢家必死之局早已被破掉。

鄭志合的死亡,讓項西意識到這次行動,不可能有成功的希望。

從夏侯昌他們之前的舉動,項西也知道,那些人並沒有遵守約定,而是存著對邢家斬盡殺絕的目的。

另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