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八十八章異變!

第五百八十八章異變!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3-10 12:44  字數:3516

「這個項西說的是真還是假?」

火鳳側翼邊沿,杜向陽摸著嘴角,遠遠看著誇誇而談的項西,一臉驚訝。

他發現他要重新審視項西了。

不單單是他,就連秦烈也是滿臉錯愕,眉頭漸漸擰了起來。

在他眼中項西剛愎自用,狂妄自大,野心勃勃,一無是處,幾乎看不到什麼優點。

然而,經過這一番辯解,項西在他心目中的形象,明顯有了一定程度的改觀。

如果,如果項西所言屬實,邢宇邈當真處心積慮要對付三大家族,並且逐漸藉助於金陽島的資源,一步步行動起來,數次派人甚至親自下手,去襲殺三大家族的族人……那邢宇邈的確有點過於急切了。

金陽島只是赤銅級勢力,夏侯家、蘇家、林家任何一方,只要將金陽島當成不遺餘力要剷除的對象,金陽島都將很快走到盡頭。

邢宇邈不斷挑釁在先,就算是幻魔宗,也未必就能護住金陽島。

如此來看,邢宇邈的做法,的確有待商榷,對金陽島而言當真是極其不利。

項西的出發點,真要是為了金陽島,為了令金陽島存活下來,阻止邢宇邈的瘋狂,還真怪不得他逆反。

秦烈一臉地若有所思,沉吟了一下,笑道:「越來越有趣了。」

「的確更有看頭了。」連洛塵也來了興緻。

「大護法,你和邢家兄弟囉嗦這麼多做什麼?」逆反者中的薄波澤,率先不耐起來,陰厲道:「邢家必須要除掉,不然,事後邢家會滅掉我們所有人!邢家兄弟的心性和狠辣,你又不是不清楚,難道你真以為他們會悔改?會就此收手?」

停頓了一下,薄波澤又道:「再說了。如今……也沒辦法收手了。」

他看了下方海面一眼。

他很清楚,天海閣和黑雲宮的強者,就潛藏在海下面,只待項西一聲令下,就會立即衝殺出來。

除此之外,三大家族的強者,應該也在附近。也在暗暗觀察著。

這種局勢下,項西必須要做出姿態,必須除掉所有邢家族人。

「我很好奇,你薄波澤從何而來?」邢宇邈臉色深沉,「你不是金陽島的老人,你在十五年前加入金陽島。得到項大哥的信任。自從你過來,從你加入金陽島起,你就一直在搬弄是非,你兒……試圖對瑤兒不軌,想要強暴瑤兒,只是廢掉他的命根子,沒有將他擊殺。我想我已經足夠仁慈!事後,我還關了瑤兒禁閉許久,你居然還不滿意?」

「我豈會滿意?」薄波澤像是被踩中尾巴的毒蛇,一下子尖叫起來,一雙充滿仇恨的眼睛,死死瞪著邢宇邈,道:「是你女兒自己賤!是她故意勾引我兒,令我兒把持不住。然後找借口廢掉我兒!我怎能滿意?不殺光你們邢家族人,不讓邢瑤那賤人跪在我兒面前求饒,我絕不滿意!」

「你才是賤人!你全家都是賤人!」邢瑤在底下歇斯底里尖叫。

邢宇邈、邢宇遠兄弟倆,在薄波澤的惡毒咒罵聲中,也終於忍受不住。

「我先殺了你!」

一桿金色長槍,從邢宇邈袖口疾射出來,槍尖燃燒著金色火焰。惡龍出淵一般,狠狠刺向薄波澤。

「呼呼呼!」

一簇簇金色火苗,從槍桿內飛逸出來,如金色火海裹著一頭金色蛟龍。聲勢驚人至極。

薄波澤臉色大變,急忙朝著項西靠攏,尋求項西幫助。

他和項西都在破碎境初期,兩人若是合力,面對破碎境後期的邢宇邈一擊,應該不是問題。

只要拖延一刻,由項西發號命令,潛藏周邊的援軍紛紛下手,邢家兄弟必將遭遇厄運。

「來我這裡!」項西暴喝。

一尊青銅巨鼎,在他胸前浮現出來,巨鼎有三足,五米高,鼎面上紋著一頭頭張牙舞爪的巨蟒,鼎口上五彩煙霧繚繞,如蘊含著劇毒。

「嗤嗤嗤!」

一條條青幽光爍,電一般在鼎面上遊盪著,繪刻在上面的巨蟒,同時發出怪異的鳴叫,如鮮活了過來。

同時,暴戾猛烈的能量波動,也從鼎內轟然而出。

三足巨鼎,轟隆隆爆響著,朝著邢宇邈的金色長槍撞去。

薄波澤暗暗鬆了一口氣。

然而,就在他身子虛空定住,就要釋放出靈器,和三足巨鼎聯手對抗邢宇邈之時。

異變突起!

本該越過他,狠狠撞擊向邢宇邈的三足巨鼎,竟詭異改變方向,就在臨近他的時候,猛地轟在他的身上。

猝不及防之下,薄波澤一身骨頭「噼里啪啦」響聲不斷,滿臉滿嘴的鮮血。

「噗哧!」

金色長槍順勢刺來,一槍將薄波澤刺穿,在他肚子上開了個大窟窿。

「項西!」薄波澤發出恐怖的厲嘯,一雙眼睛死死回頭瞪向大護法,他做夢也沒有想到,竟然會落得個如此下場。

「我靠,什麼一個情況?」杜向陽也大叫起來。

秦烈猛然一震,也是呆住。

從神葬場遁離的幾人,看著突發的變故,也是蒙住,眼中都是問號。

「莫不成,是邢家兄弟聯合項西,故意要害死薄波澤?專門為了對付在海下面的那些人?」雪驀炎眼睛一亮。

「十有八九!」宋婷玉也興奮起來,「沒料到局勢再起變故!今天這場大戲,當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邢家族人,郭延正和戚敬等護法,也是獃獃看著上方。

「難道是大哥他們……」邢勝男也生出和雪驀炎一樣的想法。

她也以為項西和邢宇邈兄弟早有默契。

只是,當眾人再看邢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