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五百六十六章九滴新血!

第五百六十六章九滴新血!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3-01 18:07  字數:3947

秦烈和宋婷玉三女在修鍊室講話的時候,另一邊的邢瑤,臉貼在牆上,認真聆聽。

她只是通幽中期境界,比起宋婷玉三女要弱上一籌,所以不敢班門弄斧,沒有釋放出靈魂意識窺探,生怕被發現。

她以耳朵凝神去聽。

很快,她發現秦烈和宋婷玉三女都躲在修鍊室,什麼聲音也聽不見,分明對她懷有戒心,在小心防備著她。

「鬼鬼祟祟的,一定是來路不正,也不知道懷著什麼目的。」邢瑤愈發肯定秦烈等人居心叵測。

又偷聽了一會兒,發現還是沒有動靜後,邢瑤無奈從廂房走出,去外界打探消息去了。

「小武,你給我查查看,最近一段時間,從天滅大陸有多少艘載人大船來天戮大陸?」在第二層一個較大的練武場,邢瑤找到了邢武。

這個練武場,供第二層金陽島如意境武者,還有那些擔任要職的人修鍊,讓他們用來切磋靈技,相互商討修鍊上的瓶頸。

邢武也習慣於在這兒活動。

「瑤姐,你是懷疑邢烈的身份吧?」邢武意會過來。

「嗯。」並沒有隱瞞他,邢瑤很直接地說道:「我們邢家在千年前遭受大難,族人幾乎被斬殺乾淨,沒有幾支能逃離出去。這些年來,我爹安排了一些眼線活動在天滅大陸,想方設法找尋邢家故人,和邢家有點聯繫的人,早就被分批送到了金陽島。最近幾年。那邊再也沒有邢家族人的動向,我就不信那邢烈真會是七爺爺的後代。」

「我也覺得奇怪了一點。」邢武想了一下。說道:「瑤姐你放心吧,我會幫你查查。」

「對了,潘家那邊怎麼一回事?我們安排的探子,怎麼許久都沒有消息傳來?」邢瑤又問。

「說來奇怪。」邢武深深皺眉,「前一段時間,探子還傳來了消息,說有了重大發現,要我們等等。說潘家有大動作,會儘快弄清楚原因。結果,一直到今天,都再沒有消息傳來。」

「會不會出了意外?」邢瑤擔憂起來。

「很有可能!我傳了好幾個消息過去,發現那邊始終沒有回應。」邢武嘆道。

「你和青月谷那邊也聯繫一下,問問他們知不知道附近有船隻被摧毀,這幾人來歷不明。我擔心他們不壞好心。」邢瑤又吩咐道。

「知道了。」邢武應承下來。

……

兩天後。

緊閉的修鍊室內,秦烈突地睜開眼,雙眸綻出炫目雷光。

「呼!」

一直被收入空間戒的封魔碑,主動呼嘯而出,釋放出一道道七彩虹光。

秦烈那濺射出碎小電芒的眼睛,瞬間凝聚在封魔碑上。神情振奮。

三滴金色鮮血,充滿了鋒芒畢露的凌厲氣息,率先從碑面上滲透出來。

秦烈二話不說,以掌心等候著。

「滴答!滴答!滴答!」

三滴金燦燦的鮮血,接連滴落他掌心。帶著一種鋒銳之力,差點刺破他的掌心皮肉。

秦烈眼睛一亮。默默運轉煉血術,一股吸力從他掌心湧現,一下子將三滴金色鮮血吸入血管。

凌厲的灼熱感,從他血管內傳來,那三滴金色鮮血猶如利刺,扎的他渾身難受。

這是金靈的精血,尚且沒有被煉化,所以金銳之力還不受控制。

還沒等秦烈以煉血術,將這三滴金色鮮血馴服一下,突地,三滴暗黃色的鮮血,又在封魔碑的碑面上冒了出來。

秦烈急忙再次以掌心等候。

很快,三滴土靈的精血,也被他吸入血管。

一種渾厚堅實的大地氣息,從他身上傳了出來,他周身猶如披了一件黃色的寶衣,令他顯得寶光燦燦。

這是因為他修鍊大地之力。

土靈的精血,一入他體內,就感知到了熟悉的氣息,自然而然地就溫順下來,甚至不需要他馬上以煉血術煉化。

秦烈神情一振。

下一刻,三滴透明無色的鮮血,如清晨的露珠,也在碑面上凝結出來。

這是水靈的精血。

秦烈繼續以掌心收斂,將三滴透明水珠子,一滴滴融入血管。

水靈的三滴鮮血,顯得頗為溫和,和他身體沒有強烈的衝突,也沒有引起他身體的異常反應。

九滴金靈、土靈、木靈精血相繼湧現後,封魔碑重新平靜下來,一道道神光收回,又變得稀疏普通。

秦烈將封魔碑收入空間戒,立即集中精力,全力去煉化九滴精血。

和秦烈相隔不遠的另外一個修鍊室,一名五十歲上下,渾身金光熠熠的中年男子,忽然睜開眼,輕「咦」了一聲,喃喃道:「怎會有渾金獸的氣息?」

此人名叫郭延正,如意境巔峰,是金陽島的六大護法之一,修鍊金剛之力,一身筋骨中都混著金汁鐵屑,對純粹的金銳之力有著非常敏銳的感知。

他是六大護法之一,在金陽島身份不凡,所以即便是不姓邢,也夠資格在這一層有一套獨立的廂房享用。

郭延正最近深居簡出,一直縮在修鍊室苦修,試圖找到突破如意境的契機,對外事全部置之不理。

邢勝男也知道他在關鍵時刻,在沒有遇到大事的情況下,也都盡量不勞煩他,給他足夠的時間和空間,期待他能早些突破現狀,進階到破碎境。

「渾金獸乃是修鍊金銳之力者的至寶,這種純金屬性的異獸,一出生就是六階,還擁有無限成長的空間。」郭延正停下了修鍊,身上的熠熠金光逐漸消失,摸著下巴。他沉思著,想道:「真要是和渾金獸有關的靈材。即便只是一截骨頭,對我的突破而言,