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八十一章寂滅老祖的親傳弟子

第五百八十一章寂滅老祖的親傳弟子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3-07 18:45  字數:3652

秦烈這次修鍊的時間,持續了一天半。!

初始,項西、薄波澤等人還在另外一架火鳳背上遠遠觀望,沒多久那些人便不耐了,他們選擇棄下這邊的火鳳先行離開。

將秦烈七人單獨留在了這一架火鳳背上。

漆黑夜幕下,一道炫目雷電光柱從天垂落,電芒交織著,匯向八根雷亟木之間。

無比的顯眼耀目。

不少活動在周邊海域的武者,零散的小勢力,途徑此處的時候,都會被那些雷霆電芒吸引。

不過很快,他們就收到了消息,遠遠觀望一會兒,便悄悄離開。

這片海域一直屬於金陽島,消息來自於邢家兄弟,說那是島內武者在尋求突破,讓閑人遠避。

於是很多暗暗驚異的武者,都沒有真正接近那一架火鳳,只是遠遠看過便悄悄離開。

「就在那邊。」暗夜雲層中,邢宇遠指向電閃雷鳴之處,向邢宇邈說道:「持續了一天半了。」

兩兄弟沒有乘坐流金火鳳,先以水晶戰車接近,然後以破碎境的修為悄悄潛隱而來。

邢宇邈看向那炫目的電芒光柱,暗暗感知著雷霆波動,好一會兒,他臉上顯出迷惑,「好精純渾厚的雷霆能量!」

「我也覺得奇怪。」邢宇遠鎖著眉頭,低聲道:「按照郭護法的說法,這小子分明修鍊著正統血靈訣,而且造詣不凡。但是,從他以靈器引發雷霆之變,從他身上洶湧的雷電能量來看,他在雷電方面的造詣可能更加深刻精鍊。」

「這麼年輕,這個境界,如此精湛的雷電造詣」邢宇邈沉吟了一會兒,語氣肯定道:「此人還是寂滅老祖的親傳弟子!」

「你是說?」邢宇遠臉色一變。

「只有寂滅老祖的親傳弟子,才能引發如此驚人雷霆之變·那八根古木為雷亟木,這是一種極其罕見的雷屬性靈材,非常珍貴!也只有寂滅宗,才有可能持有這麼粗大的八根雷亟木!」邢宇邈深吸一口氣,臉色凝重起來,喝道:「此子,極有可能才是寂滅老祖的親傳·他在寂滅宗的身份地位,或許還要高出楚離一籌!」

「啊?」邢宇遠大驚,「可他分明還修鍊血靈訣啊?」

「我想他應該是血煞宗那幾位核心長老的子嗣·因為血煞宗處境艱險,所以才被送往寂滅宗修鍊。此子,應該天賦極佳,所以得到了寂滅老祖的青睞,被傳授了最精妙-的雷電靈訣!」邢宇邈越想越清晰,極其肯定道:「偌大一個暴亂之地,也只有寂滅老祖才能教導出如此徒弟!就連楚離,應該也沒有得到寂滅老祖的真傳!」

「這,這不太可能啊?」邢宇遠苦笑,「寂滅老祖收他為徒的時候·難道看不出他已經修習了血靈訣?」

「那又如何?」邢宇邈反問,「你以為寂滅老祖在乎這個?你以為寂滅老祖懼怕別人的目光,怕他血煞宗餘孽的身份?為了得到一個天賦極佳的徒弟·血煞宗餘孽的身份,對寂滅老祖來說算個屁!」

哼了一聲,邢宇邈又道:「就算是寂滅老祖放話出去,擺明了說他徒弟乃血煞宗餘孽又怎樣?黑巫教和三大家族的人·還敢去找他質問要人?」

邢宇遠一愣,仔細一想,不由暗暗點頭,說道:「大哥言之有理,以寂滅老祖的脾氣,當真是不懼怕一切。就算是他明知道這小子修鍊血靈訣,就是血煞宗的後人,只要此子雷電悟性佳,被他看上眼了,也必然會收為親傳徒弟!在暴亂之地·寂滅老祖乃是少數幾個,不怕黑巫教和三大家族聯合的巔峰強者。」

「哎,這就難辦了。」邢宇邈看著那炫目光柱,顯得頭疼起來。

邢宇遠也是深深皺眉,滿臉苦笑,搖頭嘆息:「此子當真是動不得啊。」

「你那借刀殺人之計,恐怕也要重新調整了。寂滅老祖不同於今日的血煞宗·就算是項西殺了他,我們整個金陽島·恐怕都要跟著他一起陪葬,哎」邢宇邈頭疼萬分,「血煞宗弄出這麼個小子過來,當真是卑鄙至極,我們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千年前的血煞宗,令各方勢力敬畏,讓邢家兄弟懼怕,可如今的血煞宗並沒有那麼強的震懾力。

寂滅老祖卻不同。

雄霸天寂大陸的寂滅宗,強勢了千年的寂滅老祖,乃是整個暴亂之地最恐怖的存在之一。

連金陽島依附的幻魔宗,真要和寂滅宗抗衡都要三思再三思,何況是金陽島?

邢家兄弟一時焦頭爛額。

也在同時,離開了一天的另外一架火鳳,也慢慢返回。

項西、薄波澤和另外兩大護法,還有十幾個島使,都遠遠看向夜幕下的炫目雷電光河,看著八根雷亟木中央的那道身影。

隔了一天,深夜回來的四大護法,發現那邊的動靜更加驚人,發現狂暴的雷霆閃!電似被馴服了。!

「這,這雷霆閃電竟被馴服了!這種手段」薄波澤倒吸了一口涼氣,驚恐尖叫道:「這分明是寂滅老祖才有的本事啊!」

此言一出,項西,胥長盛,許嘉棟三位護法,紛紛變色,臉龐都變白了。

「怎會這樣?怎會這樣?」胥長盛失魂落魄道。

項西臉色鐵青。

「我想此子應該來自於寂滅宗,肯定還是寂滅老祖的親傳弟子!」薄波澤搖頭苦笑,得出和邢宇邈一樣的結論,內心充滿了苦澀。

項西握緊拳頭,骨節傳來「咔咔」脆響,顯示著他內心無比的暴躁不甘。

「如果他真是邢家族人……我想我們要從長計議,就算是滅了邢家又如何?誰能逃過寂滅老祖怒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