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八十四章從中作梗(請求一張

第五百八十四章從中作梗(請求一張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3-09 03:37  字數:3892

一間冰玉晶砌成的巨大密室,森寒徹骨,冷氣幽幽。

密室中央,一個巨大血繭如心臟一般,由一根根血管般的血色肉筋連接著,將其高懸在半空。

血管中,一縷縷精純的氣血能量,不斷輸送到血繭,為血繭中的沫靈夜提供著生機。

血繭旁邊,血厲的幽魂靜靜懸浮著,猶如一團燃燒的血色火焰。

密室內,另有十來個身穿猩紅長衣的武者,這些人都看向血厲幽魂,輕聲嘆息。

其中一人,和漠北相似,正是漠北之父——漠峻。

「宗主。」漠峻輕聲呼喚。

「我早已不是血煞宗的宗主。」血厲搖了搖頭。

「血……大哥,嫂夫人如今的狀態很不妙,如果沒有生命之泉從根本上補充她的生命能量,她恐怕支撐不了三年。」漠峻深深嘆息,「都怪我們無能,一千多年來只能苟延殘喘,未能重振血煞宗。若是以前,如果我們還是千年前的血煞宗,區區生命之泉我們早已弄來,絕不會像現在一樣無力!」

屋內,另外那些血煞宗的長老,一個個面色羞愧地垂下頭。

時隔一千多年,他們這些從血雲山脈逃出的血煞宗門人,沒有能夠令血煞宗再一次屹立。

在黑巫教、三大家族不遺餘力的追殺下,他們甚至不敢向外界說明自己的身份,只能偷偷潛藏起來。

「不怪你們,要怪……就怪我自己無能!」血厲赤紅眼瞳中,閃耀著痛苦的光芒。「是我自己不夠謹慎。才被姜鑄哲有機可乘。被他重傷擒拿!」

漠峻一行人垂頭喪氣。

「神葬場那邊有沒有消息?」血厲眼中燃起希望,「秦烈和……她都在神葬場,我聽說神葬場內有生命之泉,我想他們或許能成功!」

他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秦烈和女兒身上,希望他們能在神葬場內拿到足夠多的生命之泉,助雪驀炎自己和他妻子擺脫生命能量不足的困境。

「沒消息,聽說……神葬場徹底粉碎。參與者幾乎全部死光。只有太古生靈遺骸,因為肉身強悍無比,所以能承受爆炸的餘波,從中遁離了出來。」漠峻硬著頭皮答道。

「不會,秦烈那小子不會死,他不會死!他一定能帶著驀炎從神葬場逃離出來,那小子不同尋常,他能做到!」血厲不斷安慰自己。

漠峻眾人看向他,心中深深嘆息,眼中充滿了憐憫。

他們都為血厲一家人的遭遇感到難過。

血厲被囚禁千年。好不容易掙脫出來,肉身和一半靈魂被煉化。女兒一出生壽齡就即將耗盡,妻子沉睡不醒,如今,連靈魂意識都虛弱到無法溝通的程度,生命之焰如風中燭火,隨時都會熄滅……

這一家人的境況,當真是凄慘無比。

漠峻等人,並不認為從未聽過名字的秦烈——這個被血厲寄予眾望的小子,真的能扭轉局勢,改變這一家人的命運。

他們認為血厲只是不願意相信他女兒已經葬身其中。

「我知道你們不相信,但我信!」血厲輕聲說道:「我和秦烈相處了很久,我了解他,他不同尋常,他身上有許多我都看不懂的神秘。他一定可以帶著驀炎,從神葬場內走出來,他會帶給血煞宗新的希望!」

漠峻眾人暗暗搖頭,相視苦笑。

他們打心眼裡不相信。

他們認為,走到這一步,血煞宗已經不可能再有未來,只能永遠藏匿著,苟延殘喘下去。

他們認為這就是他們的命。

……

傍晚時分。

邢家兄弟的「流金火鳳」,穩穩懸浮在五艘大船上,邢勝男和邢瑤兩人出來迎接。

「大哥,二哥,邢烈人呢?大護法他們的火鳳,怎麼還沒有到來?」邢勝男張口就問。

「還有兩天就要到落日群島了,那邊有幾座島嶼,一直由四大護法麾下的島使管理,我們要不要小心一點?」邢瑤關心別的事情。

邢宇邈和邢宇遠兄弟忽視一眼,表情有些苦澀。

從肯定秦烈為寂滅老祖親傳弟子後,兩兄弟就覺得無比頭疼,在如何對待秦烈一事上,始終覺得無計可施。

「沒事,今天是大家交流的日子,他們應該很快就到了。」邢宇遠笑著說道。

從他安排的眼線那裡,他知道秦烈七人安然無恙,也知道項西等人也看清楚了秦烈的身份,不敢輕舉妄動。

邢宇遠更加知道,項西貌似和秦烈相處愉快,雙方好像來往還比較密切。

這讓邢家兄弟愈發憂心忡忡。

若是讓項西等人將秦烈拉攏過去,秦烈身上有著血煞宗的身份,背後還有寂滅老祖的影子在,他們要如何對待?

兩兄弟一直在頭疼此事。

「來了!」郭延正輕喝一聲。

就在此時,一隻光鮮亮麗流金火鳳,和一隻破破爛爛如被摧殘過的流金火鳳,一起從遠處飛翔而來。

一輛小型水晶戰車呼嘯而來。

水晶戰車上,項西和薄波澤四大護法站在一塊兒,其中還有秦烈。

只見項西和秦烈並肩站著,一副相談甚歡的樣子,好像是忘年之交,關係看起來親密無間。

船上,邢家一眾老小,看了一眼後,臉色便沉重起來。

「無恥至極!一丘之貉!」邢瑤冷冷罵道。

邢勝男則是一臉訝然,也微微皺眉,「小弟怎麼和大護法走到了一起?」

她不知道項西等人早有逆反之心,但也明白項西等人和她兩位哥哥的關係,並不像表面上那麼和睦,她本身也從心底里不喜歡項西。所以一見到秦烈和項西相處融洽。立即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