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八十六章翻臉

第五百八十六章翻臉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3-09 17:29  字數:2991

??

秦烈一人乘坐水晶戰車而來。

此時,水晶戰車也只是懸浮甲板三五米,遠沒有達到安全距離。

邢家族人怒火已被徹底點燃。

邢武在咆哮聲中,率先動手,一縷縷銀白靈力迅速聚集,伴隨著濃烈的殺伐氣息,一頭和他一樣咆哮著的雪白猛虎,身長七八米,栩栩如生凝聚出來。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和代表祥瑞的麒麟一樣,同為太古聖獸,擁有著高等智慧。

邢武所修的便是白虎真解,借白虎殺伐之氣溫養心魄,增強戰鬥力。

那頭白虎咆哮聲中,周身凌厲殺伐氣息濃烈攝人,騰空一躍,瞬間便撲向水晶戰車。

「吼!」

一聲和邢武同步的咆哮,從白虎口中傳來,猙獰的利爪,也狠狠抓向秦烈胸口。

當他從邢瑤口中,確定秦烈並非邢家族人以後,他便再沒有了顧忌,他要斬殺秦烈!

他從心眼裡尊敬邢勝男,他不允許任何人,假借邢家族人之名,欺騙傷害邢勝男!

「你們邢家的敵人,不是我。」

秦烈臉色怪異,眼見白虎猙獰而來,釋放出殺伐戾氣,伸手朝著白虎碩大頭顱遙遙按去。

「嗤嗤嗤!」

一條條密集電流,從他掌心飛瀉下來,猶如一條雷電匯聚的長河瀑布,炫目璀璨。

雷電仿若凝為溪流長河,珠簾般垂落下來·就流淌在白虎頭頸部位。

「噼里啪啦!」

由邢武靈力匯聚而成的白虎,在狂暴電流之中,迅速解體崩滅。

一眨眼間,這頭咆哮的白虎,便消失的乾乾淨淨。

邢武也是呼吸急促,目顯仇恨光芒·準備再次動手。

「你不是他對手,你境界不如他·靈力也遜色不少。」長老戚敬皺了皺眉頭·冷哼一聲,試圖將秦烈擒下。

就在他準備出手之際,郭延正輕咳一聲,伸手按著他的肩膀,輕輕搖了搖頭,「別。」

戚敬一臉錯愕,旋即低聲喝道:「為何?」

郭延正苦笑一聲·悄悄傳音:「他從血煞宗而來·修鍊純粹的血靈訣,此事……兩位島主心知肚明。」

戚敬微微變色。

和郭延正一樣,他也是從天滅大陸而來,也是被邢家兄弟邀請加入的金陽島。

最主要的是,他和郭延正以前的家族勢力,都屬於血煞宗的附庸,都受過血煞宗的恩惠照顧·對血煞宗懷有特殊感情。

對血煞宗,他們同樣還有一絲存在心底的敬畏,這令他們不敢對任何血煞宗的門人冒然下手。

「島主都知道?」戚敬沉聲道。

郭延正點頭。

戚敬沉吟了一點,抬頭看了秦烈一眼,他說道:「你究竟想怎樣?」

他和郭延正的交談,聲音很低,有關秦烈血煞宗的身份,郭延正還以傳音的方式說明。

因此·外界的那些邢家族人,都不知道怎麼一回事。

在他們來看·戚敬本來就要下手,卻忽然轉變注意,令他們很是費解。

如今,又聽戚敬似乎服軟,在詢問秦烈想要做什麼,這讓他們更加錯愕。

「兩位護法,你們究竟在幹什麼?」邢瑤自知恐怕不是秦烈之敵,還指望郭延正、戚敬斬殺秦烈,眼看他們就要下手了,又忽然停手,也是頗為不滿,喝道:「你們已經知道此人並非邢家族人,還不迅速將這名姦細斬殺?!」

