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七十四章假戲真做

第五百七十四章假戲真做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3-05 17:49  字數:3624

秦烈生出策馬奔騰在無邊曠野的暢快淋漓感。

蝕骨**的浪濤,一疊連著一疊,不斷衝擊著他,極致的愉悅感滲透到他的靈魂,血肉,每一根毛孔,每一個細胞,讓他體悟到從未有過的美妙酣暢。

這種感覺,猶如飢餓了無數年的人,對著滿座琳琅滿目的美食吞吃。

又像是快要被凍死的人,忽然浸泡在溫泉中,全身說不出的舒泰。

在他身下,宋婷玉高聳雙峰被擠壓的變形,一雙美的令人窒息的豐腴長腿,無意識地大大張開,好方便他縱橫馳騁,易於他長驅直入。

垂頭去看,他發現身下玉人明眸迷離,嬌艷欲滴的美艷臉龐上,流露出讓任何男人都要心魂失守的驚人媚態。

這讓他為之瘋狂。

「吱呀,吱呀,唔……」

木床不堪重負的奇異聲音,與宋婷玉一聲聲令他**高漲的低吟混在一起,讓他化身為野獸,再沒有一絲理智可言。

追尋著身體和內心本能的索求,秦烈發出蠻獸般的低吼,彷彿永不會休止的狂暴衝擊著。

隔壁廂房。

雪驀炎和謝靜璇兩女,面面相窺,褪下面具的兩張精美臉龐,像是充血了一般,紅的嚇人。

兩女眼神有些無措,獃獃看著隔壁房間,芳心被巨大的震驚淹沒。

「不會,不會……假戲真做了吧?」許久後,雪驀炎反應過來,捂著嘴。像是被驚嚇住一樣輕呼道。

謝靜璇臉上的羞紅,已蔓延到脖頸,漸漸往全身擴散,她低聲啐罵:「真是,真是……」她一時找不到形容詞了。

另一邊。邢瑤耳朵緊緊貼在牆壁上,也在用心聆聽。

不多時,她臉頰漸漸泛出驚人紅潮,明眸流露出羞惱之色,咬著銀牙低聲道:「真是淫蕩無恥!」

羞紅了臉的邢瑤,意識到秦烈和宋婷玉正在進行不堪目睹醜事後,有些氣急敗壞,想返回自己的修鍊室,隔絕聲音不再關注,又忍不住想繼續偷聽一會兒。

在猶豫掙扎的時候。她身子牢牢釘在原地,耳朵也沒有從牆壁上收回。

一邊猶豫著,她一邊紅著臉偷偷聆聽,還不時啐罵:「無恥,**無比。姦夫淫婦……」

長廊內。

邢勝男的腳步停了下來。她乃破碎境修為,秦烈和宋婷玉所在的廂房,並不是修鍊室,沒有做過特殊的隔音處理。

因此,秦烈和宋婷玉發出的鼻音,包括木床的「吱呀」聲,她都聽的清清楚楚。

邢勝男胖胖的臉上,浮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點了點頭,說道:「那個丫頭還真是膽大。是個好孩子……小弟能娶到她,也當真是好福氣。」她越來越欣賞宋婷玉了。

就在至少三方的明暗關注下,被宋婷玉不斷捉弄挑動的秦烈,忽然間失控,也不顧多方的窺視,將她給就地給正法了。

那間不大的廂房,不大的木床上,兩個**的身影疊合在一塊兒,肢體緊緊糾纏著,抵死纏綿。

「相公,你要早點回來呀,奴家會一直等著你……」

迷迷糊糊中,秦烈彷彿聽到了宋婷玉的深情叮囑,如踏入以前曾經歷過的一段段經歷。

那像是連續兩世的情緣。

第一世,他是即將踏上征程的戰士,宋婷玉乃是他新婚的嬌妻,在他即將遠行前,深情款款地叮囑他,囑託他小心,定要平安回來。

第二世,他是金榜題名的狀元,宋婷玉乃是日日在家期盼他的妻子。

他很清楚,那是當年初見宋婷玉的時候,宋婷玉對他施展出來的魅惑意境。

當時,他和宋婷玉同時生出極其真實的感覺,事後,他從中走了出來,宋婷玉反而有些淪陷。

今日,在他和宋婷玉身心合一,正在行魚水之歡,感知到從未經歷過的美妙之時,曾經有過的兩段經歷,又浮現出來,讓他重新經歷了一番。

……

許久許久之後,經過長時間激烈纏綿的兩人,扭動的身子漸漸平息下來。

這時候,已換成秦烈仰面躺著,宋婷玉則是**著身子,懶散如貓般趴在他身上,一雙春潮未散的嬌艷美臉上,蘊滿驚人的媚色。

秦烈的大手在她綢緞一般光滑的身子上下摩挲著,從後背,到纖細豐腴的腰肢,又到高高隆起的豐臀,繼續往下滑動……

不多時,秦烈從她兩腿之間抽出手來,看了一下指頭上的血跡,嘴角悄悄勾起一個欣然笑意。

「這下滿意了?」宋婷玉千嬌百媚地白了他一眼,玉指也在他胸前輕輕滑動,在他米粒般的兩點上打著圈兒,臉上洋溢著燦然笑容。

「從未有過的美妙經歷!沒想到……這種事如此的**蝕骨,如此的……」眯著眼,秦烈想了一下,道:「簡直無法以言語形容。」

見秦烈這個模樣,宋婷玉臉上媚態橫生,她在秦烈身上遊動的手指,一路下滑,很快落在秦烈最敏感之處上,輕輕握緊後,柔聲問道:「以後還捨得丟下我么?」

秦烈舒泰地輕呼一聲,「打死也不會丟下你了。」

「算你識相。」宋婷玉滿意瞥了他一眼,得意道:「不管以後怎樣,至少,我先得到了你,比任何人都要早!」

從秦烈青澀不太嫻熟的動作,幾個最普通的姿勢,她也看得出來,這次的經歷,秦烈和她一樣都只是初次。

一想到這,她就生出勝利的感覺,覺得自己在這方面已經勝過了凌語詩。

這讓她心情愉快。

「在想什麼呢?你的手……怎麼不動了?」秦烈不滿起來。

「你這混蛋……」白了他一眼,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