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八十七章非死不可!(請求月

第五百八十七章非死不可!(請求月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3-10 05:27  字數:3798

邢宇遠在開導他大哥的時候,項西、薄波澤的張狂厲笑!已響徹了落日群島的每一個角落。

在海上一道道目光注視下,邢家兩兄弟沒有乘坐水晶戰車,直接從流金火鳳身上飄飛而出,進入所有人視線當中。

邢宇邈身穿一件金黃色靈甲,那靈甲由一種輕薄金屬編織而成,光芒燦燦,表面如金色汁水一般,能量之光流淌著。

猛一看,邢宇邈猶如一具黃金戰神,從遠古戰場破空而來,聲勢驚

同時,一股金燦燦的光暈,以他為中心蕩漾開來,生成凌厲無匹的鋒銳,震懾八方。

邢宇遠身披銀色亮甲,他的寶甲上,有著日月星辰和靈雀鳥雀花紋圖案,讓他顯得器宇軒昂,風度翩翩,有一種儒雅的氣質。

兩兄弟展露出破碎境中後期的修為,一同懸浮虛空,給予邢家族人,還有那些依附者自信。

很多先前驚慌失措的邢家族人,還有真心臣服他們的武者,眼見他們鎮定自若,從容不迫,都漸漸冷靜下來。

他們相信邢家兩兄弟。

「項西簡直活膩了!」邢瑤靜下心後,不驚反喜,道:「以我爹的修為,一人就可以擊殺四大護法全部!這些傢伙簡直不知死活!」

「沒那麼簡單。」郭延正搖了搖頭,臉色沉重,「項西雖然脾氣火爆,腦子並不壞,他敢這般放肆,必然另有憑仗!」

「他身後還有薄波澤·此人一肚子壞水,從不打沒有把握的仗。」戚敬也道。

他們知道情況絕不像邢瑤所想的那麼簡單。

眾多邢家族人,都抬頭看著天空,看著項西為首的四大護法,駕馭著水晶戰車,慢慢接近邢宇邈兩人。

秦烈和杜向陽等人·也早已紛紛從木樓出來,也都遠遠看向那邊。

「項西必然另有底牌·否則·以他的境界修為,和邢家兄弟硬抗就是送死。」雪驀炎輕聲道。

她清澈明亮的眼睛,不時看向周邊的海島,看向可能藏身的區域,試著以靈魂感知。

「還真是有好戲看。」杜向陽興緻勃勃。

「和我們無關。」洛塵表態。

「別找了,在海下面。」秦烈忽然說道。

眾人的目光,馬上集中到他身上·露出詢問的神情來。

「八具神屍也在海下·大概在海下兩千多米的位置,項西的底牌,就在八具神屍上方一千米左右。」秦烈淡然說道。

「你能感知?」謝靜璇微驚。

「以我的境界修為,自然不太可能洞察到,是神屍,神屍…和我有微妙-聯繫。」秦烈解釋。

他將八具神屍潛藏向落日群島深海之時,就已經探明·在落日群島一座座島嶼下方,海洋的深處,有著強烈且明顯的生命波動。

八具神屍並未死絕,還有著一部分殘魂,這八具神屍生前修為極其恐怖,單單憑藉著部分殘魂,就能如八盞明燈,將那些潛藏者照耀出來。

而那些人·因為境界靈魂上面的巨大差距,因為八具神屍處在更深的海下·他們甚至一無所知。

「有多少人,具體修為境界如何?」雪驀炎急問。

她還是對邢家很關心,想要將邢家拉攏向血煞宗,自然不希望邢家出事。

「細查到每一個人,還不太現實,不過人數應該不少,有幾股氣息……應該不弱於邢家兄弟。」秦烈道。

此言一出,雪驀炎俏臉沉重起來,嘆息一聲,道:「邢家這趟麻煩大了。」

「也好!」秦烈重重道:「沒有大麻煩,沒有項西他們營造的必死之局,我們如何能拉攏邢家?」

「你是說?」雪驀炎眼睛一亮,倏然激動起來。

「你又要多管閑事?」謝靜璇微微撇嘴。

「就算是為了邢勝男,我也不會坐視不理,不能眼看著邢家人死光。」秦烈語氣平靜。

宋婷玉三女美眸泛出波光,不由地重新審視起他來。

「你口味還真」杜向陽一句話沒有說完,忽然反應過來,突地閉嘴。

他知道秦烈幫助邢勝男,絕對和美色不相干,因為那女人完全沒有一絲美色可言,邢勝男只是男人的噩夢。

杜向陽深思起來,很快明白,僅僅只是因為邢勝男真心當他為小弟,僅僅只是因為邢勝男對他表露出了幾天的關切,僅僅如此而已。

再看秦烈之時,杜向陽不由地暗暗點頭,眼中流露出複雜之色。

「項大哥,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做?」空中,邢宇邈嘆了一口氣,神情有些落寞,「我很懷念當年。當年,我兄妹三人被三大家族追殺,走投無路的時候,投靠了項大哥,被項大哥藏在金陽島,讓我們有了容身之地……」

「那時,承蒙項大哥照顧,我們三兄妹才能在金陽島立足,為金陽島南征北戰,和各方勢力搏鬥。」

「在我們共同的努力下,金陽島不但擺脫了潘家的束縛,還晉陞到赤銅級勢力,和周邊各方分庭抗禦。」

「項大哥高風亮節,執意要讓出島主之位,讓我們兄弟艚管金陽島。」

邢宇邈一邊回憶著過去,一邊說著,最後道:「對項大哥,我一直心存感激,從沒有想過有一天你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深深看著項西,他又道:「項大哥,你如果真想要金陽島的島主之位,你大可明說,我邢宇邈願意拱手讓出。」

「大哥!」邢宇遠驚叫,「你瘋了?」

「大哥!」邢勝男也在下面叫嚷。

「別假仁假義了!」項西暴喝一聲。

所有人都望著項西。

「你真要記得我的好,早就應該悄悄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