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七十七章一記妙招!(請求月

第五百七十七章一記妙招!(請求月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3-06 12:25  字數:3591

之後幾天,秦烈縮在套間內,一直在用心凝鍊九滴金靈靈、水靈精血。

隔三差五的,那三頭鎮魂珠內的小傢伙,就會飛逸出來和他玩耍一番,然後吞吃天炎晶、煉製寂滅玄雷的靈材、還有謝靜璇給他的一根根青翠樹枝。

吃飽喝足後,三個小傢伙才會重返鎮魂珠,繼續呼呼大睡。

秦烈留意到,經過這段時間的進食,三大小傢伙奇異的身體,愈發透亮晶瑩,體內蘊含著的力量越來越驚人。

就連智慧,也像是在逐漸開啟,隱隱能明白他的想法了。

宋婷玉也會時常過來,就在修鍊室和他行魚水之歡,極盡纏綿。

忘掉金陽島,忘掉種種責任,在這個不大的套房內,秦烈安心待了下來,覺得心靈難得平靜,通幽後期境界也逐漸穩固。

三隻「流金火鳳」,時常會從這邊離開,去搜查附近海域,找尋太古生靈遺骸蹤跡。

沒有發現後,又會來到這五艘大船上方,和邢勝男邢瑤交換消息,交流兄妹父子之情。

邢宇邈絕想像不到,他苦苦搜查的太古生靈遺骸,就在秦烈身下的深海,被八具神屍拖拽著,一路尾隨著。

最危險的地方,果然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秦烈如今有了深刻體悟。

八具神屍潛入深海,那種深度除非達到破碎境巔峰,否則靈魂意識都沒辦法滲透,身體更加無法承受。

金陽島突破到破碎境巔峰的,只有邢宇邈一人,他們在外搜查的時候,雖然他也常常潛入海底,但是他搜查的範圍不對,自然不可能有所收穫。

邢勝男坐鎮五艘大船,在遇到島嶼的時候,她都會下令搜查·自己也會親自下海。

可惜,秦烈一直暗暗提防著,一直在驅使著神屍處在深海。

所以金陽島始終搜索無果。

秦烈就在船上安心待下來,思量著等到達金陽島之前·是和邢宇邈攤牌,還是悄然離開。

他還沒有最終下定決心。

這天,三隻「流金火鳳」,在附近海域搜查了一番後,又一次和五艘大船匯合。

邢宇邈下來後,和邢勝男簡單聊了幾句,就知道秦烈等人還在。

回到「流金火鳳」上以後·邢宇邈臉色陰沉,冷哼一聲:「不識抬舉!」

「就快要到金陽島了。」邢宇遠提醒。

「到時候我不會客氣!」邢宇邈語氣堅決。

「大哥,我有一個提議。」邢宇遠輕笑起來。

「說!」邢宇邈不耐道。

「最近·項西和另外三大護法,來往的越來越密切,隔一天都要見一面,要商議要事。我擔心……」邢宇遠憂心忡忡道。

「我說的很清楚!邢家絕不會率先動手!」邢宇邈也早有所覺,不過還是顧念舊情,不肯提前下手。

他只是準備靜觀其變,想知道項西他們究竟想幹什麼,想看清楚事實。

邢宇邈自信以他兄弟遠超眾人一籌的境界修為,就算是項西有所圖謀·也翻不了天。

所以他一直沒有提前布置。

「大哥,底下那個假冒的小子,有著血煞宗門人的身份·由你親手擊殺…不太妥當。」邢宇遠眼中閃爍著睿智光芒,沉吟了一下,說道:「不如·將他安排到項西他們的火鳳上面?就說下面要安排別人,讓他們換一個環境?小妹對詭譎波瀾之事,向來比較遲鈍,她應該不會有疑心的。」

邢宇邈眼睛微亮。

「反正項西他們不知道他假冒的身份,我們就說他是邢家的族人,說他是七爺子孫!」邢宇邈輕聲笑了起來。

「通過他,也能測試一下項西他們。項西要對邢家不軌·自然不會對這小子置之不理,會當他是我們安排過去·查探他們的一枚棋子,項西就算是要痛下殺手,最先殺的……也不是真正的邢家族人,我們還能以此來看出項西的真正想法。」

「另外一邊,他真要死在項西手中,將來血煞宗責問起來,我們也可以說這是金陽島的內亂,導致他葬身,將他的死推倒項西那邊。」

「還有,只要不是你我親自動手,小妹那邊也較容易接受一點。」

「嘿,如果項西真背叛了我們,小妹仇恨有了發泄口,將項西擊殺了,她應該不會再那麼消沉。」

「這麼一來,又能以他測試項西,又不擔心他被殺死,真死了,還能免掉血煞宗的責問,又能讓小妹不用那麼傷心,豈不是一舉多得?」

邢宇遠一直都是金陽島的智囊,在謀略算計方面,要比他大哥邢宇邈厲害許多。

這幾天,在秦烈,項西,血煞宗,他小妹的事情上,他也是焦頭爛額。

他將這些事情聯繫到一塊兒,仔細考慮了許久,終於給他找到了一個妙-招。

—以秦烈試項西。

秦烈死,項西意圖暴露,將項西擊殺後,可以給血煞宗一個交代,也給邢勝男一個交代。

秦烈不是邢家真正族人,死了,邢家也沒有損失,還恰好除掉一個麻煩。

不論怎麼看,這都是一個妙-招,可以將眾多麻煩事聯繫起來,一併來處理。

「大哥,你怎麼看?」邢宇遠急道。

「就這麼辦!」邢宇邈重重點頭。

他並不是真的迂腐,邢宇遠這一招極其巧妙-,他沒有任何理由拒絕,「你來安排吧。」

「交給我。」邢宇遠暗鬆一口氣。

邢宇邈點頭,意味著他對最近一連串的事情,不是真的不清楚。

就這麼一個小小的細節,邢宇遠就明白了,他大哥對項西也並非一點提防沒有。

「要做,就做的乾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