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九十三章血腥震懾

第五百九十三章血腥震懾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3-12 15:59  字數:3643

「小,小弟?」半響後,邢勝男稍稍鎮定下來,不確定地向以血祖之身示人的秦烈。

「是我。」秦烈笑道。

此言一出,所有邢家族人,所有船上金陽島的武者,皆是震驚絕倫。

也在此時,秦烈轉過身去,看向三名黑雲宮的如意境巔峰老者,咧嘴一笑,笑容說不出的血腥殘忍,道:「就從你們開始吧!」

一隻血淋琳鬼爪,隨著秦烈的動作,隨著他的伸縮抓扯,憑空浮現天際。

那是泣血鬼爪!

鬼爪佔地數百米,彷彿由濃烈鮮血淬鍊而成,透露出衝天的暴戾血氣,釋放出無比猙獰的凶厲血光。

如巨船上血錨,泣血鬼爪當頭抓來,落向三名如意境巔峰強者。

冠絕天地,籠罩蒼穹的滔天威懾,瞬間降臨到三人頭頂!

「噗哧!」

三人旁邊,十來名通幽境的黑雲宮武者,尚未等到鬼爪落下,便紛紛口吐鮮血,之後暴體而亡。

從他們身上濺射而出的鮮血,噴洒在那三人身上,令三人滿身滿臉都是鮮血,模樣說不出的慘厲。

三人忽視一眼,一咬牙,催發了全身的靈力,形成冰藍、暗綠、淡紫三層肉眼可見的光罩,全力來防禦。

三層光罩上,繚繞著不同屬性的靈力氣息,綻放出絢爛的光流,強烈的能量動蕩。

泣血鬼爪當頭抓來。

「哧啦!」

如利器撕裂薄膜,三種色澤不同的靈力光盾·應聲被破裂。

鬼爪如惡魔之手重重按了下來。

「喀嚓!」

骨骼爆碎聲,伴隨著血水的飛濺,從鬼爪指縫內沖射而出。

大船的甲板,硬生生被按出一個佔地百米的巨洞,三名黑雲宮的如意巔峰武者,則是被壓成肉餅·死狀極慘。

船上所有黑雲宮武者,在這一刻·全部崩潰。

慘叫聲中·那些聲勢驚人,凶神惡煞一般而來的侵犯者,亡命跳海。

短短十息時間,所有不屬於金陽島的武者,潰逃的乾乾淨淨。

「小,小弟」邢勝男敬畏地輕呼一聲。

轉身,秦烈淡然一笑·說道:「落海者,一概逃脫不出。」

邢勝男愕然。

眾多邢家族人凝神去看,發現那頭沉浮在滔滔血海當中的血色骨龍,就在海面上懸浮著,張牙舞爪地咆哮,卻並沒有沖入海下。

它彷彿在顧忌著什麼。

海下,夏侯聖,眾多黑雲宮的武者·不斷沉入深海,生怕被嗜血龍和秦烈誅殺。

他們輕車熟路往海下面落去。

那裡,還有他們的藏身之地,還有幾輛能在海底遊盪的密封水晶戰車。

海下數百米之處,夏侯聖還在下潛,忽然看到一個個紅彤彤的明燈,在幽暗的海下顯得無比惹眼。

「什麼鬼東西?」夏侯聖在慌不擇路的時候,心生迷惑·不由地湊近去看。

還有不少黑雲宮的武者,就在他身後·也看向那一個個紅彤彤明燈,也心生好奇。

很快,夏侯聖就發現那一盞盞巨大明燈,也在逐漸往海面上浮動,也在逐漸向他接近。

他愈發好奇,緊緊盯著那明燈,凝神去看。

許久後,深海下面的夏侯聖,突地浮現出恐懼至極的表情,手腳並用,不要命地朝著海面上遊動。

他看清楚那一盞盞巨大的明燈,究竟是什麼了——那是一雙雙眼睛!

消失許久的八具神屍的眼睛!

在天裂大陸消失,被天器宗、萬獸山盡全力找尋的八具神屍,就在深海下面,就在落日群島底下潛伏著!

更令夏侯聖恐懼的是,以前的八具神屍,都沒有頭。

然而,如今的八具神屍,一個個碩大頭顱,全部穩穩處在脖頸上,身上釋放出驚天動地的氣血波動。

攪的暴亂之地天翻地覆,出動了九大白銀級勢力,耗費了無數人力物力擒拿的八具神屍,獲得了頭顱之後,竟然出現在此。

他如何不驚恐欲絕?

「夏侯大人,為什麼上來?為什麼浮出來,上面有是嗜血龍啊!」黑雲宮的武者,見夏侯聖不要命地往海面上遊動,全部在海中以奇異的聲音詢問,吹出一個個水泡泡。

夏侯聖沒有解釋,只顧得亡命而逃,想要第一時間將消息告知夏侯昌,告知上面的戰鬥者。

「怎麼回事?」

黑雲宮的那些武者,依然覺得莫名其妙-,不知道底下究竟有什麼。

直到……

直到第一具神屍映入他們眼帘,張口一吸,將十來名武者吸入口中,用力咀嚼,嚼的鮮血骨肉橫飛的時候,他們才明白夏侯聖為何亡命而逃。

於是,所有黑雲宮的武者,也驚恐至極,也不要命地往海面上浮動。

八具神屍,在海下面不斷大口大口吸水下面遊動的那些黑雲宮武者,就像是被巨鯨吸食的小魚一般,被強行吸入他們口中。

越來越多的黑雲宮武者,沒有逃脫掉神屍的吸吮,紛紛化為他們口中的美味,連著骨頭被吞掉。

海面上,血水汩汩冒了出來,濃郁刺鼻的血腥味,充斥了整個海面。

邢家族人,還有那些金陽島武者,只見海面上不斷冒出血水,卻不見一個屍體浮出。

他們臉上流露出無比震驚的表情。

他們還不知道具體怎麼一回事,卻知道,在海下面,一定發生了極其恐怖的事情。

「你究竟是誰?!」天際,本來激烈交戰的那些破碎境強者,紛紛垂頭·瞪著霸佔血祖之身的秦烈厲嘯。

對邢宇邈、邢宇遠兄弟的圍攻,也因為突發的異變,被強行中止下來。

夏侯昌臉色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