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九十一章一聲大姐

第五百九十一章一聲大姐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3-11 18:59  字數:3695

「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邢瑤身子被制住,咬著牙,一雙眼睛盛滿滔天恨意,死死瞪著秦烈。

郭延正和戚敬兩位護法,一看秦烈竟膽大包天到將邢瑤禁錮,也瞬間被激發真怒。

這一刻,不管秦烈什麼身份,不管他背後站著血煞宗還是寂滅老祖,郭延正、戚敬都置之不理,要立即將秦烈格殺在此。

「兄台當真是好脾氣,佩服,在下佩服。」鄭雲哈哈大笑。

他身後那些黑雲宮武者,本來就收到了命令,要格殺郭延正、戚敬,這時候立即湧上來。

郭延正和戚敬兩人,馬上被兩個同級武者攔住,其餘黑雲宮武者,在鄭雲揮手示意下,開始對船上其餘邢家族人下手。

邢瑤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看著族人,還有那些疼愛她的長輩,被黑雲宮武者淹沒。

她眼中幾欲噴出火焰出來。

「邢小姐,想不到會落到這般下場吧?」秦烈戲謔地說道。

這時候,天上邢家兄弟身上鮮血濺射,屬於邢家掌控的火鳳上,許多水晶戰車呼嘯著,衝擊著上面的武者。

海中兩艘大船,分別被黑雲宮和天海閣武者包抄圍著,上面的武者也被襲殺。

爆炸聲,濃煙,慘叫聲,不斷從邢家人掌管之地傳出。

金陽島的實力,並不弱於黑雲宮、天海閣,邢宇邈本身也是實力強悍,不比鄭志合、江浩差。

可惜因項西的反叛,金陽島已大大消弱,邢宇邈兄弟倆,需要面對六名破碎境武者夾擊,其中鄭志合、江浩都在破碎境巔峰。

夏侯聖也在旁邊虎視眈眈,隨時準備出手補位防止邢家兄弟逃脫。

另有近三十名黑雲宮、天海閣如意境武者,手持海螺形狀的靈器朝著天際釋放出強烈的靈力動蕩混亂空間波紋,令邢家兄弟無法以秘術遁離。

金陽島內裂,又有黑雲宮、天海閣精銳盡出,加一部分夏侯家武者混雜,這趟不論如看,邢家都逃脫不掉滅族之災。

「兄台,那丫頭等你玩膩之後能否交給我處置?」鄭雲閑來無事不由地笑嘻嘻問道

「我死也不會放過你們!」邢瑤厲喝。

「那你怎麼不去死?」秦烈臉色淡漠,道:「我只是制住你的身子,令你筋脈麻痹,靈力無法匯聚。但你能講話,舌頭自然就能動,你要想死可以咬舌自盡,誰攔著你了?」

「兄台兄台!」鄭雲急了,忙道:「趕緊把她舌頭也禁住啊,真要死了,也就沒什麼意思了啊!」

「我想怎麼玩弄她,都是我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教我!」秦烈臉一沉。

鄭雲立即尷尬起來,訕笑道:「算我多嘴,算我多嘴」

他顧忌秦烈的身份明明被呵斥了,也不敢翻臉。

鄭雲於是沉默。

「你可以咬舌自盡!我絕不攔著!」秦烈又冷冷道。

一直叫嚷著死也不會放過他的邢瑤,如忽然失去所有力氣,眼中厲色逐漸消褪,她臉上顯出古怪的色彩,喃喃低語:「我,我竟然連死的勇氣都沒有……」

直到這一刻,她才意識到,她很怕死,她不想死,也不敢去死。

當意識到這一點,她連叫囂的底氣,都徹底喪失。

邢瑤忽然顯得失魂落魄,眼中滿是茫然之色,一個人自言自語,「我怕,我害怕,我是如此的害怕失去一切·`」

「你只是被你父親藏在溫室的花朵,根本沒有真正經歷過風雨,沒有獨自面對死亡的勇氣。」秦烈搖著頭,一臉嘲弄表情,冷言冷語的譏誚。

邢瑤沒有反駁,因為她知道秦烈沒有說錯,她就是沒有勇氣承擔一

「嘩啦!」

就在此時,一道巨熊般的身影,從海下沖飛上天。

瞬間墜落到甲板上。

「小姑!」邢瑤眼中重現希望火芒,歇斯底里尖叫起來,「幫我殺了這個假冒的姦細!殺了他!給我殺了他!」

一束束目光,倏地聚集到邢勝男身上,猛地看向她。

鄭雲身後,三名如意境巔峰武者,眼瞳一縮,立即將靈器取出。

「別緊張,嘿嘿。」鄭雲笑了笑,神態輕鬆,「她翻騰不了風浪

那三名如意境巔峰強者,凝神細看後,也是嘿嘿一笑,同時放下心來。

邢勝男兩手提著雙刃巨斧,只是兩條手臂血肉綻裂,一縷縷鮮血從她臂膀上流淌下來,順著雙刃巨斧的把手不斷滴落。

她臃腫的身子,也有多處皮肉裂開,也有鮮血在滴落著。

她那黃豆般的小眼中,神采已經不在,顯得有些黯淡無光。

「嘩嘩!」

一道身影,在她之後,也從海下面冒出來,也站在甲板上。

那人身穿夏侯家獨有的衣袍,五十歲的模樣,一臉狠厲之色,手提一柄寒光熠熠的利劍,劍上沾滿了鮮血。都是邢勝男身上的鮮血。

來人叫夏侯昌,他是夏侯聖的族弟,和邢勝男一樣乃破碎境初期修

在邢勝男被夏侯聖所傷,跌落入海時,他便在海底偷襲得手。

邢勝男第一次浮出海面,也是因為此人在海下窮追不捨,沒辦法才不得不冒頭。

結果,卻迎來黑雲宮和天海閣一輪齊射,被迫重新入海。

那次被逼入海,她又被海下的夏侯昌重創了一擊,傷上加傷。

如今,終於尋到一個機會,終於衝上甲板的邢勝男,滿身鮮血,靈力也已消耗了大半。

夏侯昌又追了上來,一雙冷漠陰寒的眼睛始終凝聚在邢勝男身上,尋找著一擊必殺的時機。

邢勝男全身都在滴血,往常輕盈的雙刃巨斧,如今變得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