「殺了他!」許多邢家族人一起叫囂。

邢勝男,軟倒在地,眼神茫然,神色無比的痛苦,似乎陷入了悲凄的回憶當中,難以自拔。

她才是這裡能夠發號使令的人,她現在這樣,邢瑤也勉強可以充當半個首領。

可惜,在弄明白秦烈血煞宗身份後,郭延正和戚敬兩人都明白秦烈殺不得,所以不敢動手。

這讓她愈發憤怒。

秦烈沒有看向別人,他只是望向邢勝男,沉吟了一下,以一種意味深長的語氣說道:「稍等一會兒,就在今天,我會給大一個滿意的交代。」

話罷,他沒有再和邢家族人糾纏,又駕馭著水晶戰車呼嘯返回。

留下一眾邢家族人,在下面大聲叫罵著,嚷嚷著一定要殺了他。

秦烈很快重返火鳳。

「小兄弟,你又去撩撥邢家人了?」項西一看到他,便哈哈大笑,嘴角裂開大口子,如要吃人一般。

所有人都能看出今天項西有些亢奮。

「嗯,過去耍耍他們。」秦烈隨意道。

「嘿,今天會有一場好戲看,小兄弟只要靜觀其變即可!」項西擠了擠眼睛。

秦烈聳了聳肩,淡然一笑,說道:「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哈哈,一定不會讓你失望!」項西爽氣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豪氣干雲地說道:「今天過後,我會安排金陽島最漂亮的女子任你享用,只要在金陽島你看中的,隨便你折騰,哈哈!」

秦烈笑而不語。

「邢瑤,邢瑤那小賤人如何?」項西心神一動,呲牙咧嘴怪笑起來,「這些年來,這小賤人看我的眼神,讓我一直不舒服!嘿,我看她對你也一直不友好,不過她得意不了多久,就在今天,我會讓她乖乖跪在你胯下,讓她盡心侍奉你!」

「哦?」秦烈一揚眉,以懷疑的眼神看向他。

「你看著好了。」項西大笑起來。

話罷,他發出一聲刺耳的嘯聲,駕馭著一輛水晶戰車,落向五艘船隻中央。

薄波澤,胥長盛,還有許嘉棟三人,也紛紛長嘯出聲,紛紛駕馭著水晶戰車,朝著五艘船隻的方向而去。

在四人發出嘯聲不多久後,從落日群島許多島嶼上,也飛起一艘艘水晶戰車,如空中的蝗蟲蒼蠅一般,從八方密密麻麻而來。

秦烈凝神去看,發現各種五顏六色的水晶戰車,大大小小不等,恐怕有近百輛。

每一輛水晶戰車上,有的三五人,有的十來人,總共乘坐著五百左右的武者,皆是如意境,通幽境和萬象境的修為。

眾多水晶戰車,八方湧來,慢慢包圍了五艘船隻,還有邢家兄弟所在的流金火鳳。

項西為首的四大護法,身下的水晶戰車,在那些戰車群的前方,如四股洪流一般在虛空涌動。

「邢宇邈!」項西突地厲笑起來。

這一刻,所有的邢家族人,紛紛變色。

就算是再遲鈍的人,也知道項西等人的動作,意味著什麼。

五艘大船,其中有三艘還是項西等人在掌控,真正完全由邢家主宰的,只有兩艘船,一架流金火鳳。

邢瑤,邢武,郭延正還有戚敬,所有邢家族人,此時都是驚恐不安。

就連承受不了刺激的邢勝男,眼見如此的陣仗,也不得不強行冷靜下來。

「項西想幹什麼?」她轟然一震,以大毅力將自己從痛苦的境況中走出來,硬生生站起,怒視著空中。

空中,近百輛水晶戰車,分成四股洪流,將他們這兩艘船隻,上方的流金火鳳一起重重圍住。

項西的狂笑聲,薄波澤的厲笑聲,不斷在半空響起,將落日群島都震的轟隆隆直響。

「邢宇邈!邢宇遠!我今天要為我兒報仇雪恨!我要屠盡你們所有邢家族人!以你們的鮮血,沖洗你們施加在我兒身上的侮辱!」薄波澤發出刺耳的怪嘯。

流金火鳳上,邢宇邈,邢宇遠兩人,臉色陰沉如水。

「大哥,你現在看透了?」邢宇遠嘆息一聲。

邢宇邈神色還算沉穩,點了點頭,說道:「沒料到他們恨我如此之深。」

「很多仇恨,是化解不開的,譬如我們和三大家族之間。」邢宇遠苦笑,說道:「只有鮮血,只有以一方的死亡,以一方徹底被抹殺,才能解開死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