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九十四章黑天吞沒術!

第五百九十四章黑天吞沒術!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3-12 18:08  字數:3749

落日群島,茫茫深海中,一具具擎天古神般的神屍,接連浮現出來。

滂湃浩瀚的氣血波動,形成肉眼可見的風暴,呼嘯飛旋著,朝著八方擴散蕩漾。

一百多輛大小不等的水晶戰車,明燈般懸浮虛空,遊盪著,追殺著邢家族人,和金陽島的忠心武者。

然而,從八具神屍身上呼嘯而成的風暴,在四散鼓盪之中,卻讓那些水晶戰車搖搖晃晃,如喝醉酒一般,內部靈力失控。

「咻咻咻!」

幾輛水晶戰車內部的靈石奇陣,因靈力混亂破壞,導致水晶戰車突然墜落。

上面黑雲宮、天海閣的武者,紛紛驚慌失措,不要命地強行以體內力量裹住戰車,往遠方孤島轉移。

他們懼怕墜海。

因為在海中,八具神屍仿若冰洋巨獸,如張開了猩紅巨口,展現出吞沒萬千生靈的殘暴氣焰。

夏侯聖被連皮帶骨嚼碎的血腥場面,如噩夢般令所有人心生恐懼,深深震懾著他們的靈魂,讓他們不敢和八具神屍有那怕一丁點的近距離接觸。

「血煞宗!死灰復燃的血煞宗!」夏侯昌臉色陰沉如水,眸中盛滿驚懼,心中在飛速估量著局勢。

鄭志合、江浩兩人,也是眼神閃爍不定,也在暗暗做著計較。

「小,小友?」項西錯愕看向下方,一隻手按著青銅巨鼎,神情也沉重起來。

他一直以為秦烈只是寂滅老祖的親傳弟子。

但在這一刻,當八具神屍接連浮出海面。當秦烈釋放出血煞宗至寶。以靈魂霸佔了一具血煞氣衝天的遺體。施展出泣血鬼爪之後,他立即明白秦烈還另有一層身份——血煞宗餘孽。

「項護法,你現在就收手,我還能網開一面。」沉吟了一下,秦烈突然說道:「念在你也是為金陽島好,還沒有真正釀成大錯的份上,我可以給你留一條活路。」

項西沉默了。

「夏侯昌沒有遵守你們之間的約定,黑雲宮和天海閣也沒有。邢家族人……先前遭受了屠戮,被以滅族的方式對待。」秦烈指向周邊兩艘大船。

項西垂頭去看,發現邢勝男所在的那一艘大船上,已經有不少邢家族人死傷。

另一艘,交由天海閣負責的大船,邢家和忠心邢家武者的屍首,遍地可見。

顯然,秦烈並沒有糊弄他,夏侯昌和天海閣、黑雲宮一定有著默契,根本沒有真的遵守約定。

項西臉色漸漸陰沉下來。

「哼!」夏侯昌冷笑。「你當真以為三大家族會放過邢家,放過這些曾襲殺我的族人。給三大家族造成重創的餘孽?項西!醒醒吧,從你接受我的邀請,和我達成協議那一天起,你就沒了回頭路!」

項西眼神掙扎,臉色陰晴不定,在天上始終沉默。

秦烈笑了笑,平靜地指向另外一艘大船,以精神意識傳遞命令。

三具神屍踏著巨浪,如深海巨獸一般,沖向那艘船,瞄向了天海閣的武者。

「雲,雲兒呢?」也在此時,鄭志合突然反應過來,發現他兒子許久沒有出現。

「這是你兒子吧?」郭延正在下面吆喝了一句。

鄭雲的屍骨,還在那一艘船上,就在他和戚敬旁邊。

鄭志合低頭一看,眼睛瞬間通紅,發出一聲凄厲慘叫,「雲兒!」

鄭雲是他最疼愛的小兒子,和他性格最像,深得他的器重,也被他欽定為將來黑雲宮的宮主。

這趟,他之所以帶著鄭雲過來,也是認定不會有任何風險,好讓鄭雲通過邢瑤發泄一番。

為了保險起見,他還另外安排了三個如意境巔峰強者,合力來保護鄭雲,確保鄭雲安然無恙。

他怎麼也沒有預料到,就在他沒有留意到的時候,鄭雲已被襲殺。

喪子之痛令鄭志合立即瘋狂!

「誰?是誰?究竟是誰殺了我的雲兒?!」鄭志合歇斯底里咆哮。

怒吼聲中,鄭志合棄下了邢宇邈兄弟,一頭朝著下方衝殺而來。

他眼睛死死瞪著邢勝男!

他認定了,殺了鄭雲的兇手,就是邢勝男!

「是我……」

就在此時,秦烈淡然冷漠的聲音,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

「這塊破布,好像是你兒子使用的,不過已經被我撕裂了,怕是和你兒子一樣沒用了。」秦烈揚起手中那面漆黑如墨的巨幡。

他分明是在挑釁鄭志合的憤怒底線。

「不管你是誰,我都要你給雲兒陪葬!」鄭志合果然瘋狂地轉移目標,往秦烈衝擊而來。

一面接著一面漆黑巨幡,隨著鄭志合的衝擊勢頭,在他和秦烈之間浮現而出。

巨幡上漆黑雲團滾滾,每一面巨幡內部,都彷彿封印著一頭凶神,一頭猙獰的惡獸,巨幡迎風獵獵舞動著,內部封印的凶神惡獸忽然凝現出來,和他一起瘋狂厲嘯。

團團墨黑色的雲簇,吞沒了光明,讓天際一點點漆黑。

白晝瞬間變成漆黑深夜。

鄭志合人跡不在,雲層下方,至深的邪惡和黑暗,如黑色天幕覆蓋大地,緩緩罩落下來。

將秦烈頭頂之上的空間徹底淹沒。

形成伸手不見五指的濃烈漆黑。

「這……」邢宇遠臉色微變,凝重地說道:「黑天吞沒術!鄭志合破碎境巔峰,就算是大哥你,要硬抗他拚命的一擊,恐怕都要付出獻血代價!他……」

邢宇遠不由為秦烈擔心起來。

「這個秦烈乃通幽境的靈魂,他霸佔的那一具血腥味衝天的軀體,卻給人極其可怕的感覺。」邢宇邈眉頭深鎖。感知了一下。發現沒辦法給出定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