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七十九章攪局者!(求月票!

第五百七十九章攪局者!(求月票!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3-06 18:55  字數:3221

秦烈已很久沒有靜下心來認真修鍊天雷殛。

這次,當他運轉靈訣,激發體內雷電之力,立即發現八根聳立的雷亟木傳出猛烈反應。

一道道龍蛇電芒虹光,爬山藤一般緊緊纏繞在雷亟木上,青幽炫目,釋放出強烈雷電波盪。

「轟隆隆!」

陣陣雷鳴悶響,先從秦烈體竅傳來,進而影響雷亟木,又4通過雷亟木湧向雲霄深處。

此地為流金火鳳之上,雲層之中,離天際無比的接近。

當雷轟聲由小變大,越來越響亮,越來越狂暴的時候,八根雷亟木的尖端,又有電流疾沖雲霄。

「噼里啪啦!」

炸雷的爆炸聲,從雲霄深處傳來,震的流金火鳳上的很多人真魂一顫。

密室內。

項西、薄波澤一眾心懷異心的武者,也暫時停下交談,目顯異色。

「要變天了。」薄波澤嘀咕了一句。

這時候,他們並沒有出去查探,也不知道雲霄深處的炸雷,皆是因為秦烈而起。

他們在密談之時,會嚴厲叮囑麾下不準打攪,不準任何人前來通傳消息。

加上他們所在的密室,不但能隔絕很多聲音,還能阻礙各種能量的滲透,所以他們也不知道秦烈豎起了八根參天柱子一般的雷亟木。

只是因為雷電轟鳴實在猛烈,才讓密室中的他們,覺得有些奇怪。

只是。茫茫深海的雲層,偶爾的變天。電閃雷鳴,狂風暴雨也是正常,因此他們並沒有多想。

他們只當這是正常的天氣變化。

項西眾人於是在雷轟電閃當中繼續商討要事。

這一隻「流金火鳳」,早已和邢家兄弟的分開,如今只是靜靜懸浮在雲層。

另外一隻「流金火鳳」,是另外兩大護法乘坐而來,也在附近不遠處。

邢家兄弟離此至少數百里。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暴雷響起,只見一條條粗長的閃電。珠簾水瀑般從天垂落,目標直指懸浮雲層的流金火鳳。

秦烈也倏地睜開眼。

抬頭看著灰濛濛的天際,看著一條條閃電劈射下來,他也是暗暗心驚。

這次藉助於八根雷亟木,修鍊天雷殛造成的動靜,比起以往來要大上不少。

在電閃雷鳴,在狂暴的閃電劈射下。他真魂生出一種非常奇妙的感覺……

「啪啪啪!」

一道道閃電猶如龍蛇從深淵衝出,全部朝著他那間木樓而來,閃電一落入八根雷亟木中央,便一下子分流,隱沒在雷亟木內部。

「轟!」

天雷落下,不像閃電那邊溫順。而是四處轟擊。

一棟三層的木樓,在狂暴的雷擊中,瞬間爆碎開來。

當中幾名忠於項西的武者,被天雷炸的渾身焦黑,口吐鮮血的奔了出來。大叫道:「敵襲!敵襲!」

一聲「敵襲」,將很多人驚住。一部分留意到秦烈這邊動靜的武者,紛紛變色,從各方圍了過來。

杜向陽、高宇、洛塵,早就從他們的木樓走出,也是滿臉驚異地看向秦烈那邊。

待到他們發現八根雷亟木高高聳立著,看到秦烈人在屋頂上端坐,看著秦烈身上閃爍著雷電光芒,三人立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三人都和秦烈共過患難,深知秦烈在雷電之力上,有著極其驚奇的掌控力。

雲層之上,那一道道衝擊而來的閃電,轟落的天雷,分明就是受秦烈吸引而來!

「他想幹什麼?」杜向陽愕然。

「不會是……突然不想繼續待下去,要痛下殺手吧?」洛塵皺眉。

在他們來看,就算是秦烈要翻臉,也應該在那些船上啊?

