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六十七章智取!(懇求月票!

第五百六十七章智取!(懇求月票!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3-02 12:43  字數:3650

一見郭延正要親自動手,邢瑤立即笑了起來,連連點頭。

郭延正乃是金陽島六大護法之一,身份不凡,就算是她姑姑邢勝男也要多少給點面子,由他來下手搜查秦烈等人,在邢瑤來看最為合適不過。

首先,她可以置身事外,不會被邢勝男責怪。

其次,因為郭延正的身份,就算是找不出證據來,邢勝男也頂多呵斥他幾句,不會真正將他怎樣。

這麼一想,邢瑤自然放下心來,「郭護法下手有點分寸就是了,不要傷著他們,擒下制住即可。」她輕聲叮囑。

郭延正傲然一笑,聲音可沒有放低,朝著緊閉的房門說道:「制住區區幾個通幽境的小輩,還不是手到擒來?」

廂房內。

秦烈和三女一起呆在了修鍊室,宋婷玉三女又將容貌變幻了過來,以免暴露。

「以往金陽島的島主,邢宇邈見著我的時候,都要畢恭畢敬!區區一個金陽島小護法,現在竟敢欺到我頭上來,簡直不知死活!」雪驀炎銀牙暗咬,「只要我表露身份出來,我就算是讓這郭延正磕頭認錯,他也不敢不從!」

「別!」秦烈輕喝,搖了搖頭,說道:「你參加神葬場試煉一事,天下皆知,只要你浮現真容,將身份暴露出來,我們所有人也意味著立即暴露。」

「那要如何是好?」雪驀炎皺著眉頭,「我們空間戒內的東西,只要顯露一點出來。還不是一樣暴露?我手上的幻魔珠。乃是幻魔宗的至寶。那郭延正只要看上一眼,還是會認出我來。」

「那就不讓他看。」秦烈哼了一聲。

「此人畢竟比我們年長許多,有著如意境巔峰的實力,超過我們整整一個大境界,想要力抗他……有點不太容易。」宋婷玉也頭疼起來。

以天賦、資質、修鍊的速度來看,他們自然遠遠超過郭延正,但郭延正佔了修鍊時間長的優勢,就是比他們高出整整一個大境界。

境界一途。一個小境界的區別,已經大如鴻溝,大境界的相差,更是可怕,導致就算是有著高等級的靈器,強大的靈訣,也未必能彌補。

也就是說,因為大境界的差距,他們這些天之驕子加起來,在面對郭延正的時候。也是百分百要敗。

「你們就在修鍊室,讓我來應付他吧。」沉吟了一下。秦烈突地走了出去。

也在同時,這間緊閉的房門,被郭延正的金銳之力破掉門鎖。

郭延正大步踏入廂房。

「吱呀!吱呀……」

長廊內,一個個本來緊閉著的房門,相繼被打開,一張張年歲不等,有男有女的面龐探了出來。

這一艘船隻,乃是金陽島外出巡視的主船,而夠資格在這一層有著獨立廂房的,也都是姓邢的邢家族人,和護法級別的高層。

這些人,本來或是在靜心修鍊,或是在研讀靈訣方面的書籍,或是在休憩著。

郭延正和邢瑤的談話,並沒有刻意壓低聲音,讓很多人聽的清清楚楚。

那些人,也好奇秦烈等人的身份,又想看看熱鬧,所以紛紛冒頭。

邢勝男的廂房,因為修鍊室有著更精妙的布置,導致力量波動、聲音都被隔絕,加上此時又是她一天中最佳的修鍊時機,所以除了她沒有出來以外,其餘那些邢家族人還有金陽島的高層,都從屋內來到長廊。

他們都笑著看熱鬧。

「把門關上。」秦烈平靜地說道。

踏入廂房的郭延正,咧嘴一笑,大聲道:「小子,別以為對邢家族譜有點認識,隨便編造個名字出來,就能矇混過關,和邢家真正扯上關係!」

「把門關上!」秦烈又道。

這時候,從各個廂房走出來的邢家族人,還有金陽島的高層,一個個好奇地湊過來。

邢瑤也往秦烈這間廂房門口而來。

「我先禁錮了你再說!」郭延正哈哈大笑,就欲下手。

「把門關上!」秦烈又道。

這句話落下後,秦烈雙眸倏地變成腥紅如血的顏色,一股濃烈的血腥味,混著驚人的煞氣,一點點從他身上釋放出來。

一層薄薄的血霧,在短短時間升騰出來,繚繞在秦烈周邊。

郭延正倏地被鎮住,他眼神一亂,嘴唇輕顫道:「您,您是?」

彷彿處在血霧中的秦烈,模樣暴戾兇殘,扯了扯嘴角,獰笑著點了點頭,再道:「關門。」

郭延正再不敢猶豫,幾乎立即回頭,在最近的邢瑤還沒有過來之前,猛地將廂房的房門關緊。

「嘭!」

邢瑤,還有許多邢家族人,包括另外一名叫戚敬的護法,都被關在門外。

廂房內,郭延正一臉驚悸之色,獃獃看著身上血霧迅速收斂,只有眼瞳還呈現猩紅之色的秦烈。

秦烈也仔細觀察著郭延正的表情,見郭延正噤若寒蟬,如忽然變了一人,立即就放下心來,道:「裡面談。」

他率先進入能隔音的修鍊室。

郭延正亦步亦趨,謙卑的弓著身子,也旋即跟了進來。

「您,您是血煞宗的人?」郭延正一進來,便驚懼地詢問,再沒了先前的傲然。

秦烈大大咧咧坐在那兒,冷哼一聲,說道:「我修鍊血靈訣,算是血煞宗門人,而且我真叫邢烈!」

郭延正驚叫起來,「您真是七爺的孫子,您怎麼又懂得血靈訣,怎變成了血煞宗的門人?」

「千年前,邢家和血煞宗一起遭難,我爺爺……和血煞宗的一些人,一起遁入了深山,通過那些人我便修鍊了血靈訣。」秦烈解釋了一具。又道:「我修鍊的血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