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九十二章滔天血氣!(求月票

第五百九十二章滔天血氣!(求月票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3-12 15:59  字數:3729

鄭雲被寂滅玄雷炸的倒飛出去,口中鮮血綿長如蛇,場面血腥妖異。

但他並沒立即死掉。

硝煙和爆裂的木片鐵刺激射,在織密閃電中,秦烈雄健如山身軀,突然沖射而出。

「轟!」

沉悶暴烈之聲,從他體魄內轟隆隆傳來,在身後邢瑤的眼中,秦烈體內如藏著一座劇烈涌動的火山,狂烈氣勢震的人心神失措。

一枚枚能量澎湃的雷電球,熾烈太陽般從秦烈身上漂浮出來,以比他身勢還要快捷的速度,重重轟向鄭雲。

此刻,鄭雲飄飄晃晃的身子,依然還在倒飛狀態,尚未墜落在地。

秦烈分明是要趕盡殺絕!

「你敢!」

三名黑雲宮如意巔峰武者,幾乎立即厲叫起來,這時候也顧不上秦烈的身份,顧不上他背後的寂滅老祖,要盡全力掐滅掉秦烈的凶焰。

夏侯聖也是瞳孔一縮,眼中泛出古怪之色,「多大的仇恨?」

他當秦烈和鄭雲之爭,僅僅只是為了邢瑤,為了一個玩物。

「呼!」

一面漆黑如墨的巨幡,又從鄭雲後頸呼嘯上天。

巨幡上鐫刻的凶獸,猙獰恐怖的掙扎著,一條條墨綠色觸手,從幡布面上延伸出來,骨鞭一般抽打著空中,傳出「噼里啪啦」的爆響。

連續六個拳頭大小的雷電球,轟向鄭雲身旁之時,就被那些觸手鞭子抽擊正著,爆裂濺射出漫天電芒。

然而,那些濺射的電芒,依然靈巧蠕動著,靈蛇般鑽向鄭雲袖口,鼻孔,耳朵,眼瞳當中。

「嗤嗤嗤!」

一瞬間,鄭雲全身冒出雷光電芒,頭髮、皮肉迅速焦黑,一雙神采奕奕的眼睛,立即黯然無光。

「轟!」

雷罡錘滾石般落來,狠狠砸在鄭雲胸腔,伴隨著骨骼爆碎聲,鄭雲胸口明顯凹陷下去。

他眼中僅剩不多的光澤,徹底暗滅,生機斬絕。

雷電光芒中,秦烈分明朝著鄭雲衝擊的身勢,方向一變,突然落到邢勝男身旁。

被一連串驚變鎮住的邢勝男,黃豆小眼中,閃爍著疑惑光芒,看著秦烈一時說不出話來。

夏侯聖臉色一沉,突然道:「小兄弟到底站在哪一邊?」

鄭雲慘死,三名如意境巔峰的黑雲宮武者,本要過來痛下殺手,又因為邢勝男在秦烈身旁,怕遭受邢勝男拚死襲擊,所以不敢輕舉妄動。

邢勝男破碎境修為,即便身負重創,要是來個玉石俱焚,也絕不是他們三人能承受的。

他們不敢冒險。

所以他們要等夏侯聖先動手。

同樣呆住的還有邢瑤,她發現束縛她身子的雷電鎖鏈,就在秦烈對鄭雲突下殺手之際,便神奇地解開。

邢瑤已恢復自由。

這時候,她看向秦烈的目光,忽然變得疑惑重重,忽然無比複雜。

她發現她越來越摸不透秦烈,不知道這個突然冒出來,假冒邢家族人之名的傢伙,究竟想要幹什麼。

只有郭延正、戚敬兩人,因為知道秦烈血煞宗的身份,隱隱能明白一點。

可也不能真正猜透秦烈心思。

「小……小弟。」猶豫了一下,邢勝男不確定地問道:「你究竟幫誰?」

「沖著你的一聲小弟,自然也是幫你。」秦烈咧嘴,笑容說不出的洒脫,說不出的歡愉。

邢勝男眼睛猛地亮了起來,臃腫的身子,也微微顫抖。

然而,只是一霎,她便重新冷靜下來,臉上浮現出苦澀頹然,搖頭道:「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只是……邢家逃不過這一劫,渡不過這一關的。」

她深深嘆息,也早已絕望。

黑雲宮、天海閣、夏侯家三方,再加上叛變的項西等人,四方勢力聯合要滅邢家,他們如何抗衡?

從現今局面上來看,她就知道今天所有邢家族人,恐怕都要葬身此地。

秦烈能在這時候表明態度,她已覺得欣慰,可她知道秦烈的態度,根本沒辦法改變什麼,沒辦法讓邢家的命運產生絲毫的偏差,還只會白白搭上一條性命。

——這並不是她想要的結果。

「我從未聽說過,金陽島和寂滅老祖有何關係?」夏侯聖臉色漸漸陰沉下來。

忍不住想要動手的三名黑雲宮武者,一聽「寂滅老祖」從夏侯聖口出說出,眼中同時顯出一絲恐懼,又急忙克制著,沒有敢下手。

「寂滅老祖?」

邢勝男,邢瑤,郭延正,戚敬等人,突然迷惑起來,略一思量後,這些人忽然振奮起來。

轟擊鄭雲的寂滅玄雷,之後的熾烈雷電球,一連串的雷霆閃電,分明就是寂滅宗獨有啊!

難道……

再看秦烈之時,邢家族人和兩大護法的眼神,忽然間變了。

「私交而已。」聳了聳肩,秦烈神態輕鬆從容,沖邢勝男說道:「大姐,先坐下來,好好調息恢復,將傷勢穩定下來。」

夏侯聖眼神陰冷,嘴角漸漸勾起狠辣無情的森然笑容,「我自然不敢對寂滅老祖的親傳弟子下殺手,但我可以殺光所有邢家族人,殺光船上除去你以外的任何金陽島武者!」

頓了一下,他又看了身後三名黑雲宮武者一眼,道:「此人殺了你們的少宮主,你們難道坐視不理?」

三名黑雲宮如意巔峰武者,臉色一變,心裡猛烈掙紮起來。

「邢勝男,沒有人能幫你,也沒有人可以救你,你認命吧。」夏侯聖深吸一口氣,重新冷靜下來,提著滴血的利劍,一步步走來。

一道道凌厲的殺機,猶如冰冷的光線,瞬間投射到邢勝男身上。

邢勝男全身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