深海下面有八具神屍,只要喚出八具神屍出來,秦烈可以像對付潘家一樣,讓金陽島也生靈塗炭。

如今人在火鳳上,懸浮在虛空中,腳不挨著深海,這時候動手未免太過不智。

「秦烈這是修鍊搞出來的動靜。」高宇觀察了一會兒,得出了不同的結論,說道:「他恐怕自己也沒料到會弄出這麼大的陣仗。」

他猜的沒錯。

這時候,看著漫天雷電越聚越可怕,只是單純想要修鍊的秦烈,也是驚亂起來。

他也真的沒有料到,突破到通幽境後期,真魂被雷電淬鍊過,又通過雷亟木的作用,他竟能弄出這麼大的場面出來。

宋婷玉,謝靜璇,還有雪驀炎,早已停下來修鍊,都站到木樓窗台上。

一道道密集閃電,不時從她們身前掠過,一聲聲狂暴的雷轟,就在她們旁邊落下,這讓三女也是暗暗駭然。

她們也不知道秦烈在搞什麼鬼。

此時,秦烈也終於意識到不妙,也準備先將雷亟木收起,先停止頭頂雷電的聚集。

他先把第一根雷亟木收入空間戒。

結果,八根雷亟木共同維持的平穩,似乎因此被打亂。

只是一霎,在雲層醞釀了許久,卻只是朝著他這邊轟落的雷霆閃電,突地變得不受控制。

漫天雷霆轟然砸落!

一時間,不穩定的閃電,狂暴的炸雷,像是電流星雨飛落。

「轟隆隆!轟隆隆!」

火鳳身上,一棟棟木製小樓被摧毀,一個個聽命項西的武者,被雷電淹沒,發出鬼哭狼嚎的慘叫。

到了這時,所有人都意識到漫天的雷電,皆是因秦烈而起。

「殺了他!阻止他!」眾人大叫。

這些金陽島的武者,眼看所住的木樓被摧毀,看著一個個同伴被雷電狂劈,怒火瞬間被點燃。

他們立即朝著秦烈而來。

因雷電失控,密室商討要事的項西等人,也是意識到不妥。

「不太對勁,這不像是正常的雷電波盪,我們出去看看。」項西下令。

緊閉的密室,終於被打開,金陽島試圖逆反的四大護法,十來個島使,一一冒出頭來。

眾人抬頭一看紛紛變色。

粗如游龍般的閃電,有數十道之多,更多零星電芒不計其數,伴隨著狂暴雷轟,瀑布一般衝擊向流金火鳳。

「究竟是怎麼回事?」項西厲聲怒吼。

「大護法,是二島主領來的小子在搗亂!」有人大聲指責。

「那個叫邢烈的傢伙!是他!」有人補充。

項西凝神一看,發現眾多麾下,已經將秦烈所在的木樓層層包圍。

秦烈,還有杜向陽等人,此時都在木樓內。

樓頂,七根雷亟木高高聳立著,雷電糾纏著,一道道電流刺向雲層雷電聚集處,引發著某種不明的異變。

「小子!是誰讓你這麼做的?」項西一臉厲色,施展出破碎境的修為,凌空朝著秦烈而來。

「大護法冷靜!」薄波澤大叫。

他也急忙跟隨著項西,凌空飛上起來,上前一把扯住暴怒的項西,連聲說道:「誤會!一定是誤會!」

他另外傳音項西,「冷靜!一定要冷靜!這肯定是邢家兄弟的詭計,他們這是在逼我們顯形,只要我們忍受不住下手,就給了他對付我們的借口!這裡還不是落日群島,我們的強援都不在,那小子還有著邢家的身份,一旦我們忍不住下了殺手,就恰好中了邢家兄弟的詭計,不等我們到達落日群島,我們就會被清理乾淨!大護法!一定要忍住啊!」

「誤會!這真是誤會!」秦烈也在大叫。

在他大叫的時候,漫天雷霆閃電不斷轟落,全部落向他所在的木樓旁邊。

落在項西那些人的麾下當中。

眾多聚集者,又被閃電雷霆衝擊劈射,一個個怒色尖叫,要立即殺了秦烈。

「這,這小子還在挑釁!」項西咬牙切齒。

「他越是逼迫我們,越是有恃無恐啊!」薄波澤急忙傳訊,「我敢肯定邢家兄弟必然就在附近!他們一定在等,等我們動手,只要我們按捺不住,邢家兄弟恐怕立即就對我們痛下殺手!好狠,好狠的毒計,這是要逼我們去死啊!」

在陰謀家的眼中,所有人都是陰謀家,薄波澤將這次意外當成了精心算計,認為這是邢家對付他們的的惡毒手段。

「一定要忍!不論如何都要忍住!」薄波澤一遍遍勸說。

項西只能繼續忍。

……

ps:已四更,還欠一章,明天還清!求一張月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