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七十二章心傷

第五百七十二章心傷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3-04 12:27  字數:3441

胡云一肚子晦氣。!

他並不想和秦烈嗦,也想學著劉青、方和一般早早溜走,可惜他分明看到秦烈有些不悅,所以思量了一下,為了將來的前途還是留了下來。

秦烈畢竟掛著邢家直系族人的身份,也深得邢勝男的喜愛,萬一秦烈亂嚼舌根,在邢勝男那邊告他一狀,他就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胡云硬著頭皮,嘆了一口氣,道:「烈少爺儘管問吧。」

看了胡云一眼,秦烈沒有馬上講話,而是微微皺眉。

血厲、血煞宗、琅邪諸人,如果擰成一股,在暴亂之地重整宗門,將會是很強的勢力。

尤其是在血厲以靈魂融合血祖遺體之後,他相信憑藉血厲的經驗和天賦,加上血祖遺體的補充,血厲必然實力大進。

血祖的遺體,身上紋刻著諸多靈陣圖,隱隱約約間,他能控制血祖之身。

也就是說,就算是未來血厲以靈魂融合血祖遺體,也可能要被他約束。

這意味著他將在血煞宗有著極強的影響力,能以自己的意志,來指使血煞宗達成自己的目的。

在此之前,他需要讓血煞宗具有足夠的力量,拉攏可以聚集的勢力。

金陽島,則是一個絕佳目標。

要將金陽島攻克,令邢家族人重歸血煞宗,他首先需要詳細了解邢家,只有清楚邢家的成員組成,金陽島的勢力構成,他才能做出進一步的計劃調整。

胡云,對他而言,乃是一個了解邢家的途徑。

一連串念頭在腦海中掠過,秦烈心中有了定計,沖著不耐煩的胡云淡然一笑,見周邊人都在忙著自己的事情,他取出兩塊魂晶遞了過去·道:「雖然我是邢家族人,可是初來乍到,對邢家情況全然不知。胡叔在金陽島應該待了許多年來,我有些問題·想請教一下胡叔,還請胡叔不吝賜教。」

看著身前兩塊晶瑩透亮,繚繞著淡淡靈魂氣息的晶塊,胡云嘴唇微顫,不確定地問道:「魂……魂晶?」

秦烈笑著點頭。

胡云眼中突顯一道驚人亮光,肩膀一抖後,第一時間將兩塊魂晶攥緊。

他旋即閉上眼·一隻手握著一塊魂晶,嘗試著以真魂吸收當中精純的魂力。

秦烈又是淡然一笑。

三秒後,胡云全身一顫·立即將兩塊魂晶收入空間戒,下意識地環顧四周,發現沒有人留意這邊後,他全身放鬆,臉上綻出笑容,「烈少爺但問無妨,我定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對凝鍊出真魂的武者而言,魂晶乃是最稀少罕見的魂力補品·魂晶比起靈石來,不知道要稀罕珍貴多少倍。

胡云剛剛突破到如意境不久,正需要凝鍊真魂·增強魂力,這兩塊魂晶對他來說,會起到巨大的幫助。

「邢家有多少直系親屬·金陽島有多少關鍵人物,勢力如何組成?什麼人手掌重權,不能得罪?什麼人……」如連珠炮一般,秦烈將心中的一連串問題,全部都給問了出來。

「我一個個回答吧。」

「島主邢宇邈有一弟一妹,弟弟叫邢宇遠,妹妹就是邢勝男。島主育有一子一女·兒子叫邢嘯,女兒就是邢瑤。二島主邢宇遠·有一子,叫邢福升,三島主邢勝男……並未婚嫁,這就是邢家直系族人。

「金陽島的勢力構成,是邢家三兄妹為首,下面設有六大護法。六大護法下面,乃是各大島使,島使掌握金陽島周邊一座小島,聽命於護法,目前金陽島,一共有三十二個島使,在下不才,也是三十二島使之一。」

「最大權利者,自然是邢家三兄妹,然後是六大護法。其中大護法項西在金陽島身份特殊,以前他是金陽島的島主,雖然那時候金陽島還只是黑鐵級的小勢力,邢家兄弟加入金陽島後,以強大的個人實力,慢慢贏得所有金陽島武者的敬重,將金陽島從黑鐵級勢力,一舉提升到赤銅級勢力。大護法項西也因此主動讓賢,將島主之位讓了出來,自己降為護法。」

「島主感恩大護法高風亮節的讓賢,一直對大護法非常敬重,也讓所有邢家族人,都視項西為尊長。」

「所以項護法在金陽島身份特殊,萬萬不可開罪。剩下五個護法,比起大護法來就要弱了許多,其中郭護法和戚敬護法,以前都是天滅大陸的武者,是被大島主邀請才進入的金陽島,聽說他們以前和邢家關係就比較密切。」

「另外三個護法,以前就是金陽島的護法,對大護法項西非常敬重。這種敬重,有時候甚至會超過島主…」

胡云拿到兩塊魂晶後,對秦烈的問題當真答的極盡詳細,只是在後來說起各大護法的時候,聲音卻逐漸降低,直至停了下來。

秦烈很快意會過來,從胡云的一番話中,捕捉到了金陽島內部存在的問題,「六大護法中,有三人極其信賴並敬重項西?還超過了對島主的敬重?」

胡云嘿嘿笑著,壓低聲音道:「你心中有數就行了。」

秦烈還想再問,要弄清楚其中細節,卻發現邢瑤不知道從何處又冒出來,冷著臉迅速走來。

「我先走一步。」一看邢瑤神色不善,胡云趕緊站起來,立即閃遠了。

「我讓人調查過,沒發現近期有大船被風浪摧毀!」到了秦烈面前,邢瑤眼睛銳利,壓低聲音說道。

她先前是找邢武了解情況去了。

從邢武那兒,她知道近期附近海域內,根本沒有大船被摧毀的消息傳出去。

這也意味著秦烈在說謊。

「你的消息也可能不準。」秦烈眯著眼,懶散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