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七十三章玩火自焚(請求月票

第五百七十三章玩火自焚(請求月票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3-04 18:12  字數:3662

從二層修鍊室回來後,秦烈就埋頭凝鍊精血,要將體內!九滴金靈、土靈、水靈之血徹底煉化。

時不時地,他會以靈魂意識窺視鎮魂珠,每次都發現那三個小傢伙在放心大睡,身上繚繞著淡淡能量光暈。

進食過後,三個小傢伙心滿意足,沉睡狀態袖珍型的身體也在虛實之間不斷變幻著,非常神妙。

「到底是介於虛體和實體之間的生靈?還是能隨便變幻兩種形態?」秦烈一次次觀察,還是看不出奧妙-,只能暗暗作罷。

夜幕降臨。

邢勝男經過一段時間的凝鍊靈力,醒來後,徑直往秦烈房間而來。

她身形肥碩,在長廊內走動的聲音顯得無比沉重,將很多正修鍊的邢家族人都給驚醒。

那些人探出房門,見她往秦烈廂房走去時,神情都是有些複雜。

大多數邢家族人,都或多或少知道一點邢勝男的心結,知道她對慘死在她懷中的弟弟一直念念不忘。

很多人都看出來了,這次邢勝男又中招,又將秦烈當成親弟弟對待了。

那些人暗嘆一聲,都為邢勝男擔心,卻不知道該怎麼勸說她。

邢勝男從邢瑤房間走過的時候,邢瑤就在門後,隔著門縫看著姑姑走向秦烈那邊,她眼中浮現出痛苦的表情。

她還記得五年前,那名潘家的姦細,被郭護法斬殺後,邢勝男當時面如死灰。

之後半年時間,邢勝男都沒有和人講話,變得孤寂封閉,境界也是停滯不前。

她怕她姑姑重蹈覆轍。

「必須要採取狠辣一點的手段了!」邢瑤暗暗決定。

也在同時,秦烈將房門打開,把邢勝男迎了進去,道了一聲「大姐」。

「我整理了一些修鍊典籍,你自己有沒有適合你的?」邢勝男過來後,從空間戒內取出一本本薄厚不等的經書,都是關於修鍊方面的,還有幾部看起來不錯的靈訣·「你的修鍊大致是什麼方向?有沒有特殊的力量派系?」她關切問道。

「雷電方面的。」深深看了她一眼,秦烈認真答道。

「諾,你看看這幾本,都是講述雷電方面關鍵的典籍。」邢勝男挑了幾本塞給他。

秦烈看也沒看,就先收了下來,道了一聲謝。

「聽說你有三個妻子?讓她們出來給我見見?」邢勝男忽然笑了起來,拍了拍秦烈的肩膀·「小弟好福氣啊。」

秦烈臉色尷尬,輕咳一聲,喚宋婷玉她們出來。

知道避不過的宋婷玉三女·佩戴好特殊的面具後,接連從屋內無奈走出,在秦烈的示意下,先後向邢勝男鞠身問好,「見過大姐。」

「好,好,都好。」邢勝男滿臉堆笑。

她一雙並不大的眼睛,閃閃發亮,在三女腰際和臀部、胯部瞄來瞄去·然後下定義道:「都挺好,都適合生養,這下我就放心了。」

此話一出·潑辣如宋婷玉都面紅耳赤了起來,謝靜璇和雪驀炎兩女,更是脖頸都紅的幾欲滲出血水來·垂著頭一聲不敢吭。

「小弟,七爺恐怕就你一個子嗣,七爺一系不能無後。所以,你肩負著重任,要多多努力,爭取早日傳承後代。」邢勝男很認真地談論此事。

秦烈只能訕訕乾笑。

三女愈發臉紅,她們各個蕙質蘭心·從邢勝男的講話和舉動,馬上就看出這女人選在天黑過來·恐怕真正的目的不是為了送修鍊典籍,而是要考察考察這方面的事情。

除宋婷玉還覺得好笑外,兩位兩女都是一肚子苦水,垂著頭一臉無奈,暗罵秦烈缺德,沒事非要胡說八道找事。

「我看你們好像並沒有睡在一屋。」邢勝男話鋒一轉,嘆了一口氣,語重心長地教訓秦烈,「小弟,你不能一味的修鍊,七爺一支就你一人,你定要早早留下後代。嗯,你別天天將自己關在修鍊室,剛踏入通幽境後期,不需要那麼拚命,適當的放鬆放鬆,多一些房事對你沒有壞處。那個,三個弟妹也要多多督促他,有些事情不是非要男人主動。」

「咳咳……」秦烈大聲咳嗽。

宋婷玉一向膽大,也一直潑辣,她這時候已經平靜下來,還覺得非常有趣,竟然還敢主動調侃另外兩女,嬌聲道:「大姐教訓的對,兩位妹妹,我看……你們是不是也該主動一些了?」

秦烈咳嗽的愈發厲害了。

雪驀炎和謝靜璇兩人,聞言羞惱萬分,狠狠瞪了她一眼。

謝靜璇面嫩,對這種陣仗向來招架不住,簡直沒有還手之力,只能以眼睛反擊。

雪驀炎則不然,在幻魔宗成長的她,不像謝靜璇那麼不堪,也是牙尖嘴利。

「嗯,大姐言之有理。我算了一算……這次恰好輪到婷姐你和相公圓房,靜璇,我們先迴避一下吧?」這番話落下,雪驀炎扭動著身姿,翩房。!

謝靜璇馬上反應過來,一聲不吭跟了過去,進入雪驀炎一直待著的廂房後,她又立即將房門緊閉,隔門反擊:「婷玉姐,房間我都給你們騰出來了。」她終究是不如雪驀炎,就算是作假,也喊不出「相公」兩字出來。

宋婷玉一下子呆住,生出作繭自縛的沮喪感來,暗嘆雪驀炎果然也不是善類,沒那麼容易被她調笑。

「小弟,你還是可以的……三個弟妹相處很融洽,也都很識大體。」邢勝男高興起來,滿臉都是讚許之色,鼓勵道:「你還愣著做什麼?」

秦烈:「……」

「相公,那奴家就先回房等你了。」宋婷玉倒是落落大方,嫣然一笑,拋了個媚眼過來,身姿款款地回了屋,在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